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loon Flower  CWT31感謝賀禮

 

略有茨組+閃伯閃 主犬眼鏡

 

基本上...其實連R15都不到了Orz(小說內肉吃太多 偶爾吃吃菜吧)

 

 

影世界--

 

死亡,並非是人生旅途的終端。

 

灰濛的天空沒有陽光,死後的世界並非都是荒蕪一片,座落在墨黑色樹葉、灰白色樹幹森林中的洋房,二樓的位置透著燭光。

 

捧著懷中的策略文獻沿著窗台而坐,目光卻是落在遠方的青年輕嘆著。略為中性的清秀五官、纖細的雙肩,高雅的氣質有別於一般人對軍人的粗俗印象。

若有所思的青年似乎沉浸在自己思緒世界中,沾著水氣的漆黑短髮伏貼在兩頰及雨水打濕了墨綠色軍外套,卻絲毫沒有打算關閉窗戶的意願。

直到一條鬆軟的毛巾覆蓋在自己頭頂時,青年的思緒才拉回了現世,橘金色的眼眸順著一旁身影的腰部往上,雙頰略微凹陷、擁有灰褐色短髮與墨綠色眼眸的中年男子正直視著自己。

來者曾是將自己從魔物手中救出,最尊敬的前輩與劍術導師-伯恩哈德,闔上懷中書本禮貌性地向他行禮。

「死後的世界並非不會受風寒,艾伯李斯特。」關上窗,儘管對方已經是二十餘歲與自己相當身高的青年,仍像是溺愛孩子地父親般輕揉著他髮絲上的毛巾。

「伯恩哈德先生……」不討厭他揉著自己髮絲的動作,一股懷念的感覺漸漸浮上心頭。

「許少見到你如此失神的模樣。」

酸澀的微笑掛在標緻的面容上,只是淡淡吐露「讓先生擔心了。」的簡短字句,按住正揉著自己髮絲的掌心,艾伯李斯特別開了目光。

一眼便看穿他顧做沒事般對自己展開笑容,伯恩哈德只是輕嘆口氣,伸手解著他軍外套上銀白色衣扣,無視對方不斷阻止自己動作的雙手攔阻。

「因為記憶?還是艾依查庫?」

像是刺穿心臟的劍刃般精確又銳利,停下反抗的動作,問著:「伯恩哈德先生……,您對弗雷特里西教官的記憶恢復了多少?」

房間內頓時只剩下雨聲,褪去他濕透而變得沉重的軍事外套,伯恩哈德選擇用沉默回應。生前記憶恢復與否一切依照主掌自己靈魂的聖女之子意願,無法恢復記憶的另一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卻無法將自己的心情與記憶和他分享。

自己是,眼前的艾伯李斯特也是,兩人相似的程度至今仍讓自己難以置信,同樣身受此苦的自己無法成為指點他的導師,伯恩哈德抿起唇瓣。

「這一切必須遵照大小姐的意願,無論弗雷特里西是否記得,他仍永遠是我的半身、摯愛的戀人。」雙臂環抱住艾伯李斯特的後頸,讓對方的前額輕靠在自己胸前,指尖滲入他黑色的髮絲之中,「在我面前可以不用在故作堅強,我明白你心底正在淌血。」遙望窗外遠方的景色,弗雷特里西與艾依查庫兩人的相似程度不下於自己與艾伯李斯特,每當見到自己的半身投以單純兄弟情感,原本無盡的痛無人能解,如今卻是自己過去的學生最能理解。

「與艾依查庫維持普通朋友的關係……只有單方恢復的記憶,隨著時間增長而變的痛苦……」在伯恩哈德面前,偽裝沉穩的成人根本毫無意義,聲音漸漸哽咽,支撐心靈的防禦城牆正在崩落,隱藏在深處的脆弱情感正一點一滴地被挖出。已經不知道失眠多少個夜晚為等待艾依查庫任務結束歸來,疲憊的身心讓自己難以思考,像個孩子像父親撒嬌般,艾伯李斯特將身體的重心轉嫁在對方身上,冰冷的心因為對方的體溫而稍稍暖和些。

突然房門被外力撞開而飛進房內,破碎的門板木屑飛散在空中,收回『犯罪的右腿』踏入書房之中,瞇起澈藍色的眼眸直瞪著伯恩哈德,一個箭步上前拉住艾伯李斯特的右上臂讓他靠向自己腹部,顧不得他身旁的前輩目光便直接朝向他唇瓣吻去。

眼瞳頓時緊縮如細針地直盯著吻住自己的身影,舌尖順著唇齒間的空隙無預警滑入,無法掙脫艾依查庫緊捉住自己的箝制,只能任對方將自己困在玻璃窗與懷抱之間。

 

