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內容繼狗血又芭樂喔!這篇是有關那謎樣的五年前事件.....

超長篇的啦!!!!!! 才剛剛認識就寫了4200多個字(爆死)

我突然不敢想像後面了.....



Secret
微風吹拂過那片翠綠的草皮,一抹黑色的身影隻身坐在草原中,享受著微風的吹拂。
不知道多久沒有像這樣享受著這般悠閒的時光,身子漸漸向後傾斜著,平躺在草皮上仰望著藍天。
「已經經過了五年了啊…」銀白色的短髮隨著輕風飄動著,正當自己放鬆了心情享受那久違的空檔時,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自己身後俯看著自己。
「凱,原來你在這啊。」原本微翹的短髮隨著微風吹拂,變得有些凌亂。
雙手環上了他的後頸,將他拉近了自己,吻上了他微紅的櫻唇;坐起了身,順勢將他壓倒在草皮上,直到身下人因無法呼吸而向自己抗議時才放開了他。
「亞,怎麼會跑到這邊來呢?」將他困在自己懷中,將口袋中粉紅色草莓口味的棒棒糖遞給了亞,並輕撫著他黑色的瀏絲。
「小時候墨哥哥常常帶我跟苑來這邊野餐啊。」吃著凱里為自己準備的棒棒糖,亞開心地說著。
「是嗎…」凱里小聲的喃著,似乎回想起過去的點滴。
「凱,怎麼了嗎…」見著他似乎神情有些微的改變,亞有些擔憂地問著。
「嗯,沒什麼,只是沒想到我也會開始回憶起過去罷了…」低下了頭,輕吻著他的前額。
「是人都會有回憶過去的時候啊,凱。」亞淡淡的笑著回。
「也許吧…天氣漸漸變冷了,我們回去吧。」將他扶起身,隨後自己也在了起來。拍了拍黏附在自己衣褲上的草葉,牽起了亞的手朝著不遠處的房舍走去。

五年前──
翠綠的原野上,隨著微風吹拂而擺動的草葉,搭配著蔚藍的天空,原本應該是能夠放鬆心情的好去處,但卻有著與景色完全相反的爭鬥。
血染紅了純白色的長袍,拭去了面頰上的血絲,銀白色的髮絲也因鮮血的關係而染紅;喘著氣,面對的敵人是比自己能力還要在高上好幾階層的巨大魔物蜘蛛。
「嘖,難道今天就注定要死在這嗎…?」面對著眼前巨大的魔物,抹去了嘴角所滲出的血絲,不甘心的注視著敵人。
正當那巨大蜘蛛準備撲向自己時,一道槍響的聲音傳來;巨大蜘蛛應聲倒地,抽續著細腿。
「哎呀,搶到別人的怪物了。」將槍管輕靠在肩上,一名續著黑色長髮,帶著黑色墨鏡身穿黑色緊身衣褲的少年,一副輕佻的語調說著。
「阿希!早就跟你說過了別帶著墨鏡亂開槍,看!搶到別人的魔物了吧!」一名留著紅色長直髮,身穿盔甲的少女不屑地說著。
「因為小良說這樣比較好看啊…況且…」推了推自己的鏡框,隱約可見那藏在鏡片背後的銀色眼眸。
「算了,只要哥哥說的你什麼都說好…還是先去跟人道歉吧。」用力的拍向了希爾斐的背膛,少女將魔物的屍體踢至一旁的草叢。
「小彌你小力點…」被軒小彌用力的拍向前,希爾斐的身子微微向前傾。
見著那威脅自己生命的魔物已死去,凱里滑坐在地,右手用力按壓著不斷滲出鮮血的傷口;傷口上似乎沾染了蜘蛛的毒素,不斷的侵入自己的體內,意識漸漸模糊。
「好像受傷又中毒了…」彎下腰,望著那近乎昏厥的人兒。
『絕對不能夠輕易相信他人…夕大姊就是因為這樣才…』
「我沒事…謝謝…」勉強撐起了身子,毒素也隨著自己起身時加速了流動,身子搖晃沒幾秒鐘又再次跌坐在地。
「中毒了就別勉強了,乖乖坐著吧;不過話又說回來,墨又上哪去了?」走近了凱里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頭;原本想要再次站起身時被軒小彌的力量壓回了草地,無奈自己體內蜘蛛毒翊作祟,只能乖乖坐回了地面。
「他腿短又路痴,可能走慢迷路了吧?」將槍掛回了腰際,希爾斐無奈的雙手向外攤。
遠方那渺小的黃色身影漸漸靠近,一名續著黑色短髮穿著黃底紫紋長袍的少年,氣喘噓噓的跑著。
「哈…哈…你…你說誰…」雙手撐膝,少年大口的喘著氣。
「還以為你又迷路了…來幫人家解毒一下吧。」無視他還氣喘如牛,拉住了他的前臂,將他推向了凱里。
「等…痛!」話尚未說完就被軒小彌硬是推到了凱里身旁,也因為她的力道實在過大,御墨向前撲跌在草皮上。
「……」見著撲跌在自己身旁的人兒,散著淡淡的微黃聖光氣息,另自己有些厭惡。
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御墨站起了身;輕聲呢喃著咒語,掌心中慢慢聚集著散發聖潔的光輝,如絲綢般清柔的覆蓋在自己的傷口上。
「蜘蛛的毒已經去除了,有感覺好些嗎?」御墨蹲低了身子問著。
體內的毒素漸漸散去,但失去的力氣一時還無法回復,仍舊攤坐在草皮上,微微點了點頭首。
見著他臉色還有些許蒼白,再次凝聚起聖光能量,掌心輕輕覆在凱里胸膛前;前臂、面頰與其他處大小傷口漸漸癒合著,體力也漸漸感受到在回復著。
「你…不是祭司,但是為什麼會…」在自己的記憶中只有見過夕時常幫還是孩童的自己療傷與驅除病痛、毒素,但他的那份力量又與夕不相同,凱里有些疑惑的問著。
「嗯?我是神官啊。」收回了那覆蓋在他胸膛前的手,御墨站起了身淡淡的笑著回。
「好了,既然墨也到了…我們進去草原洞窟吧!要不要一起加入啊?」軒小彌單手高舉,十分興奮地問著凱里。
「咦!我不要去!」聽到軒小彌的提議,御墨立刻搖了搖頭。
「沒你拒絕的份,走了!」一手搭上了御墨的肩膀,半壓半脅迫似的前進著,軒小彌開心地說著。
「一起來吧洞窟裡有好東西的,絕不吃虧的。」抽出了腰際上的槍枝,一槍將準備襲擊凱里的蜘蛛斃命。
『也許…利用一下他們也不壞…畢竟洞窟內不是我能夠獨闖之處。』
「樂意進取。」凱里微笑回應著。


