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礦坑中不斷傳出有動物淒厲的叫聲,但卻沒見到有任何一隻動物自深處逃出;凝聚聖光隨手點起了照明的光球,星戒倒抽了一口氣。

路途中不斷的有零星的動物白骨或人骨攻擊著後方的軒小彌與御墨,雖然都能夠輕而易舉的擊退來者的攻擊;但越是深入坑道中,出現的次數也就越來越頻繁,漸漸有兩三成群的小型輕機甲與骷髏,不斷朝著一行人開槍。

劈開了擋在眼前的機甲後,星戒甩了甩單手劍插回了腰際上的劍鞘。

「裡面的情況比想像的還要來的糟…。」重新將光球拋向了空中,跟隨在身旁的光球使得星戒的身影在黑暗中特別的顯著;原以為已經將坑道內的敵人剷除,突然前方一陣騷動,再次抽出了腰際上的單手劍,準備再次迎接前方的生物。

「阿希…,前方有狀況。」掌心凝聚著聖光,將聚集成球的聖光彈擲出,順著聖光彈所經之處,光道中隱約可以看到不少陰森的白骨堆一陣金屬的碰撞聲自遠方傳來;轉動的輪齒配合著機械手臂的移動鏗鏗作響,巨大的漆黑身影順著光源而來,蹣跚的腳步聽出了機具的損毀情況。

比起星戒還要在高上兩倍的機甲緩緩地前進著,身後數十具白骨,混雜著潮濕與腐朽的氣味,身上仍沾黏著尚未腐蝕的肉塊,舉著兵器而來。

「過來了…,小心。」抽出了腰際上的單手劍,指尖輕輕劃過劍緣,一層鵝黃色的光輝附著在劍刃上,舉著劍朝著眼前的骷髏軍團陣中奔去。

「要我們小心卻自己衝進去…。」嘆了嘆氣,希爾斐舉起了掛在腰際上的槍隻,率先朝著不遠處的白骨大軍開槍。俐落的槍法,讓數具打頭陣的骷髏頭蓋骨上開了一個大洞,也因此引起了骷髏大軍們的反彈開始抓狂似的大吼著。

「糟糕,他們抓狂了…。」閃過了對方投擲過來的單手斷劍,希爾斐尷尬地搔了搔自己的面頰。

如流水一般流利的動做揮舞著手中的劍刃,附著著聖光的劍刃揮砍在骷髏的頸部時,隨風飄散的骨粉與金屬的兵器應聲落地。

「旋風斬!」雙手一握,用力地將手中的劍刃朝向地面刺去,穿透土壤的劍尖突然散出了一陣強風,微繞在星戒身邊;受到強風的衝擊,化身骨粉的骷髏大軍們宣告瓦解。

擦拭著自己額前的汗珠,抽出了插在地面上的劍刃揮了揮,將劍面上的塵土一一揮去,星戒輕笑著說道。「哼哼,這種貨色小嘍嘍也敢拿我當午餐吃?」

「直接衝到敵陣中太亂來了,星…。」緊扣的十指靠在胸前,微微顫抖的雙手流露出他緊張與擔憂的情緒,御墨倒抽了一口氣。突然在他身後的石壁一陣騷動,一具白骨突然衝了出來,朝著御墨的方向撲去。

甩動著手中的槍隻,希爾斐俐落地朝著撲向御墨的白骨頸部開槍,斷裂的頸椎無法再支撐頭蓋骨的重量,滾落到地面。

「漏網之魚…。」

「真是有夠噁心的骷髏…,死也不死徹底一些,上面參雜著腐敗到一半的爛肉,還要我補一刀送你上天堂,當心我另外跟你收費用!」軒小彌凝聚著聖光,朝向方才被希爾斐轟飛頭蓋骨的白骨擲去。

