菸癮--

 

原作向 有刀

傘修/修傘 清水向無差

-----

摸出外套口袋中的煙盒,翻開紙盒上蓋後抖了下,但沒有菸管碰撞時的感覺,葉修這時才發現盒中的菸不知在何時淨空。

將已空無一物的紙盒捏成球狀後丟棄在一旁的垃圾桶,葉修揉著自己額前的髮絲,向在非吸菸區巡場的陳果交代去向。

「我去外頭買個菸,前台能麻煩老板娘一下嗎?」

然而,對方卻沉浸在打地鼠機的挑戰循環當中,根本無暇去管他說了些什麼,只簡單敷衍地答覆一聲後,繼續埋首於手的掌機遊戲。

葉修無奈地笑了下,掂了掂口袋中的零錢數量確認足夠後,朝網吧的大門方向走去。

正當他要踏出玻璃自動門時,後方卻傳來叫住自己的聲音,葉修回過身時發現陳果正從B排匆匆跑來。

「你要出門正好,順便到超市裡買兩串衛生紙回來,二樓的正好用完,錢給你。」她掏出了張紙鈔遞到葉修面前。

「我只是去旁邊小攤買一下,到超市要跑多遠啊,來回少說三十分鐘路程啊。」

「前台暫時有我替你看著,快去快回。」

看著玻璃門外正下著雪,估計溫度是零下的天,葉修雖然不情願,但迫於寄人籬下、資方(甲方)最大的情況,只能乖乖收下紙鈔,當個稱職的跑腿員工。

「那我去買了。」

「快去快去,還有……」陳果揮著手將人向外趕,在玻璃門關上前補上了句:「別仗著自己還年輕,菸少抽點!」

葉修頓時愣了一下,停下腳步。

「……」他仰著頭,沉默地望著從天空中緩緩降下的雪花。

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聽見有人對他說這句話,陳果的話彷彿觸動他藏於記憶深處的開關,與當年說這句話時的少年情景重疊。

「在你之後,我以為不會再聽見這句話。」葉修苦澀地笑著,再次邁步向前。

 

 

***

 

『別仗著自己還年輕,菸少抽點,葉修!』

這是葉修聽見他出門前的叮囑,也是對方生前最後說的一句話。

接到從醫院打來的電話時,他從未想過幾小時前還在對他說話的人,竟會永遠離開他的生活。

葉修陪同蘇沐橙一併到殮房認屍,醫護人員掀開白色的布幔,底下染著橘棕色短髮的少年平靜地躺在床上,唇邊隱約可見因為車禍撞擊而嘔出鮮血的些許痕跡。

「哥哥……」見到唯一的至親離世,蘇沐橙再也無法忍住情緒,雙腿一軟跪坐在地,止不住的淚水如雨滴般不斷落下。

看著眼前陌生的他沒有一絲鮮活氣息,感覺自己的胸口彷彿被掏空,分不清現在的情緒,到底是因為他的離去而悲傷?還是對肇事的駕駛感到氣憤?抑是對看不見的未來感到恐懼?又或著是後悔埋於心中的感情再也沒有機會告知對方?

他從來沒有想過,沒有蘇沐秋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凝視著他白如紙的臉龐,葉修想著有些自戀情緒的他,在清秀的臉龐上沒有一絲傷痕,為此感到慶幸。

看著原本扭曲的四肢讓醫生轉回該有的位置,他心想等等該謝謝急診室的醫生。

「如果確認死者身份無誤,就請在這份死亡證明上簽個字吧。」看著醫護人員重新為他蓋上布幔,葉修仍未掉一滴眼淚,他不禁自嘲自己還真符合蘇沐秋時常罵他『沒血沒淚』的形象。

可此時還年輕時的他,根本不知道當人在悲痛欲絕時,其實根本掉不出淚……

葉修接過醫生遞來的簽字板,簽下自己的本名。

 

 

在陶軒與幾位網吧的好友資助下,葉修與蘇沐橙為他舉辦了場簡單的告別式。

將棺材下葬於南山公墓後,葉修點了支菸,屈膝半跪在他的墓碑前,順著一筆一劃撫過刻在石碑上的文字。

「你走了之後,這菸可就沒人能讓我戒了。」

 

 

第一賽季,嘉世戰隊不負眾望得到冠軍。

第二賽季,嘉世戰隊眾望所歸蟬聯冠軍。

第三賽季,嘉世戰隊第三次冠軍,奠定一代王朝的神話。

比賽場館內的眾人為嘉世、為鬥神吶喊,卻在館內不為人知的角落裡,剛締造神話的戰隊隊長點著菸,彷彿場內的激情都與他無關一般,靠在窗戶邊默默地吸著。

人說,尼古丁是能夠讓人亢奮的興奮劑,所以抽菸時會特別清醒;但葉修卻覺得,唯有抽菸時才能再見到如夢似幻的他,彷彿他還存在於自己身旁。

一起打著遊戲,一同追求夢想……

「小隊長……」三年的隊友,吳雪峰自然知道要到哪去找葉修,看著一旁菸灰缸中的菸蒂數量,他不禁搖搖頭,按住了他準備掏出打火機的手,阻止他準備重新點菸的動作。

「別抽了吧,你今天已經抽掉一盒了吧。」

「你知道的,這是我一貫與他慶祝的方式。」

「沐秋他不會希望你抽這麼兇。」

「或許吧……畢竟一包菸也不少錢,抽多了他心疼。」葉修將嘴裡叼的菸收回胸前口袋。

「以後又少一個人勸我少抽點菸了。」他拍了拍吳雪峰的肩膀,走過他身旁。

 

