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6

 

CWT35時小說已經完售,開放二刷預定。

 

2013/03/06

新增通販連結網址

 

 

2013/02/22 新增封面、特典確定稿、修正試閱

社團名稱:少爺和他愉快的僕人們

 

 

 

封面頁↑

 

終於要寫第二本小說了

 

預定目前已經結束 感謝各位~~~:D

 

這次的小說走向屬於打翻砂糖、甜死人不償命的歡樂本。

 

 

 

相關消息的更新處:

噗浪



 

有任何疑問可以直接下方留言或是私噗給我~~~作者只是毛茸茸軟綿綿的兔子 不會咬人的 所以請盡量問沒問題的~~>Y<

 


再來是本子資訊頁 請下收~~~

***

 

【刊物名稱】:Family

【CP配對】:弗雷×伯恩(雙子)+艾依×艾伯(小訓練生) (是分開兩對!!!一本小說兩種CP一次滿足)

【頁數】:104頁

【字數】:約35500字

【走向】:翻倒糖罐的甜死人歡樂走向(是連隊小家庭日常~~~)

【價格】:NT.250

【作者】:
小說:凌嵐
封面:浬
封底:凌嵐

【屬性】:女性向 R18

【內容】:小說本

【規格】:A5判

【特典】:書籤(4張)

 

 

 Family_frd_裁切  Family_bon-裁切-cmyk  Family_eva_裁切  Family_IZA_裁切-cmyk  

 

 

 

 

 

【文字試閱1】:

 

 

「趕快睡吧,弗雷特里西……明日還要好好操練那些體力過剩的小鬼們呢!膽敢趁著我想念伯恩哈德時,拿雪球朝我這丟。」翻過了身,沒有月光的夜裡,僅靠崗哨處的點點火光微弱地透入室內,望著窗外緩緩落下的雪花。

正當睡意悄悄地爬上眼簾時,身後傳來門把旋開的聲響,推開門扉的動作刻意放輕,似乎怕驚醒睡夢中的自己,來者身上熟悉的氣息與步伐,弗雷特里西心中的大石終於得以放下,露出一絲安心的笑容。

來者順著床沿而坐,凹陷的程度似乎又比過去還要淺些,這讓自己在心中暗自訓了頓對方。

指尖順著髮流滲入其中,因練劍而結起地厚繭磨過耳際、後腦,十分喜歡他那撫著自己紫褐色短髮的微涼掌心。

「睡了嗎?」熟悉的低沉嗓音,心底一股暖流正在體內蔓延開來,刻意偽裝自己仍在熟睡之中,只為享受著自己身為『弟弟』的特權。

隨著他的動作,漸漸地睡意再次爬上臉龐,緊繃的精神也漸漸放鬆,正當自己準備踏入夢鄉時,身後人卻突然收回了手,床沿也因主人的離去而再次恢復原貌。別於平日,今日伴著自己的時間十分短暫,貪戀他指尖的溫度,撐起身軀回過身拉住對方前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他甩上床鋪,雙腿跨開在他腰際兩側,將暫時走神的兄長壓倒在自己床位上。

「伯恩哈德,才回來就想往辦公室裡鑽?」翠綠色的眼眸中帶有幾分怒氣,語氣略有不悅地注視著他。

「醒著卻不吭聲?」微抬起頭望著與自己擁有相同眸色與面容的弟弟,伯恩哈德不甘示弱地回問。

「你明明知道,身旁沒有你的日子,我根本就無法入睡……」俯身環抱他的腰際,臉不斷埋入伯恩哈德地肩窩中,像隻貓般向許久未歸的主人撒嬌著。期盼已久的人終於平安歸來,貪婪地感受他的體溫、氣味與他的一切,直到對方發出一絲絲細微地悶痛聲時才停下動作。

