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打這篇的過程中重打很多次外,也重新設定這篇感謝特典的劇情很多趟,才會到現在才完成Orz|||||

呀~~~這本小說真的是甜蜜的小家庭閃死人~~~~所以感謝的特典內也是閃到瞎眼的(?)內容請大家吃糖~~:P

感謝CWT33首發與後續場次購買,喜歡雙子(閃伯)和犬眼鏡的各位~~~

 

 

 

又是一個煙雨濛濛的午後,若窗外搭著山林景緻,或許時間就不會讓人感到如此漫長。可惜事與願違,身處的位置是連隊的訓練所,窗外只有因雨而泥濘不堪的訓練場,及穿梭在機甲陣中的維修技官。
雨,一連下了十餘天,走廊盡頭傳來的喧鬧聲,是訓練室中年輕氣盛、體力無處宣洩的訓練生所致。
「小鬼們旺盛的體力,多到令人羨慕呢。」單手托著面頰,翠綠色的眼眸望著連隊進出的大門,輕嘆了口氣。
自雨滴開始落下的那天,正巧也是D中隊值勤掃蕩『渦』出發的日子,雖然十餘日音訊全無已是稀鬆平常的事,自己值勤時也經常如此,但……等待的日子總是令人難受。
「伯恩,不知道你是否已經在回程的路上,一定要平安回來啊。」眼簾低垂,弗雷特里西低聲喃著。
正在心中盤算下午該如何處理那群年輕氣盛的訓練生時,餘光注意到走廊盡頭,一名蓄著燦金色短髮的少年在轉角處左顧右盼,懷中捧著許多麵包、乾糧與毛巾,他的舉動引來了自己的興趣與好奇心。
當少年準備邁開步伐通過走廊岔路時,弗雷特里西帶有幾分惡戲意味開口喚著:「抱著一疊東西上哪去,艾依查庫?雖然正值青春期是該多吃些,但吃太多仍是會變胖的,特別在沒有訓練的時候。」
讓弗雷特里西無預警地叫喚住,讓艾依查庫陷入一陣慌亂之中,懷中的食物與毛巾紛紛掉落地面,瞪大澈藍色的雙眼,神色驚恐地望向對方。
「咦!教官,你、你怎麼在這裡……」連忙收拾散落一地的物品,準備逃開弗雷特里西眼前時,動作像早被對方看穿一般,後領被他一把揪住,艾依查庫像是幼犬一般輕而易舉地被拎起。
「來抓你這種小貪吃鬼啊,才過午餐時間不到半小時,這麼快就餓了?」雖然曾告誡過他要多吃些,但像他這樣的進食法似乎已到達『過度』的程度,鬆手放開艾依查庫後,用力揉著他燦金色的微捲髮。
「教官!哇啊、不要弄啦,這些是要拿去給艾伯吃的!」騰不出手阻止弗雷特里西的動作,只能低限度地閃躲對方,但身高只有他三分之二的自己,根本無法逃離他掌中。
「艾伯李斯特?」停下手邊的動作回想著,從前天似乎就不曾見過艾依查庫跟隨在摯友的身旁。過去曾出生於領主世家的他,總是給人溫文儒雅的印象,加上『最優秀的十五期訓練生』的光環加持,因此擁有不少同期的擁護者,但艾伯李斯特始終只與艾依查庫有來往,這讓弗雷特里西想不透其原因。
小小的頭顱用力地點著,「艾伯發燒三天,所以都留在宿舍休息,沒有出來吃午餐。」艾依查庫的擔憂情緒全寫在臉上。
「這種事情攸關人命,要早點通知我或其他教官!竟然脫了三天直到我發現才說,如果今天不是讓我抓到,你還打算繼續隱瞞嗎,艾依查庫?」
「因為昨天就被剛回來的伯恩哈德教官發現,他在宿舍照顧艾伯,才叫我出來拿這些東西。」
「……。」

 

*   *   *

 

