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817更新--

通販處:

露天平台

買動漫平台

----------

0814_3F.jpg

社團名稱:凱特少爺

攤位編號: Day2 D54 (只有第二天!!!!)

當天另外販售刀劍亂舞新品

 

新刊小料資訊--

桂花香.jpg

【刊物名稱】:桂花香

【CP配對】:梅長蘇×蕭景琰

【頁數】:16頁

【字數】:約9200字

【走向】:蘇靖微甜文,但略略略含藺琰情節(非CP,純粹劇情需要)

【價格】:NTD.30

【作者】:凌嵐

【屬性】:女性向

【內容】:小說本

【規格】:A5判

【其他】:台灣同人誌中心

【內文試閱】:

 

桂花香---

 

 

桂月,是秋。

 皎潔明月高掛在天,隨那日在金殿為赤焰案昭雪後,猶如新月般缺角的心,也一日日地盈滿。
 可……本該因此如釋重負的梅長蘇,心懸之事卻始終無法放下。
 金殿鳴冤前曾與蕭景琰說『死也會撐住』的玩笑話,如今卻成不能隨口胡說的玩笑……
 寒毒的發作,總是沒來由且毫無預警。可能是幾個月後,也可能是幾天內,說不準就是下個時辰也無不可能。過去背負洗雪一代賢王汙名、恢復林氏百年忠良、為七萬赤焰弟兄昭雪的希望,無論如何,梅長蘇都不能倒下。可如今心願已了,支撐自己挺過十三年的這口氣若宣泄殆盡,又該倚靠什麼,才能支撐到冤案審結,詔告天下,還祁王、林氏、赤焰中人清白的最終一刻?
 儘管能夠算盡天下人心的江左梅郎,卻始終無法掌握自己那如同風中殘燭枯槁的病體……
 沉浸在平反後喜悅的眾人,不能因為他的倒下而破壞,特別是……梅長蘇也不想再次讓摯友體會到至親之人在眼前,逝去生命時的錐心之痛。
 原本不受皇帝寵愛、近乎放逐邊疆的靖王,是梅長蘇親手將天生厭惡權謀的摯友,推上奪嫡之路。事成之後,原本梅長蘇可以走,可以離開金陵遠遁江湖,可以消失在他眼前後幾年病逝也無妨,可如今蕭景琰已經知道『蘇哲』真實身分不僅僅是『梅長蘇』,也是他所念、所盼十三年的『林殊』。
 梅嶺一役,林殊的死訊抹去蕭景琰少年時的笑容,成為在邊境征戰殺伐的冷峻靖王。
 然……失而復得,得而復失,這次將抹去他什麼?梅長蘇知道,卻不敢多去揣測。秋風徐徐,吹動置於梅長蘇腿上久未翻動的書頁,主人似乎早已失去閱讀興致。凝望庭院的秋夜景緻,可宅院主人的心思,卻從不在此。指腹無意識地搓著衣角,沉浸在自我的思緒之中。