望著伯恩哈德左前臂與右肩臂,染在墨藍色制服上的深褐色汙漬,破損處底下隱約可見布條繫在傷口處,不難看出處理傷口時有多緊急。

「又在我看不見你的地方受傷?」蹙起眉頭,望著那兩處的傷口不禁心頭一陣緊縮。雖然在消滅『渦』的任務當下,有皮肉傷在所難免,但自己十分厭惡那些魔物在他心愛的兄長身上留下傷疤,彷彿一次又一次告訴自己不能夠與伯恩哈德在同一個時空下,為完成兩人的夢想而奮戰。

指尖勾著領結緩緩向下拉動,扳開制服襯衫最上方的領扣,微張的雙唇含在伯恩哈德的耳際,雙臂穿過腋下環抱住對方讓他更加貼近自己,挪動著身軀好讓他能夠坐起,淡淡吻過他因失血與疲累而泛白的雙唇,不捨他身上所承受的傷,緊緊的抱著對方,彷彿一鬆開手就會失去他一般。

弗雷特里西很清楚明白自己並不是眾人所景仰與崇拜的連隊『聖騎士』,他所做的一切出發點都來自於伯恩哈德一個人。為了他一人,就算是他希望毀掉全世界,也在所不惜地為他完成一切,與其說他癡狂,倒不如說兩人的世界中就只有彼此。

雙生子的靈魂早在出生那刻起就是成對存在,在兩人升上B、D不同隊伍的小隊長一職,像是將他們的身軀撕開一分為二,直到現在弗雷特里西仍不能諒解上司的命令。

「弗雷……讓你擔心了,抱歉。」轉而用親暱的稱呼喚著他,掌心覆上弗雷特里西的短髮上再次來回撫著,拉起毛毯披蓋在他赤裸的上身,叮嚀著粗枝大葉的弟弟,「不要著涼了,你還要教導訓練生們。」

「不怕我哪天把頭髮留長頂替你出任務,或是剪短你的頭髮讓你去給那群小鬼們轟炸嗎?」
癟起嘴地盯著與自己擁有相同眸色的雙眼,行使在兩人獨處時才有的『弟弟』特權。自己像孩童般無理取鬧的模樣,只有在兩人獨處時還會展露,也唯有伯恩哈德,才能夠接受自己過度任性的依賴。

「你若是敢動我頭髮,就讓你見識一下比死亡還要深的黑暗……」指尖捏起他側臉頰,瞇起翠綠色的雙眼注視著眼前意圖不軌的弟弟。他的語氣中散發著威嚇感,看來眼前人將自己的話語信以為真,不禁打了個寒顫連忙解釋,「我不會真的這麼做,親愛的哥哥。」將捏在臉頰上的指頭拎離自身旁,淡淡的吻落在他蹙起的劍眉之間。

「不會就好,還有別老是在犯錯時喊我『哥哥』。另外,你很重,下去!」伸手準備推開他時卻被對方箝制手腕。

不明白為何兄長總是對自己喊他『哥哥』時露出厭惡的表情,『這明明就是個不爭的事實不是?』弗雷特里西心裡總是困惑著。

吻上箝制在掌心中的手背,細碎的吻順著右手臂方向如雨滴般落下,直到右肩臂上傷口處才停下。「把上衣脫下來吧,伯恩。幫你上藥消毒、換過紗布後,我才能真的安心。」喚著只在兩人獨處時才有的特有稱呼,指尖早已不安份地在他胸口前遊走,扳開制服大衣與灰色襯衫衣扣,不待主人的同意順著前衫滑入,帶有幾分惡意地輕撫著他精壯胸膛前的肉粒。