黑曜色的髮絲與潔白的床單形成強烈的對比,掌心覆在艾伯李斯特額前來回撫著他細軟的髮絲,掌中傳來的溫度與昨日並不相差太遠。毛巾放入冰涼的水盆中浸泡,直到它其完浸濕後才撈起,擰去毛巾上大半的水氣,動作輕柔地將其覆蓋在他高溫不下的額前,不希望因為自己的動作而吵醒熟睡中的病人。他天生偏白的肌膚上,如今卻因高燒而多了幾分粉嫩,卻也讓伯恩哈德多了幾分擔憂。
一向淺眠的艾伯李斯特,早在他撫著自己前額時就已醒來,「抱歉,伯恩哈德先生,讓您才剛回來就……」虛弱的氣聲若不仔細聆聽根本無法辨別他說的內容,但這已經是艾伯李斯特能夠發最大的音量,有如大腦正在沸騰一般,難受地蹙起眉頭。
「吵醒你了?」艾伯李斯特那雙望著自己的橘金色的雙眸,沒有往日的銳利眼神,而是茫然與呆滯。
「沒有,是我自己醒來……」
「別擔心,在這我也同樣能完成報告。」
「是……」艾伯李斯特乖巧地點著頭。
比起平日堅持的禮束,生病時的他乖巧、聽話許多,從右胸口袋中取出黯紫色布紋封皮的小冊與鋼筆,攤開到接續的書頁,繼續記錄這次作戰的傷亡報告與過程。寧靜的空間中,僅剩伯恩哈德書寫時所發出的聲響與窗外雨聲,別無其他聲響。他淺而淡的呼吸聲,若不是因為艾伯李斯特的目光仍落在自己身上,不禁讓人懷疑他是否還存活著?
「別撐著,病人就是要多休息。」
「是……」翻過了身,拉上滑落至肩下的棉被,艾伯李斯特語氣中帶有幾分失落。
「如果沒有睡意,不妨聊一下再休息吧。」輕拍著潔白的被單,吸入水氣的棉被變得厚重許多,是否因為這原因讓他無法入睡?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你病況如此嚴重,發生什麼事嗎,艾伯李斯特?」雖過他去貴為領主之子,但自進入連隊後也已經一年多的時光,若是因為不適應而產生的疾病,應早就發作而非是現在,似乎生病的理由並非那麼單純,伯恩哈德低聲問著。
感覺到他身體微顫了下,曲起身軀瑟縮進被褥之中,原本靠在柔軟枕頭上的頭顱也漸漸埋入其中。
他的反應已驗證自己的疑慮,收回手中記錄用的小冊與鋼筆,微張著口準備詢問對方原因時,身後的房門突然被甩開。來者是名身材高壯的成年男性,被扛在肩上的少年不斷揮動著手腳掙扎。
「伯‧恩‧哈‧德,剛回來就往學生的房間裡鑽,是怎麼回事啊?」緩步向前走近與自己相同眸色與五官的兄長身旁,掛在臉上的笑容始終燦爛,但隱藏在背後的意義卻不如往常單純。隨意將扛在肩上的艾依查庫與食物拋向一旁的床板後,雙臂環抱在胸前,翠綠色的雙眼直瞪著眼前滿不在乎的兄長。
「因為你不是病人,弗雷特里西。」簡短的句子解釋了一切,伯恩哈德拾起後方床板上的潔白毛巾放入盆中,只顧自己浸泡的毛巾是否濕透。
「我也是病人好嗎,伯恩哈德。」毫無預警張開雙臂,弗雷特里西上前撲抱住眼前的兄長兼戀人,不滿地噘起雙脣。
「你身體的健康狀況與米利安中隊長不相上下。」無視他的擁抱,伯恩哈德繼續手邊浸溼的動作。
「心病也是病好嗎?況且,你可以先回房後再過來。」
「回房後還能夠出來嗎?」攤開毛巾將它重新拉成長方形,伯恩哈德依舊自顧自的照顧正在發燒的艾伯李斯特。
他的回答,自己毫無反駁的餘地,弗雷特里西搔了搔後腦杓的煙紫色髮絲,「那是因為我很擔心伯恩你。」側臉不斷往他面頰凹陷處磨蹭。
「你的學生還在你身旁,弗雷特里西;拿開你的臉和手,並從我身上離開。」礙於自己打溼毛巾的動作與水盆位置,帶有幾分不悅的神情直瞪著掛在自身上的兄弟。
「他們早就習慣,無所謂。」趁著今日難得無法反抗的機會,手臂扣在伯恩哈德後頸處讓他更加貼近自己,弗雷特里西吻上思念十餘天的戀人。
「弗雷特里西,你別得寸進尺!」
因高燒而發疼的腦袋與弗雷特里西說話的音調相互結合後令艾伯李斯特更加難受,拉下頂上厚重的棉被,從被褥中努力撐起上身,搖搖晃晃的身形與病容令人憐惜。「我們並沒有習慣……弗雷、特里西教官……」
「好啦,今日病人最大。都發出抗議聲,我們回房恩愛過後再過來照顧他吧,伯恩。」前臂穿過伯恩哈德膝窩下,一把將他橫抱起身,等不及伯恩哈德反抗,朝房門口方向迅速離去。