突然一發子彈射向希爾斐與軒小彌兩人腳邊,兩人的目光從那具白骨身上移動著。

「還有一隻機甲,別鬆懈…。」指尖散發著藍色的氣流,凱里低聲念著魔法箭的咒語,朝著機甲的方向擲去;厚重的板金毫髮無傷,機甲再次舉起手中的機槍朝著凱里的方向開槍。

一個躍步,希爾斐越過了機甲的身軀,朝著他背後的板金揮劍,強大的反彈作用力使得他重心不穩,一個後空翻跳落到地面。

「這麼硬…?難道沒有弱點嗎…」自己已經朝著他最脆弱的位置攻擊也仍無法造成傷害,希爾斐鎖緊著眉頭。

「阿希你看…。」指著前方巨型機甲的手臂,斑駁的烤漆上有著難以辨識的文字,軒小彌眨了眨眼。

「上面好像寫GG什麼9多少的?」瞇起的雙目,軒小彌正努力地判讀著巨型機甲手臂上的文字,一個分心差點被機甲所射發的子彈所擊中,御墨及時將她向後拉了一把。

「嗯?聽起來有點熟悉的型號呢。」輕撫著下顎,星戒偏著頭回想著腦中的記憶。

「笨蛋,別分心啊!他就是GBX989啊!」朝著GBX989的鏡目上開著槍,吸引著牠的目光好為星戒能夠多爭取一些回神的時間,但機靈的牠早已意識到希爾斐指示的誘餌,揮動著機械手臂朝向他的方向揮去。

「原來是討伐令上的目標啊,難怪這麼強。」靈光一閃,右拳輕敲在左手掌心上,星戒豁然開朗一般地說到。

「你還有時間想!」被星戒的這番話打斷了注意力,一個不留神GBX989的機械手臂在眼前漸漸放大,受到GBX989強力且巨大的手臂攻擊,來不及閃躲的希爾斐只能夠舉起雙劍,妄想將眼前越來越巨大的機械手臂擋下並牽制住,但事與願違。

強烈的衝擊將希爾斐拋向空中,扭轉著自己的身軀向後翻了一圈,準備蹬向一旁的石壁時被牠識破,機槍將石壁轟炸成許多大小不一碎石。失去著力點的希爾斐混雜在碎石堆中一同落下,揚起的塵埃讓視線漸漸模糊起來,隱約能從煙霧中見到碎石礫堆中拱起的小山。

「阿希!」目睹著一切,御墨臉色頓時刷白,朝著那團砂塵迷霧的方向奔去,一心只想知道他是否存活,沒注意到GBX989正舉著機槍瞄準著自己。

「發現…敵人,指令…殲滅!」機械的語音自GBX989發出,巨大的身軀從煙霧中緩慢的移動出,扣著機槍的板機子彈應聲發散著。射發出來的子彈如雨般地下著,一個身影將他撲倒在地,兩人滾落到一旁的巨石後方。

「痛…傻子,找死嗎!」鮮紅的血水不斷地自他的肩臂上滲出,在潔白的法袍襯托之下顯得血花開得更加顯著。與地面上的塵土混合, 濕黏的土壤沾黏在凱里的肩臂上,緊壓著那不斷滲出血的傷口,神情似乎相當痛苦。

「可是阿希…受到這樣劇烈的攻擊會…」見著他不斷滲出鮮血的肩臂,御墨更是慌了。無論自己用盡多大的心力集中精神,手中仍舊無法凝聚起聖光,顫抖的指尖只能按壓在他的傷口上,卻什麼也不能做。

突然,一把單手劍從塵埃中射向了GBX989的踝關節,運轉的齒輪突然有異物卡入,發出尖銳的抗議聲響,藍紫色的電流盤旋在其周圍。

「咳、咳…才沒這麼遜咳…。」抹去了嘴角的血絲,扶住一旁的石壁緩慢地從塵埃中走出,原本掛在鼻梁上的墨鏡也因碎石的緣故而破碎不堪。

「阿希…」原本顫抖的指尖漸漸能夠穩住,御墨有些呆愣地望著在遠方的身影。

「好了,別發呆!」拎起了御墨的後領,軒小彌彎下了腰際,舉著斧輕敲著他的後腦杓,隨後鬆開了那扣住他。

「痛…」摀住自己被她敲疼的後腦,御墨有些昏眩地跌坐在地。

『報告毀損情況…右腳踝毀損100%,右膝機械毀損30%…,總毀損率達26%…仍可執行任務…』再次舉起機槍,瞄準著三人的方向。準備啟動機槍發射時,一枚附著著聖光的盾牌朝向GBX989的左手機槍投擲去,強烈的碰撞燃起了片片的火花,散落在機槍的發射孔中。子彈中的火藥遇上了紛飛的火花,一陣巨大的聲響自牠手臂的機槍傳來,一陣灰白的煙霧伴隨著火光自機槍上吐出。