「今晚不行,弗雷。」悶哼一聲,伯恩哈德挪動著自己身軀,試圖想讓眼前情慾高漲的弟弟冷靜下來,但這般的舉動不僅沒能讓他撲滅慾火,反倒是惹起他的怒火。

「脫掉,不然我扯開他!」伯恩哈德外務的期間,日夜都像毒癮發作般難受,如今日夜朝思暮想的戀人終於盼得歸來,原本零星慾火漸漸擴大,正燒滅著弗雷特里西的理智。

「核發部已經在和我抱怨制服更換速度太快,這個月只剩這件配額,膽敢扯壞你試試看!」

「反正你身上這件本來就破損該換,真的沒衣服就關你在房間裡正合我意!」像是賭氣的孩童般吼著,若這樣就能夠將他永遠關在房內,若不外出任務便不會一次又一次見到他負傷歸來,自己真的認真的想過,但現實卻不允許自己這麼做。光是幾個月前,伯恩哈德染上風寒靜養不過兩天時間,就足以累計堆滿房間的公文量。

「弗雷特里西!」一掌朝向他的後腦勺拍去,壓在自身上侵略的動作雖然得以制止,但是有些心疼地看著痛得直彎腰的弟弟在哀嚎。

「好痛!伯恩你來真的啊……」感覺到有幾分像喝醉時的暈眩感,摀住發燙的後腦勺,似乎不能小看自己兄長的手勁。

感覺到手背上一只微涼的掌心覆蓋著,沒有道歉也沒有任何話語指責自己的不是,只是無聲默默地揉著發燙的傷痛處。前額靠上對方肩窩處,享受著伯恩哈德只會對自己展露的溫柔一面,在外人眼中他是個沉默、不苟言笑且嚴肅的小隊長,其實是個不善言詞、除了劍術外都很笨拙的可愛戀人。但自己從來不會想向外人解釋兄長的真實一面,因為這是只屬於自己的秘密。

雙臂再次環上伯恩哈德的腰際,低聲道:「伯恩,把衣服脫掉我才能幫你上藥包紮,不親眼確認你的傷勢,要我如何安心入眠,養足體力去對付那些小鬼?」緩緩地從對方身上慢慢退下,拉開床鋪旁的矮几抽屜,捧起擺放在抽屜中的木箱擺放在雙腿上,取出箱中的消毒藥水與紗布,回頭望著仍坐在床鋪上警戒的兄長。


似乎見到自己展現十足地誠意,伯恩哈德輕嘆了口氣,解開繫在胸口前歪斜的領帶,褪去制服大衣及襯衫,暴露在空氣中的軀體儘管結實,但不代表能夠抵擋在雪月夜裡凍寒的空氣。

失去衣物蔽體而微顫的雙肩,伯恩哈德似乎注意到自己的目光,而感到羞赧而別過頭去,他一切的舉動都誘惑著自己。輕笑了下繞到兄長身旁,由後往前地環抱著他眼前可愛的戀人。

「你……」

「怕我著涼,自己就不擔心受寒嗎?」毛毯無法包裹住並肩而坐的兩人,半強迫性地讓仍處精神緊繃狀態的兄長倚靠在自己胸膛上,鼻尖來回在他紫褐色微長的髮絲上遊走,火藥、血腥味及『渦』中獨有的氣味仍殘留在上頭,大概推敲出此次任務的艱難程度,他能夠只受些皮肉傷地全身而退,已經該感到萬般感謝。

解下兩處包覆住伯恩哈德傷口的布條,綻開的皮肉雖然已經去除魔物的毒性,但若是後沒有消毒完善仍會引起傷口發炎、化膿,弗雷特里西倒抽口氣後蹙起眉頭。「天啊,前線藥物有缺乏到如此程度,僅僅用衣服布條捆著傷口?該死的後勤竟然敢打混,就不怕我去上頭的辦公室告狀並大鬧一番嘛!這種傷口若不好好處理會有後遺症,要是讓我知道是F隊的哪批小鬼當班,非讓他們跑訓練場五十圈才可以!」

「這次……死傷過於嚴重,小隊只有一半的人數歸來,歸來的隊員重傷者十人,輕傷者超過三十,能夠有藥物處理已經該感謝後勤……」眼簾低垂,沙啞的嗓音緩緩吐露,伯恩哈德的語氣平淡地讓人無法察覺話主的情感波動。