艾依查庫呆坐在床鋪上望向門口,像是方才在房間內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象一般,寢室再次回到往日的寧靜,直到對面床位的摯友兼戀人喚著自己時才回過神。
「啊、我剛剛走神了,抱歉艾伯。」雙臂穿過他雙腋之下,環抱住艾伯李斯特搖搖欲墜的身軀,讓對方倚靠在自己胸膛前,拇指指腹來回撫著他因高溫而泛紅的面頰,比起平日多了幾分嬌柔感,艾依查庫嚥了嚥唾液。
『今天不能做啊,艾伯還在發燒。』猛搖著頭,試圖克制自己不斷高漲的情慾,但自他口中呼出的微溫氣息,吹拂過艾依查庫的臉龐,僅存的理智也快要消失殆盡。
「艾依查庫……?」橘金色的明眸上覆蓋了層薄暮,無法看清對方的五官讓艾伯李斯特略顯不安,伸出手試圖觸碰著他的臉龐,卻讓對方一把握住自己指節。
扳開他胸前的鈕扣,指端滑過肩窩、鎖骨,俯身吻上他櫻色的雙唇,將懷中的戀人放倒在柔軟的被單上,褪下覆在他肌膚上的外衣,雙臂環繞在艾伯李斯特纖瘦的腰背,直到發覺身下人無力的抗拒時才分開。
見艾伯李斯特不斷咳嗽才稍稍拉回了理智,「艾伯……」順著胸膛來回安撫他的呼吸動作。
「你別忘了咳、咳這次感冒,是誰害的……」
「呃!我下次不會再野外生存訓練時做的,艾伯。」艾依查庫自責地低下頭首抿緊唇瓣,捧起他的臉龐淡淡吻過前額,為他拉上敞開的衣襟。
「不是訓練時也不行。」拉著枕頭的邊角,望著艾依查庫向對方示意。
「咦!那要等到何時才……」長久以來的默契,讓他不用對自己多說什麼就能知曉他想傳達的思維,扶起艾伯李斯特的後頸讓他靠上一旁的枕頭,鋪平冬被重新為他拉上,艾依查庫爬下了床面。
「直到我有想的那天。」
「世界末日之前,我等的到那天嗎?」艾依查庫小聲嘀咕著,擰乾伯恩哈德遺留在水盆中毛巾的水氣,撥開前額的瀏海替他換下已經溫透的毛巾。
濕毛巾所帶來的清涼感讓艾伯李斯特感到舒適不少,食指勾著艾依查庫的指端,偏頭問:「你就這麼想做嗎,艾依查庫?」雖然聲音極小,但仍可聽聞他失落的語氣。與他交歡並不是件讓自己畏懼或厭惡的事,只是單純與他性格上的不同,對性事沒有特別強烈的需求罷了……
偶發性的宣洩情慾,是青春期男性正常的反應,但艾依查庫對自己的渴望,已經強烈到令人難以承受;深夜裡的激情過後,緊接在隔天迎接自己的又是嚴謹的訓練,明知身體不如他那般健壯,卻因自身不服輸的個性而導致今天的窘境,這也算是『自做自受』的下場吧,艾伯李斯特心想著。
「因為對象是艾伯你才會想做。」
「是嗎……只要時間與次數上,別像過去那樣頻繁就好。」輕靠在艾依查庫的掌心上磨蹭了下,尋找著最舒適的位置後,沉重的眼簾漸漸低垂,高燒而帶來的不適感讓艾伯李斯特難得想依賴對方。
「咦,艾伯你剛同意了什麼!?」微張著口,在驚訝中呆滯許久,直到艾依查庫回神時才驚覺身旁的戀人早已再次沉睡,望著他的睡顏,無奈地輕笑出聲。
「等你康復後要履行承諾,不可以食言喔。祝你早日康復,晚安,我最摯愛的戀人,艾伯李斯特‧巴爾茲。」

 

 

--FIN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