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合併-全圖

2014/12/15更新:

 

通販頁 ←請往這邊走

 

2014/11/22更新:

→→預定頁←←

試閱2(茨組段)

封面(草圖)


 

YO~~大家安唷 這次很難得的不是犬眼鏡小說XD//

 

其實茨組本很久之前就一直想出,規劃很久可是真的.......茨組本麻幾的難寫 即使有愛也因為腦袋很有洞所以寫的很不順,始終寫不出一整本。

蘑菇蘑菇(??)很久終於搞定Orz.....

求同好啊!!!!!茨組師生戀神美好ㄒ口ㄒ!!!同好真的好少!!!

好哩,這次廢話比較少(哪有#) 來看一下這本的資訊~

 

  

 

新刊資訊:

【刊物名稱】:Illusory×Real

【CP配對】:茨組(伯恩哈德×艾伯李斯特)+微量犬→眼鏡

【頁數】:80頁

【字數】:約26000字

【走向】:一點點虐虐+甜甜+R18+噴好多血(?!)

【價格】:NTD.180

【作者】:小說/封面:凌嵐

【屬性】:女性向

【內容】:小說本

【規格】:A5判

【特典】:手工薔薇書籤↓ (只有有預定才會附上)

【試閱】:

 

Part1-- (含犬→眼鏡)

「如何證明莫夫里司令官遇害的消息為真,羅斯帕爾德中尉?」在艾依查庫歸營前,早已收隊歸返的艾伯李斯特,放下手中正閱讀的報告書,壓低琥珀色的雙眸,直視前方渾身浴血歸來的摯友,語氣中帶有幾分懷疑。

站在艾伯李斯特身旁的通訊兵地瞪大雙眼,神色緊張地望著艾依查庫,似乎希望他說出否定的答案,但這樣場合與訊息,豈容他開這般玩笑?

「發現戰車時停放在西邊的樹林,循著地上足跡搜索,卻在中途遇上刺客。雖然已將全員殲滅,但由於刺客身上無顯著的識別,無法判斷指派者身分,而找到司令時,頭顱都都飛了,我想應該不太可能還活著吧?這樣口述報告,有達到你的要求嗎,巴爾茲大尉?」

胸前口袋翻出兩枚軍牌拋向桌面,牌面上綻放的殷紅血花早已乾涸,「喏、證據。」

軍牌落下的瞬間,一旁的通訊兵瞪大雙眼,不斷開合的口卻發不出任何聲音,腦中雖然不斷否定眼前的事實,然而那兩面軍牌卻是不爭的事實。

「我明白了,快回報並請示給斐度的將軍們。」潔白的手帕包起那兩面軍牌,轉交給身旁的通訊兵。

「是,巴爾茲大尉。」接過軍牌的手不斷顫抖,深怕因為私人情緒而耽誤艾伯李斯特交付的任務,通訊兵匆匆離去。

隨著通訊兵的離去,留守於帳棚內的兩人,彼此望著對方沉默了數十秒。

艾伯李斯特拿起桌面上的報告書準備繼續閱讀時,艾依查庫輕吹著口哨,率先打破沉默,走近軍用折疊桌前,奪去他手中的報告書。

「下次這種任務能否提前告訴我,艾伯?」

「因為我相信即使條件再嚴苛的任務,你都能達成任務不是?完美的藉口,你假造軍情的能力成長不少,艾依查庫。」望著那份被奪走的報告書,艾伯李斯特雙手交扣擺在腹部前,似乎無意奪回報告書。

「瞞天過海的功力豈能和你相比,艾伯。」

「通訊兵回到斐度至少需要三天時間,莫夫里一死,擴大與統制派的將軍們是必會為人選問題爭論一番。確定人選加上通訊兵返回時間,大概需要兩周以上,在那之前,我必須先規劃各式的佈兵與戰略推演,做足接任指揮官的工作,所以麻煩交還你手中的,艾依查庫。」

「接任也是兩週之後的事情,不是?時間還很長,艾伯你如此聰明,一週我相信就能完成這些工作,就別看這些無聊的東西。這陣子你幾乎不曾好好休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眼鏡底下的痕跡很明顯。」艾依查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掃走桌上所有的報告書,躡起艾伯李斯特鼻梁上的鏡框高舉。