『毀損情況報告…機槍毀損100%,總體毀損達45%…需支援…』

「墨,回神…」一個滑步,星戒繞過了GBX989的攻擊範圍,屈膝半跪在他身旁,輕拍著仍呆坐在地面上御墨的面頰。

突然,數十部的小型機甲從GBX989腳邊緩慢的前進著,似乎機甲上裝備著感應器,準確地朝著四人所躲避的大石方向攻擊著。散落的彈殼清脆響亮回繞整個礦坑,刺鼻的煙硝味不斷自小型機甲方向傳來。

甩動著手中的槍管,不斷地朝著小型機甲的方向開槍,但機甲陣列開槍時所揚起的沙塵讓希爾斐無法準確地讓機甲們造成致命的傷害,反到讓自己再一次的陷入危險當中。注意到石壁旁尚有目標,其中三台小型機甲突然轉向目標,朝著石壁的方向開始掃射。

「嘖嘖,這些小型機甲還真機伶…。」一個側身滾地,希爾斐滾向了另一旁的大石後方。

「阿希,你的傷還好嗎?等會凱里要咏唱衰敗的魔法可能需要一點時間…能夠撐的住嗎?」趁亂中,星戒不知何時悄悄地繞到了希爾斐身旁,手中凝聚起聖光,輕聲喃著治療的咒語。

「只是移動速度可能會慢些…,大概…不成問題。」將空的彈夾卸下,重新填裝新的子彈,混雜著血腥味與煙硝味,希爾斐鎖緊了眉頭。

「別太勉強自己,不行的話還有我跟小彌可以做掩護。」輕拍著他的肩頭,星戒將手中的單手劍在手腕中繞了繞,又再次將他緊握在手中。

「沒你想像中虛弱,可以的。」回了一個笑容給他,手肘輕敲著他肩臂上的肩甲,希爾斐撐起了自己身子。

「準備…」指尖凝聚起聖光,在空中畫過一道美麗地弧線後,星戒一個提步向前,朝著GBX989的方向前去。發現目標再次出現,小型機甲再次朝向星戒的方向準備射擊時,裝備在護目鏡下的感應器應聲碎裂,失去動力的小型機甲頓時癱瘓。

「哼…煙散了你們的缺點就暴露的一清二楚…。」如彎月般的自信笑容掛在希爾斐嘴邊,準確的射擊讓星戒不費絲毫的力氣就穿過了小型機甲的陣列當中。

「剝奪他的力量,他的血,他的骨,衰弱之術!」一股黑暗力量朝著GBX989的板金上附著,受到侵蝕的板金漸漸斑駁剝落,一片又一片地掉落至地面。

「哇啊!你這傢伙,死前還要拉墊背啊!」閃過了掉落的板金碎片,順著GBX989的小腿、大腿的關節躍上了他的腰部,殘破不堪的板金已無法保護牠的核心,舉著劍朝著牠那泛著紫色光輝電流的核心上刺穿。

破裂的核心讓牠失去了動力,瞬間癱軟下來的身軀讓星戒一時無法法應,卡在核心上的劍刃卻怎麼樣也抽不回來。

「星,快點下來喔!GXB989快要倒了!」軒小彌將手中的聖光球朝著GBX989核心的部位投擲出去,原本卡在核心上的劍刃終於得以鬆脫。躍下了牠龐大的身軀,閃避著牠差點砸中自己的板金碎片,一個翻身,星戒有些狼狽地笑著走向了眾人的方向。

