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傘下

 

二章(上)--

 

「效率不錯,挺快的。」點了面板上的幾個按鈕,藍色的光束自手環射向空中後散開劃出一個半球型的空間,傳輸而來的程式碼逐漸編譯成影像,自底部開始向上建構。

「我……迴避?」看著投射在空中尚未完全解析的影像,周澤楷禮貌性地出聲詢問。

「不用,一起過來看看吧,了解接下來任務的地形也好。」葉修向對方招了招手,示意讓他走近一些。

周澤楷也順從他意,應了一聲後向前走近幾步,一同望向那立體投影。

一座廢棄的城市遺跡在空中逐漸成型,傾倒的高塔壓毀對外唯一的聯繫橋梁。扭曲變形的車體旁拋散著許多機械零件,不難想像當時撞擊力道有多猛烈,上萬台的汽車殘骸,至今仍散亂在三十米的雙向車道上。

過去高樓林立的熱鬧街區,鋼筋因為雨水長年的侵蝕而變得殘破不堪,數百米高的摩天大樓猶如骨牌般一座座倒下,街道上滿是如雨般灑下的帷幕玻璃碎片。

百年前曾經繁華的都市,至今已看不出當年的原貌,剩下的只有斷垣殘壁。

趁著對方專心查看空中的立體投影時,葉修再次快速地活動著的四指。

--哨兵還是嚮導?人數?

在右下角的不起眼微小視窗中,隱約可見喻文州在螢幕上敲擊的指尖動作。

--全南區,人類,十人以上。

喻文州的回覆不禁讓葉修愣了幾秒,擔心因為視窗過小而誤判,重新進行第二次的確認,仍是得到相同的答案時,他下意識地想取下叼在口中的菸捲,但當指節觸碰到唇尖時,才留意到菸早已讓自己摁熄,他立刻撫著自身下顎假裝思考,以解尷尬。

過去的間諜事件都只有哨兵或嚮導,這次不僅人類也開始參與,且其中的人數還如此多,葉修不禁心頭一緊。

這次間諜是來自於穹?還是有第三方的人類勢力崛起?

於全大陸的基地中,哨兵與嚮導總人數僅有人類的五分之一不到,加上編制外的民間自組防衛隊與受雇傭兵團,在擁有武力的人類佔數量優勢情況下,無論間諜是來自於何處,對新白塔的勢力而言都是一大威脅。

若是間諜趁勢運用多年來人類對哨兵與嚮導的偏見,煽動基地駐軍人類的情緒,很高機率會爆發大規模衝突,百年前的悲劇戰爭將再次重演……

魔物再次侵襲生活圈,使人類又一次大量死亡,無力反抗趁勢崛起的穹,是最大的得利者。

然而,穹主張以奴役人類的方式統治大陸,與過去舊時代白塔的治理方式相同,人類為何會幫助他們?

又或者人類想要同時消滅穹與新白塔?

但他們至今沒有能力與武器和魔物對抗,這點讓葉修感到不解。

如今的和平,無論是對人類、哨兵與嚮導,都是最佳的平衡,人類的間諜為何要陷害身為南區基地的藍雨隊長,破壞和平對他們有何好處?

太多的疑惑圍繞在葉修腦海中,一時之間也無法解開。

『看來老魏的失蹤,不是這麼簡單的事。』葉修在心中暗道。

『資料上有任何問題嗎,葉神?』見對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看著地圖,喻文州出聲詢問。

「資料挺完善,有地下實驗室的地圖嗎?」轉動著立體影像,拉近查看幾個貌似地標的建築的同時,指尖繼續敲擊著暗語。

--查老魏留的暗號。三日未解,除掉間諜。

『有,還在整理當中,一會再給葉神發去。』喻文州輕點兩下指尖表示收到訊息。

『什麼什麼?那裡不就是普通的廢棄都市,為什麼會有地下實驗室?老葉你說清楚!』一旁的黃少天將鏡頭轉向自己,再次用力搖晃著鏡頭。

留下一句『保持聯絡』後葉修立即關閉通訊,避免再次遭受來自黃少天特有的精神攻擊。

呼了口氣,轉頭正打算向身旁人交代自己的去處時,卻正巧對上他充滿好奇的目光。

「地下……?」

「希望是不會用上,那個地下實驗室的事情很少人知道,你不知道也很正常。晚點文州發過來時,我再轉發給你。」他點著手環面板上的按鈕,周澤楷的通訊手環隨後發出『嗶嗶』的聲響。