他所想要掩蓋的情感卻無法瞞過自己,這讓弗雷特里西屢屢感到不悅,逝去生命的隊員,無一不為自己的犧牲感到光榮。然而,伯恩哈德卻總是認為犧牲是由於自己的督導不周而造成,背負對亡者的虧欠與愧疚,這對他並不公平……

「別老是把責任往自己肩上扛,他們都為自己的犧牲感到光榮,失去同伴的痛就讓我為你分擔,不准再皺眉頭了。」點過藥水,換上乾淨的紗布,打上漂亮的固定結後,囓咬起伯恩哈德的後頸。

「你把我也當成訓練生了嗎?」

「是把你視為我唯一的戀人好嗎,哥~。」將對方放倒在柔軟的枕頭堆上,再次欺上伯恩哈德身軀,具有侵略性的吻撬開身下人的唇瓣、貝齒,吸吮著他口腔中的氧氣,舌尖刻意地劃過伯恩哈德口中內壁,刺激著對方緊貼在底部的軟舌。

然而,為長期分別而感到寂寞的不單單只有弗雷特里西一人,感受到對方似乎禁不起自己一再挑逗,漸漸開始回應著自己的吻。

 

--待續--(之後詳見小說哩)

 

【文字試閱2】:

 

「慘了,結果整晚都無法入睡……」晴空般蔚藍的雙眼凝視著潔白的牆面,窗外傳來陣陣小鳥的輕鳴聲,與髮色相同的燦金色陽光劃破寂靜的黑夜,從地平線上冉冉上升。


「差不多也該起床了。」翻過身側臥在床面上,每天都會比預計時間早起的艾依查庫,凝望著對面熟睡中的身影,期待每日早晨的那一刻到來。


『嗶、嗶』微弱的機械聲響自對面床位旁的矮几上傳來,在睡夢中被叨擾的人兒翻動著身軀,棉被摩擦時的唏囌聲伴隨著如幼貓反抗時發出的鳴音。


一隻白皙的手臂自被褥裡伸出,緩緩爬向發出聲響的舊式機械鬧鐘,輕拍了下鬧鐘頂部的停止鈕,一抹纖瘦的身影從床鋪上坐起身,呆滯的橘金色眼眸似乎還無法對焦的遙望遠方。
「早安,艾伯。」雖然心裡明白這樣的問候聲傳不進對方耳中,艾依查庫仍揚起嘴角迎接美好的早晨到來。


「嗯……」搧了搧修長的黑色眼睫,終究敵不過睡意的眼簾再次拉下,傾斜的身軀再次倒向柔軟的床鋪上,沉沉的踏上前往夢鄉的旅途上。


「唉,艾伯低血壓的毛病何時才能解決?」搔搔腦後的髮絲,艾依查庫輕嘆口氣。


自幼在大宅裡服侍的主人,早已習慣他這樣的習性,原以為褪下領主之子的身份加入連隊後會有所改變,怎麼樣也沒料到艾伯李斯特卻是變本加厲。


感覺到瀰漫在空氣中刺骨的寒氣,單薄的白色夜衣根本不足以禦寒,艾伯李斯特不斷縮緊身軀,再次鑽回溫暖的被褥之中。


「喂,艾伯你不要鑽回去啊!再不起床會趕不上晨訓,會讓弗雷特里西教官狠狠操練一番,醒醒啊。」趕緊坐起身捉住對面床位上的棉被,想將其抽離他身軀時卻讓對方搶先一步,曲起的身軀不斷將棉被捲起包裹在身上,僅露出頂部幾束黑曜色的柔絲在枕頭上。


踏上床板跨坐在捲曲如蟲蛹的艾伯李斯特身上,捉緊棉被的邊角奮力向後拉扯,抵制自己的力量不及自己,將剝離他身軀的棉被抱在懷中,艾依查庫癟起嘴。「明明平常就很守時守規矩的人,卻在這時候這麼難叫醒……」看著身下不斷想鑽入枕下的身軀,僅存的理智線似乎在腦中傳來斷裂的聲音,拋下懷中的厚重棉被。