走向了GXB989殘骸的方向,混雜在砂礫的核心碎片,軒小彌隨手捧起了一掌心的碎沙。

「毀了核心…我們該要拿什麼交差啊?」軒小彌嘆了嘆氣,望著手中不知道是碎石還是核心的碎片,鎖緊了眉頭。

「而且還毀了我一把單手劍…,真是得不償失。」望著自己近乎全毀的單手劍仍卡在GBX989的腳踝上,希爾斐已經不抱希望能夠將他的愛劍取回。

「不會啦,你們兩個幹嘛這麼悲觀呢。船到橋頭自然直啊,你說是吧,墨?」星戒似乎感覺不到兩人的悲傷情緒,仍滿面春風地笑著回。

「墨…,你要不要治治這傢伙的腦袋?」希爾斐無力的隨口說到。

「確實不用這麼悲觀…,至少這攤廢鐵有留下了不少好東西…。」讓御墨將自己肩臂上的傷口治療好後,凱里站起了身。原本應該在背包中的紅夜突然爬向了GBX989的細縫中,從『斷垣殘璧』中翻出了數件物品。

「有這個就可以交差了吧…GBX989的主控晶片核心。」一片十公分大小的四方晶片自紅夜交到凱里手中,軒小彌才鬆了口氣。

「而且好像有掉落一把武器的寶物…,剛剛有看到的說。」循著紅夜的方向查詢著,星戒搬了搬散落在地面上的板金。

「星不用找了,劍…掉在我這邊。」御墨指了指掉落在自己腳邊的劍刃,只差兩指的距離就貫穿他的腳踝。

「真危險…竟然會這樣亂掉…。」隨手將手中的板金丟回了殘骸邊,星戒走向了御墨身旁,將插在地面上的單手劍拔起。

注視著他的面容,星戒突然彎下了身子,指尖撥弄著他垂落在面頰上的瀏絲。

「墨…你還好吧?」星戒有些擔憂地問著。

面對他突如其來的問題,御墨有些不知道如何回應,呆住了數秒後只是回了個微笑給星戒後,站起了身走向希爾斐的方向繼續治療著他傷勢。

 

 

 

------------------------------------------------------

 

後記:

 

我只能說....媽媽 !!我為啥會把人家家小孩都寫的很帥,自己家小孩卻各各虛弱?(倒)

 

明天醒來在去公司校正....我頭好昏....(爬去睡覺)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evilno666
  • 噢、10好棒!
    阿希真的好帥XDDDDDD
    打鬥場面很好看啊~~只是墨真的虛弱死了(笑炸)
    整個很有畫面ˇ星墨也默默閃很大XD
    TACO你快把這篇漫畫化!(被秒死)
  • 自己寫的時後就一直腦子不斷盤旋....阿希好帥呢 糟糕寫太帥了 囧!!
    墨本來就很虛....虛到讓人家都以為他沒練專精(哭)(我有練+體 還練滿了!!)
    可是...可是神官又很重要(趕緊把軟趴趴倒在一旁的月兔墨抓起來)

    凌嵐 於 2010/02/22 10:08 回覆

  • TACO
  • 囧 我好像聽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我們副本好像沒有打的這麼帥氣啊~~(好吧這是小說)
    星你弱掉了啦!!不是還跟墨說有我在不用擔心的嗎=3=
    看起來讓人很擔心啊~~~(爆)
    阿希真的很帥,連撞向石頭也很帥氣....(喂)

    那個...衰弱不是瞬發嗎....
  • 打副本真的照遊戲的話也很刺激啊XD 不想想某星不是也橫衝直撞...


    本來想放心智....可是想說那扣MP跟魔防好像沒用......(滾走)後來想說扣防禦只有衰弱 就只能放了 就算他是瞬發我也無視(巴飛)

    凌嵐 於 2010/02/22 10:06 回覆

  • TACO
  • 如果真的是那樣那更叫人不放心XD (喂)
  • 超級不放心...(乾笑)

    凌嵐 於 2010/02/22 11:08 回覆

  • 瑤
  • 感想只有...
    "原來你們的礦坑打的這麼帥氣啊!!"
    墨有這麼虛嗎,我的印象怎麼好像都是很難死......(異草亂來時?)
    墨是很虛弱的少女...(默默蓋章)
  • 咪.... 其實墨以前打副本是真的很虛(掩面) 不要看他長大去異草這麼威...不過他不是少女啊Q口Q(趕緊擋下印章)

    礦坑真的打的過帥氣了嗎....那後面還有好多副本怎麼辦.....

    凌嵐 於 2010/02/23 00: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