昏暗的洞穴內若不是軒小彌與御墨兩人運用聖光所製造的光球,無法探視著洞穴內的路徑。一路上只有些許枯萎的植物與有所殘缺的人骨外,並沒有見著任何的魔物棲息著。
「對了,還沒跟你介紹,那邊快要黑到看不見人的是刺客希爾斐,看起來很弱不禁風的神官是御墨,而我是聖騎士軒小彌,你呢?」
「小彌,你跟小良越來越像…」希爾斐單手扶助了前額,無奈地回著。
「我才沒有弱不禁風…上次只是不小心失手…才會受傷…」似乎是被說中,御墨只能小聲的反駁著,撇過了頭首。
「凱里…」不想與他們有過多的深交,凱里只是簡單的交代了自己的名字後,繼續向前走去。
「怪了,沒有魔物存在,難道有人比我們先進來?」軒小彌搔了搔後頸。
「呵呵,都被你嚇跑了吧,你這麼凶悍。」希爾斐乾笑著。
「呿!」
望著一旁的白骨,凱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單手聚集著黑暗的能量,低聲地念著咒語,將掌心用力向下拍打著地面,一具陰森的白骨頓時從地面中破土而出。感受到身後有著一股不尋常的黑暗能量聚集,御墨回過了身,正巧撞見了這一幕情景。
「你…!」舉起了掛在身後的雙手槌,御墨提起的警戒。
「別緊張,他只是我召喚的僕人罷了。」凱里對於他的反應不以為然,繼續向前走去,也因為他的力量驅使著那具白骨前進。
「你怎麼能夠如此褻瀆生命!?」御墨有些氣憤難耐地說道,凱里不以為意的繼續踏著自己的腳步。
「是地獄使呢,想不到路上隨便找拉攏的法師會這麼稀少的地獄使。」取下了墨鏡,希爾斐像是發現新奇玩具地小孩似地好奇跟上了他的腳步。
「難怪剛剛就覺得一直有黑黑的東西跟著卻沒有魔物,原來是從他身上發出來的啊…」軒小彌一副豁然開朗似的跟上了希爾斐與凱里的腳步。
「小彌,他…啊!等等我。」似乎兩人對此不以為意,御墨也只好跟上了他們的腳步。
不知道為何,自己對充滿聖光的純淨靈魂產生了興趣,餘光不時地停留在御墨身上,心中孵生出了『玷汙那純淨靈魂』的念頭。