 良久,盈月漸漸高升,月光也從廊下緩緩投入書廂房中,梅長蘇眼簾低垂,闔起擱置在腿上的閒書封面,收回落向庭院的目光,回身拱手作揖,準備送走夜夜都以報告審理進度為由,實來蘇宅『查勤』的客人。
 「時辰也不早了,殿下是該回東宮……」話才剛脫口,卻讓映入眼簾的情景打斷他的話語。向來嚴以律己的竹馬摯友,今日卻見他垂首頻點,手中閱讀的卷宗也落在竹編的地板墊上,梅長蘇頓時目瞪口呆。
 憶起年少時,林殊時不時的在黎崇太傅授課時打盹,屢屢都是身旁的蕭景琰將他喚醒;又或著是在林燮則罰他抄寫兵書到夜半時,敵不過睡魔侵襲的林殊趴在書案上酣睡,被他拉來強迫幫忙抄書的兒時玩伴,不僅不趁此偷懶,甚至替他將剩餘的內容全數抄寫完畢。
 如今,眼前這般景像,大概是梅長蘇此生第一次見到,不禁淺笑望著眼前頻頻點頭的監國太子。
 「殿下……?」梅長蘇輕聲喚著,卻遲遲得不到對方回應。
 「景琰……?」再次喚了竹馬摯友的名諱,可眼前人仍舊沒有甦醒的跡象。他眼下的暗沉,是連日來白晝為國事煩憂,入夜後又必定前來蘇宅見上梅長蘇一面,報告今日進度並叮囑他的身體狀況,直到三更時才返回東宮,就寢前又必定將奏摺全數批閱後才肯歇息;一日復一日,縱使鐵打的身軀,也必定會有崩壞的一日。
 「睡的如此毫無防備,乃是行軍之人的大忌,景琰……」解下肩上的輕裘打算為他披上時,一股強勁的力量攥住布角並將其奪去,按回梅長蘇雙肩之上。
 不知何時來到書廂房中身著淺藍衣衫、容貌俊美的少年鼓著雙頰,雙臂抱胸,一副氣憤難耐的模樣,讓梅長蘇一時也摸不著頭緒。
 梅長蘇才抬手,少年立即欣喜地俯身趴在他膝上,順著少年的黑髮輕撫,笑著問:「怎麼了,飛流?是水牛做了什麼,惹飛流生氣嗎?」
 「不是!水牛不會!蘇哥哥!冷!」少年猛然搖首。
 飛流的擔憂並非沒來由,涼生秋意的夜,對常人而言能算是舒適宜人,可梅長蘇不久前才因此得了風寒。
 「蘇哥哥不冷,可水牛睡下後會著涼,所以這輕裘讓給水牛披著,好嗎?我們飛流最乖了。」
 「不行!」
 拗不過他的執意,梅長蘇苦笑了下。
 忽然一陣淡雅的花香撲鼻,目光循著香氣而去,一叢長有奶白色碎花的樹枝落於廊上,梅長蘇的目光中漾著暖意,掌心輕柔地來回撫摸,道:「那飛流去替我拿件薄毯過來,讓水牛在這裡好好休息。蘇哥哥陪你找吉嬸,把你剛折回來的桂花交給她處理,之後給飛流做糕點吃,好不好?桂花糕就是用你半月前折回的花,製成的一種糕點。」
 聽見『糕點』一詞,眸中流露出喜色,乖巧地點點頭後立即起身,不過一眨眼功夫時間,懷中便捧著薄毯而歸,連人帶毯地撲進梅長蘇懷中。
 「蘇哥哥!走!」
 「好好好,蘇哥哥替水牛蓋好毯子就去。」替仍在夢酣當中的摯友掖了掖薄毯,十三年後如此貼近地觀察蕭景琰的睡顏還是第一次,梅長蘇不禁凝視他的側臉出神。忽然間,他緊抿的薄唇微微開闔,梅長蘇一怔,向來面對任何事都能不露形色的江左梅郎,如今『做賊心虛』四字卻彷彿寫在臉上,停下掖毯的動作。
 「吵醒你嗎,景琰?」梅長蘇低聲問著,原以為自己的動作叨擾睡夢中的蕭景琰,可後者似乎沒有醒來的跡象,寬肩依舊平穩地微微起伏。細細辨讀他微動的唇瓣,得『小殊』二字的這結果,彷彿一股暖流流進梅長蘇的心底,神色溫潤地望著他笑。
 替他蓋妥薄毯,拾起地上的卷宗收拾妥當後,梅長蘇回身同飛流一起離開書廂房。

 未料,梅長蘇前腳剛走,後腳就步入一位水藍衣衫的成年男子,搖搖手中摺扇,走近蕭景琰身旁,席地而坐。感嘆地道:「唉,都已亥時,還不肯放人回東宮,寧可讓他在這裡打盹?長蘇啊長蘇……說你沒良心,還真不是我白說的。」
 收起扇面,藺晨湊近蕭景琰面前四指寬的距離,仔細端倪眼前人的睡顏。
「其實仔細瞧瞧,這位大梁的東宮太子,也是位小美人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