「剛才的地面地圖轉發給你,閒暇時可以研究一下,畢竟這應該是你第一次到廢墟的任務。」

「很危險?」

「也不算太危險。」葉修偏頭思考了一下,回:「至少對我來說。」

周澤楷頷首,答:「是高度危險區域。」

「我去靜音室研究地圖,三小時後來幫我開門。」

周澤楷還來不及回應,就看見對方朝自己擺了擺手,隨後鑽進維修通道,不用一秒的時間身影沒入在狹小的漆黑空間中。

 

 

緩緩推開通道盡頭的閘門,葉修探出半個頭,確認門外並無其他人聲後才跨出通道,拍去沾在衣物上的灰塵,整理了下因攀爬管線而凌亂的制服。

整理妥衣服後他左右張望著兩側的走道,再次確定沒有人員出沒,從長褲的口袋中取出一張他向隊上成員借來的透明門禁卡,走向位於走廊右側盡頭的房間。

艙門在通過檢測後敞開,一個四壁鋪上防撞與隔音的泡棉的純白色室內空間呈現在他眼前。

在新白塔的哨兵與嚮導編入軍隊後,受限於飛行機上的空間有限,將過去曾是用來禁錮精神異常士兵的空間整修成為靜音室。也因此如此,許多哨兵即便受了傷需要靜養時,寧可躺在又窄又小的醫護室,也不願使用靜音室休息。

當葉修踏入靜音室時,艙門便立刻關閉並上鎖。

隨意找了一處牆角落坐,背脊倚靠在柔軟的防撞軟墊上,耳邊傳來陣陣的流水聲,充斥在空間中的白噪音,讓他略微浮躁的情緒平緩許多。

微闔上眼,葉修放鬆自己全身的肌肉,將意識集中在腦海中的無形之牆,當他伸出手去觸碰那道牆時彷彿穿過一層水壁,冰涼感包覆著全身肌膚,卻感受不到掉入水中濕潤感。

他睜開雙眼,眼前的景色不再是純白的靜音室,而是一個充滿綠意的遼闊世界。

和煦的陽光灑落在寬闊的大草原上,如棉絮般輕柔的雲朵點綴在湛藍的天空中,遠處是綿延數百公里的山脈圍繞在草原盡頭,一幢木造的房舍座落在蜿蜒的河道旁,在一片自然的景緻當中格外顯著。

當他順著草坡滑下向木屋走去時,一道鷹唳的長音劃破這世界的寧靜,原本在天空中盤旋的雪白色飛鳥,突然朝葉修的方向俯衝。

見牠朝自己方向而來,葉修不僅無意閃躲,反倒伸出手臂像是準備迎接對方一般。

就在雪鴞作勢要攻擊他的前一刻突然改變飛行方向,飛過葉修身旁盤旋兩圈放緩速度,選定降落地點時立刻筆直地落下,待安穩地降落後收起雙翅。

然而,牠所選定的降落地點,並不是葉修伸出的前臂而是頭頂,他無奈地嘆了口氣。

「怎麼還是老樣子,秋木蘇。」他伸長手臂在牠眼前晃了幾下。

「下來。」

秋木蘇聞言卻依舊站的直挺,沒有一絲想要離開的意思,葉修也只能放棄。

牠在葉修的頭頂啄了兩下示意喜歡這裡。

「還好精神嚮導不會真正攻擊到人,不然我的頭皮大概要給你的爪子削掉一塊肉。」指節在牠胸膛前的柔毛來回輕撫,「怎麼沒跟他回去,離他這麼遠沒關係嗎?」葉修笑著問。

牠彎下頭,嘴喙親暱地在他的指節上輕啄一下。

「我的狀態還行……」他的話才說到一半,遠方突然傳來隱隱的雷聲,灰黑色的厚重雲層翻過山巒,自遠方緩慢地飄向草原。

牠再次發出鷹唳聲,似乎在為眼前欲來的風暴擔憂。

「放心,不會讓精神圖景惡化到那個程度,你去找一葉之秋吧。」

秋木蘇低鳴一聲後再次展翅飛向天際,見牠逐漸遠離,葉修望著遠方的風暴雲層。精神圖景是最能夠真實反映出哨兵狀態的指標,一但開始出現異狀,便是崩壞的倒數,他喃喃自語地道:「應該還能再撐兩周吧……」

--TBC

因為太長所以分上下兩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凌嵐 的頭像
凌嵐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