洞穴內開始傳來陣陣的唏囌聲,希爾斐舉起了槍枝,朝著那黑暗深處連續開著槍。
「看來,我們遇到麻煩了…」迅速地替換著彈夾,再次朝著那黑暗深處開槍。
一隻充滿著毒素與腐敗氣味的巨大蜘蛛緩緩靠近著,似乎已經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沒有進食,飢餓的注視著眼前的『食物』。
「我最討厭蜘蛛…噁心的蟲子…」軒小彌抽出了腰際上的單手劍,厭惡地望著眼前的蜘蛛。
「討厭你也得上,不然就等著當他食物。」抽出了腰際上綁掛的雙劍,銀色的雙瞳中印著那隻巨大蜘蛛的身影。
「沐浴在神之恩典,免去汝之苦難,魔防加持!」十指交扣輕聲地念著祈禱文,御墨迅速地幫三人付上了聖光地加持。
『不過就是隻沒有用的蜘蛛…有必要這麼緊張嗎…』凱里有些不解的看著眼前的三人,似乎對於眼前的敵人提不起勁,緩緩地舉起右手輕聲念著咒語。
蜘蛛噴吐著毒液,被毒液噴濺到的地面開始腐蝕,此時凱里才注意到眼前的敵人不容忽視。
「小彌擋住那隻蜘蛛,我去後方偷襲。」話畢,希爾斐躍上了一旁的石壁,等待著時機的到來。
「要擋住不是你嘴巴說說這麼簡單就可以解決的,嘖!」包覆著聖光的盾牌阻擋了毒素的腐蝕,抵擋著蜘蛛那巨大的毛腿,揮舞著手中的劍將他的細足斬斷。
被斬斷細足的蜘蛛因劇烈的疼痛而開始失控,撞擊著一旁的石壁,岩壁的劇烈搖晃造成了續多巨石掉落。
「嘖!死蜘蛛別亂竄…」準心瞄準著蜘蛛緋紅色的巨眼,但受到蜘蛛的衝撞,子彈射向了蜘蛛的腹部,造成大量的毒血噴濺出來。
見著蜘蛛朝向希爾斐的方向衝撞著,雖然勉強閃過了迎面而來的巨大蜘蛛,但毒液還是噴染到希爾斐的腿部。
「阿希!」趕緊跑至了他的身旁,檢視著他的傷勢後,御墨開始念著祈禱文。
「剝奪他的力量,他的血,他的骨,衰弱之術!」朝著那失控的蜘蛛施放著咒語,原本還充滿著力量的蜘蛛突然軟下了腿,跌至一旁的石壁邊,抽動著細腿。
「死蜘蛛,去死!聖光爆彈!」手心中聚集著大量的聖光成球,用力的朝著那隻垂死的蜘蛛擲去。
受到致命一擊的蜘蛛停止抽續,埋入他體內的聖光也隨之散去;檢視著眾人的傷勢並治療後,御墨有些無力的攤坐在地,凱里也坐在一旁的矮石上休息著。
「好累…阿希你太亂來了…」靠在一旁的石壁上,御墨無力地說著。
「誰會知道那隻蜘蛛突然暴走起來…」
「好了,別爭了。反正任務也達成了,東西撿撿就出去吧,我不想在多見到那隻蜘蛛屍體多一刻。」拎起了希爾斐的衣領,軒小彌朝著來時的原路走去。
「痛…」單手撐起身正準備戰起時才注意到方才的毒液些許噴濺到自己前手臂上。
「嗯?怎麼了嗎?」軒小彌注意到身後有細微的聲音,回頭望著凱里。
「沒事。」用衣袖遮掩著前手臂的傷勢,凱里準備跟上他們的腳步時,突然被身後人拉住。
「手伸出來…」拉起了他的衣袖,手中聚集起聖光,輕聲地念著治癒術的祈禱文。
見著自己手臂上的傷勢漸漸復原,凱里有些不以為意的問著:「你不是很討厭地獄使?那何必要幫我?」
「救人…才不分對方的職業與種族…況且你現在是我們的同伴…」御墨有些無力地往旁邊一滑,注意到他的動作趕緊命令著骷髏接住了他。
「不要用你玩弄的生命體碰我…」趕緊推開了那具骷髏,扶住了一旁的石壁,再次滑坐在地。
『同伴嗎…?』
喘著氣,調適著自己自己的呼吸並且回覆著自己的體力,但眼前的人兒卻一直不斷注視著自己,讓御墨感覺到相當不適。
「自己都快站不住了還要幫我治療…真是爛好人。」見著他體力回覆有相當程度後,拉住了他的前臂,將他半拖半帶的跟隨著早已走遠的兩人腳步。
「不要碰我…放開!」無奈自己光是站著都有困難,沒有多餘的力氣能夠甩開他的手。
「你自己走有困難吧?那我用骷髏將你橫抱起來,如何?」語氣中帶有些惡戲地問著。
「不要!別用那種東西碰我!」聽到了他的話語,御墨強烈地提出抗拒,甩開了他那拉住自己的手。但隨後卻因為一時過度的激起情緒而感覺到有些暈眩,跌靠在凱里的肩頭上,注意到自己靠在他的肩頭上,御墨趕緊推開了他,朝著入口處半跌半撞地走著。
見著他如此激烈的反應,凱里淡淡地笑著。
『看來…發現了個有趣的玩具…呢。』

-----------------------------------------------
到這是第一個小段落而已,只是簡單(哪裡簡單 都4000多個字了!)的交代一下墨跟凱當初認識的時候情況XD"""

先這樣吧....
後面還很長很多人沒出現還有很很很.....很麻煩(倒)

 

BY.凌嵐

(從FC2轉發回來)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