「弗雷特里西教官說,若是遲到的話要弄南瓜粥、南瓜三明治和南瓜全餐給你吃,艾伯。不想吃的話就趕快清醒梳洗,快要遲到了!」抓起不及他身軀一半大的枕頭扔下床,扣住對方手腕高舉壓制在床頭,身軀因寒意而微顫著,蹙起的眉心不斷鎖緊,艾伯李斯特發出微弱的抗議鳴聲。


雙頰上透著粉嫩的紅色,黑曜色的髮絲柔順的覆蓋在側,襯在偏白的肌膚上顯的格外好看,細緻的五官沒有鏡框的遮掩更顯清秀,艾依查庫凝望著他的睡顏,將催促他清醒一事完全拋諸腦後。


「嗯嗚……艾依查庫?」不斷叨擾自己睡眠的聲音突然漸小,疑惑的微睜開眼,低下的血壓讓自己無法思考,只是呆愣愣地望著跨坐在自身上的艾依查庫。


寒冬的低溫,使微張的櫻色薄唇吐著白色霧氣,讓人不禁想要湊上去品嘗那張透著微甜色彩的唇瓣。平時摯友那張稱的上『漂亮』的面容,今日卻更加令自己心動,心臟劇烈的跳動聲在耳邊震盪。突然憶起昨日碰巧撞見的情境,不斷吞嚥著自己的唾液,下身傳來的炙熱感讓原本堅定的理智開始動搖。


「艾依查庫……?」感覺壓在自身上的重量險些讓自己透不過氣,反射性地想推開對方,卻發現手腕讓對方壓制在頭頂,艾伯李斯特再次輕喚著。


俯身緩緩湊上自己的雙唇,艾伯李斯特微溫的氣息吹向艾依查庫的臉龐,緊張與興奮感兩者交織在一起,凝視著他尚未清醒對焦的雙眸,正當兩人距離僅剩不到二十公分,前者發出的疑問讓自己的理智瞬間拉回,頓時時間猶如被凍結般停滯,橘金色的眼瞳裡倒映著自己那難掩的驚愕模樣。


「你壓在我身上要我怎麼起床……」沒有被箝制的左手揉著眼窩,慵懶的語氣反應著聲主不情願起床的情緒。


「啊、啊哈哈,艾、艾伯你醒了?」艾依查庫尷尬的笑著問,立刻從床鋪上翻下身,托起眼前人的腰背讓他再次坐起,捧起擺放在矮几上的黑色眼鏡,遞給艾伯李斯特。


「嗯……」並未立即帶上從他手中接過的眼鏡,意識仍在遠方漂泊,似乎在抗拒將它拉回現實,搖晃的身軀向一旁傾斜,靠進艾依查庫懷中。


隔著夜衣單薄的布料感受對方溫度,微溫的肌膚讓自己舒適不已,柔軟的髮絲伏貼在自己胸前,滾燙的血液不斷在體內中沸騰,直到艾伯李斯特再次闔上眼簾時才拉回自己的意識,不斷輕拍對方的雙頰喚著他。


「艾伯,我去……去幫你拿毛巾過來梳洗……」扶穩懷中仍半夢半醒的身軀讓他靠上床頭,端起擺放在艾伯李斯特雙腿間的鏡框為他帶上。


像是做了壞事害怕被責罵的孩童般逃離現場,離開前還不忘回望了下身後人的情況。一樣的早晨卻有著不一樣的感覺,長久以來不變的相處模式,如今卻多了幾分情慾,艾依查庫用力撥亂著自己捲翹的髮尾。


『我到底在做什麼?不是已經決定要把單戀艾伯的秘密帶到棺材去,剛剛卻差點因為衝動而吻了他……』

艾依查庫長嘆了口氣,把一切不該浮出的情感歸就於讓自己失眠的兩位長輩。

 

--TBC (詳見小說)

 

 

 

附帶:

自婊自己的打文途中↓ 對不起作者腦袋壞了wwwww(請另開視窗)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