 

第四賽季,隨著黃金一代的崛起,嘉世王朝的不敗神話讓霸圖摧毀。

嘉世的支持者們在觀眾席上內各個哭得泣不成聲,戰隊內眾人的情緒也十分低迷。

面對接下來沒有隊長的記者會,新上任的嘉世副隊長與戰隊發言人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第一次的冠軍賽落敗,葉修仍在那不為人知的角落點著菸,望著窗戶外高掛在天空中的明月,彷彿場內的悲或喜都與他無關。

「葉修……」這地點若不是吳雪峰告訴她,蘇沐橙也絕對找不到他。

「是沐橙啊……這場你打的很好,是我疏忽了季冷的動態,才導致這一場的落敗,你別放心上。」

「葉修。」蘇沐橙走近了他一些。

「一次輸贏而已,明年再來。」他再次點起菸,深深吸了口氣後呼出。

看著菸灰缸內的菸蒂數量,不難看出他在短時間內抽掉的數量,她雙手按在葉修手腕上,語帶哽咽地吼著他。

「葉修,拜託不要再抽了,這已經是比賽後第二盒了!」

「不要再抽了,你的菸癮在這賽季越來越重,你知道嗎?當年哥哥走時,你一天還不到一盒,可是現在卻……現在卻……」她垂下首輕搖,想起不久前因為吸菸過量而猝死的新聞,已經失去一次至親的她不想再失去第二位。

「是那個新聞的關係嗎?」他伸手撫著蘇沐橙柔順的長髮,一如當年蘇沐秋離世時,哄著她時的動作,葉修語氣轉微溫和地問。

蘇沐橙沒有回答,只是微點了下頭。

「只有今晚,就讓我再放縱一次,之後我會少抽點。你一會還要上記者會,哭花了臉,陶哥可是要找我算帳。」

「好……」她抹去眼瞼的淚珠,「我沒有哭。」

「行吧行吧,你沒哭。趕緊去記者會吧,不然嘉世不僅隊長失蹤,連新人美女選手也一起失蹤,台上還剩什麼可以看?」他拍了拍蘇沐橙的頭頂。

蘇沐橙笑了下,向前跑了幾步後回頭。

「明年一定要一起拿冠軍。」

「必須的。」

「那到時能戒菸嗎,葉修?」

「去問沐秋,他是這世上唯一能讓我戒菸的人。」晃了晃手上才點燃的菸,隨後將它掐熄在菸灰缸中。

 

 

***

 

第十賽季的新科冠軍出爐,名稱雖然是全新的戰隊,卻傳承當年嘉世戰隊的習俗,記者們看見訪問台上空缺的隊長席,各個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記者會後,溜出蕭山體育館的蘇沐橙,不出她所料地在河堤邊找到失蹤的隊長。

雙臂搭在河岸邊的欄干上,葉修望著底下的河面上發呆,手中仍點著菸。

「你現在可不是當年走在路上,也沒人能認出的『葉秋』大神呢。」她雙手交疊背在身後,笑著說。

「你都能跑出來不被認出,我又怎麼會被發現?」向前來的蘇沐橙揮了揮手,葉修在吸了最後一口後將菸丟入了河中。

她走近葉修身邊,雙臂同樣搭上欄杆,望著河面因為香菸而掀起的漣漪,問:「還記得第四賽季的事情嗎?」

「記得,我讓你去問你哥。」

「哥哥當年也常常要你少抽點吧,所以?」蘇沐橙甜甜地笑著,看的葉修心裡發寒。

「這菸大概是戒不了,不過少抽點倒是可以……」他嘆了口氣,將口袋中的菸盒遞給對方時,蘇沐橙卻將菸盒推了回去。

「留到哥哥墓前吧,你答應他的。」

「好。」他將菸盒收回了口袋。

兩人望著河面沉默一小段時間,蘇沐橙拉來自己的髮尾搓了搓,率先打破沉默地問:「明天……就要走了嗎?」

「去見他一面後就走。」

「還會回來嗎?」

「這就要看老頭給不給再我出來了。」葉修無奈地笑了下。

「如果不行,明年清明節等你。」

「一定。」拍了下蘇沐橙的頭頂,「你先回去吧,我想再待一下,和他說說話。」他再次摸出菸盒搖晃了兩下,隨後讓蘇沐橙奪去。

「我還是替你保管吧,不然我怕你明天沒辦法和哥哥交代。」

 

 

翌日,在蘇沐秋的墓前,只有一個人的身影。

「我聽你的話,之後會少抽點。」撫著墓碑上照片,目光中流露著少有地溫柔,葉修輕聲道。

「這包剩下的就保管在你這,」他翻出了菸盒放在碑前,「下一次再到這裡時,再來把剩下的抽完。」

「我走了,」他站起身,拍去沾在褲管上的草葉,「沒有了菸,但榮耀裡還有你就夠了。」

 

--FIN

-----

閒聊時間:

這是前陣子開的腦洞~~~本來只是想想沒打算補成文 但殊不知......

Orz對這腦洞還是一直念念不忘(不要念念不忘啊!!!)

另外 在這邊要呼籲大家一下 不要學葉修亂丟煙蒂到河裡wwwwwwwwww

以上 感謝大家看到這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凌嵐 的頭像
凌嵐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