「艾依查庫!」突然失去眼鏡所產生的視差,讓艾伯李斯特感到眼前一陣暈眩,蹙起眉頭。

「至少一個小時睡一下,時間到了我會叫醒你,在你入睡的這段時間內,保證不會有敵軍來鬧事的,艾伯。就算真有敵襲,無論多少人來,我都會替你殺光他們。」哼著小曲,艾依查庫將手中掠奪回來的物品一一收入黑色的軍用鐵箱中。

模糊的視線,就連分辨至有的位置都有困難,更別說是想奪回失物。聽見扣上鐵箱與轉動密碼鎖的聲音,艾伯李斯特只能選擇放棄,無奈地輕嘆口氣。

「那就一個小時,若超過時間卻沒叫醒我的下場,想必你很清楚。」嘴角揚起一抹神秘的微笑,雙臂伏在桌面上,闔上琥珀色的雙眸。或許就如他所說,艾伯李斯特的精力已經到達極限,敵不過睡意的襲來,數分鐘時間便沉沉睡去。

 

規律起伏的雙肩,確認摯友已經陷入沉睡之中,拎起艾伯李斯特椅背後方的墨色軍用大衣準備為他披上時,微動的雙唇引來艾依查庫的注意。

已經不是第一次……

「連作夢都惦記著那個人,到底是誰能讓艾伯連作夢都想著他?。」無法判讀的唇語,想問卻無從開口問起,埋在心中的情感無法傳達給對方,艾依查庫支手撐在桌面,指尖勾起他黑曜色的髮尾淡淡吻過。

俊秀的五官與天生偏白的肌膚相稱,曾為領主之子所培育的高雅氣質,不遜色甚至高於自己的實力,宛如朵充美麗薔薇,荊棘圍繞在他周圍,不容許外人輕易摘下。

 

從不奢望有天能摘下這朵孤高的薔薇,對能夠讓艾伯李斯特朝思暮想的『他』,艾依查庫至今仍毫無頭緒。

 

對那個『他』,心中充滿忌妒之意……

卻又膽怯改變與艾伯李斯特現在的關係。

 

這朵高凜之花……

始終,為誰綻放?

 

--T.B.C.

 

 Part2--(茨組)

 

全數的成員都聚集在大廳慶祝,少了站哨與夜間辦公的燈光,漆黑一片的連隊基地,只能仰賴月光照耀。

步行在寂靜幽暗的長廊上,『叩叩』的聲響迴盪在空無一人的廊道空間。一路上,走在前方的伯恩哈德始終緘默不語,即便知道艾伯李斯特跟隨在後,也似乎無意與他攀談,無聲地引導他前往目的地。

受明月的照耀,伯恩哈德身周散著銀藍色的光暈,凝望前方高壯挺拔的背影,讓人目不暇給。

『最後一夜』,明明將是改變所有人未來的前夕,竟感受不到『真實感』……

未來的路,是通往希望的未來,或著是生命的終端,無人知曉……

面對正式成為F中隊成員的初戰,有別於其他同期訓練生興奮躁動的情緒,艾伯李斯特心境意外平靜。

也許,是由於這將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與伯恩哈德並肩作戰的緣故吧?艾伯李斯特心想。

 

與宿舍、辦公室、戰技練習場等地擦身而過,隨著時間漸長,艾伯李斯特不禁好奇起伯恩哈德的目的地為何處?

正當他的心思全數放在猜測時,前方人突然無預警地在側門前方停下腳步,艾伯李斯特險些撞上伯恩哈德,仰頭望著眼前的師長,輕聲喚對方。

「伯恩哈德先生?」

回過身,伯恩哈德厚實的大手握住後方年幼戀人的掌心,「沒有燈,出去後要小心。」

隔著手套布料,仍可感受到來自對方掌心傳來,他體貼的叮嚀,彷彿有股暖流,慢慢流向艾伯李斯特心中。

話畢,伯恩哈德推開門板,再次邁步向前,朝眼前漆黑的林間而去。

 

 

一路上,基於對師長的敬重,即使與伯恩哈德已是戀人關係,艾伯李斯特始終保持尊師重道的精神,同行時總會下意識退前方人半步距離。

伯恩哈德刻意將他拉向前與自己並肩同行,查覺他又想再次退向後方時,稍稍加重握住他指節的力道。

「走在我身旁。」本人的原意雖非如此,但伯恩哈德宛如命令的語氣,像是在對後方宣示不容許違抗般。

「是。」鮮少有機會與他如此親暱的走在基地,艾伯李斯特張望著四周,以分散對師長『失禮之舉』的愧疚。

 

穿過許多條林間小路,路途中艾伯李斯特不曾開口問過對方目的地,是來自對師長的信任;直到通往墓地前的『Y』字岔路,伯恩哈德毫不猶豫地選擇與其背道的岔路前進。

年久失修而雜草叢生的狹長道路,數木茂盛的枝葉遮蔽天空,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樹林,讓人迷失方向。

 

基地邊境的鐵絲網高牆聳立在道路終端,鑽過圍牆下方的破洞,撥開前方樹叢茂盛的枝葉,須臾之間,映入眼簾的景緻,竟是別有洞天。

高掛在夜空中的明月,與湖水上的倒影互相呼應,偶時吹來的晚風掀起陣陣波欄,閃動銀白色的波光;覆蓋上夜色的薄紗,遠處的密林與環山,增添許多神祕與美麗。鬆開伯恩哈德的手,走近湖畔遠眺前方,將眼前景致盡收眼底,讓煩亂的心情回歸於平靜。

「這裡是……」

「能夠平復心情的地方。」引導艾伯李斯特走向湖畔邊的大樹,拍去地面上的雜葉,兩人順著樹幹而坐,伯恩哈德昂首仰望夜空,陷入一陣沉默。

天空閃爍的繁星,搭配此起彼落的蟲鳴聲,彷彿一場自然的視聽饗宴,對於明日決戰的緊張心情,因此舒緩許多。

良久,艾伯李斯思索是否該如何向伯恩哈德道謝時,後者卻率先打破沉默。

「成為正式隊員的第一戰,就是生死存亡決戰,會為此感到恐懼嗎?」掌心覆蓋在他柔順的黑曜色髮絲上,取下沾在艾伯李斯特髮梢上的樹葉,梳理他被夜風吹亂的髮絲。

四年的努力近乎枉然,最終還是無法如願提前終結渦,阻止艾伯李斯特走上與自己相同的路,站在同樣的戰場上,心中縱使有再多的懊悔與不捨,也無力改變眼前的事實,伯恩哈德闔上綠眸。

「不到四成的成功率、死後的冥界,對這般如夢似幻的未來多少感到不安。但……」艾伯李斯特抬首,「死亡本身並不恐怖,讓人畏懼的是『心』;若因此原地踏步,就會連1%的希望都沒有。決心加入連隊的那一刻起,就該知曉這一天終將會到來,這是您教導我的不是,伯恩哈德先生?」

「那裡,不是世界盡頭,艾伯李斯特。」撫著眼前年幼的戀人的臉龐,稚氣未脫的五官卻流露堅定的意志,纖瘦的肩膀上背負的決心遠超過自己所料。

「但那裡,也並非希望的起點不是,伯恩哈德先生?請您不必掛心,我追求的並非是死亡之路,因為我也想見……沒有『渦』的世界,會是怎麼樣的未來?」

僅十七歲的他卻有如此沉穩的回應,超乎自己意料之外,伯恩哈德俯身,淡淡吻過他額尖。

「您……曾經思考過,勝利後的未來嗎?」凝視身旁長者的面容,仔細的觀察他的五官,彷彿要將眼前人的一切,永遠刻畫在自己腦海中。

「艾伯李斯特?」

「抱歉,我不該如此無禮的詢問。」驚覺自己失言,艾伯李斯特羞愧地垂首,直盯著自己鞋尖。

「我並非是責怪之意,無須道歉。只是想沒想到,你和弗雷特里西有同樣疑問……」姆指指腹來回撫弄艾伯李斯特白皙的面頰。「戰後的未來嗎……」,當伯恩哈德思索該如何答覆他時,眼前那雙如同水晶般晶透的琥珀色眼眸,正目不斜視的凝視著自己,鏡片下的墨黑色羽睫不斷搧動,等候回應的年幼戀人,露出鮮少與他年齡相符的神情;伯恩哈德嘴角揚起些許弧度,俯身吻上那對胭粉色的唇瓣。

雙唇無預警地相疊,艾伯李斯特愣了半晌,侵入口中的軟舌不斷向深處探索,交纏的兩舌滑潤溫熱,具侵略性與酒精氣味的吻,讓他的吻有些陌生。紊亂的呼吸彼此交錯,雙臂穿過腋下,環上伯恩哈德寬厚的背,揪緊制服大衣的布料。

支手托住艾伯李斯特的背脊,伯恩哈德漸漸將身體重心轉向懷中的戀人,順水推舟般地放倒對方。

 

--T.B.C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