識相地帶著微濕的毛巾步出房間,正藍色的身影正倚靠在長廊牆面上,翠綠色的眼眸中倒映著自己的身影,一抹微笑掛在對方面容上。原本環抱在胸前的雙臂突然鬆開環住自己,前額輕靠在自己肩頭上來回磨蹭著,伯恩哈德不解地直視著突然這般異常的弟弟。

「弗雷特里西……?」不解的望著自己靈魂的半身-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只是眨了眨眼。

「你一定要這麼悶騷嗎,我親愛的戀‧人‧哥‧哥?」

「恢復記憶了?」聖女之子所蒐集的記憶碎片不足以恢復除了自己、艾伯李斯特及里斯以外的人,伯恩哈德有些疑惑地問著,雖然心中帶著幾分祈望但卻不敢奢求這樣的期盼成真。

「沒有。」搖首,果斷地回著他的話語,「不過,至少我能確定靈魂深處的呼喚不是騙人的,無可取代的半身以及摯愛。」輕叼住伯恩哈德耳鼓上的銀色飾品,覆蓋在他耳邊輕喃著。

心中平靜的湖水點起陣陣漣漪不斷擴大,揚起若有似無的微笑,伯恩哈德輕拍著與自己相同顏色的髮絲。

 

 

「唔、艾伯你怎麼可以用書背打我!」摀著刺痛發燙的後腦勺,不禁彎下因疼痛而彎下腰際的艾依查庫低聲哀著。

明知艾依查庫對於自己沒有任何記憶,如今卻做出這番舉動令自己十分錯愕,手背抹去唇瓣上的觸感,深怕自己因為那樣的依戀而動搖,雙頰並非氣憤而紅潤。艾伯李斯特繞過他身旁正準備朝向門扉方向離去時,卻被對方由後往前地環住腰際,無法掙脫的擁抱並非真的無從推開,打從心裡的期望限制自己的動作。

「如果只是一時迷失情感就請把手放開,艾依查庫。」結痂的傷口彷彿再次被刀刃劃開般,胸口傳來的疼痛令自己疼痛不已,努力隱藏著自己的情緒,艾伯李斯特淡淡地吐露著違背內心的話語。

我的歸處始終只有你的身旁,我愛你……艾伯,當初我誓言過無論是被連隊或是世界拋棄,我都會在你身邊。」環住他的雙臂漸漸加重力道,深怕鬆開手就會再次失去對方般地緊抱著,澈藍色的眼眸流露出懇求的情感注視著艾伯李斯特。

「大小姐告訴你該這麼說的嗎,艾依查庫?」

「是大小姐讓我填補了記憶的空缺,雖然恢復的記憶僅僅片刻,但已經足以讓我確信對艾伯你的感情了。」讓對方回過身轉向自己,不斷將臉埋入艾伯李斯特的肩窩處,燦金色髮尾不斷騷著對方地面頰。

「言下之意是如果不是因為恢復記憶……你就可能愛上其他人是嗎?」如同冬雪般冰冷的眼神直視艾依查庫,肩臂不悅地頂開了對方的擁抱,再次邁開步伐朝向房門口處前進。

連忙攔阻他的動作卻換來雪白色的荊棘電流,見他如此氣憤的模樣,艾依查庫頓時慌亂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嘖!艾伯你就不能聽我解釋一下嗎?」一把將他攔腰扛起,朝向一旁天鵝絨製的沙發軟墊上,壓制住艾伯李斯特的雙腕將他壓在自身下,低聲吼著不斷反抗地身下人。

「鬆手並離開我身上,便聽你解釋。」

「不要,你會趁勢逃跑……」

『艾依查庫何時變的如此機靈?』艾伯李斯特心想。

輕嘆了口氣,放棄反抗的動作任著對方再次緊抱著自己地身軀並將臉埋在自身胸膛上。「是何時恢復,又為何現在才有所舉動,艾依查庫?」指尖滲入他燦金的髮絲之中,順著髮流方向慢慢梳理著他的髮絲,猶如大型犬隻般柔順的燦金的毛髮與自己記憶相同,令人懷念的觸感讓艾伯李斯特原本冰涼的心靈漸漸溫暖起來。

「其實早在里斯前輩恢復記憶沒有多久,大小姐就將殘餘的碎片轉交給我,但是片刻的零碎記憶讓腦袋一下太過於混亂,一直不敢確定是否是因為我的幻想所導致。艾伯過去與伯恩哈德前輩就十分要好,所以剛才看見伯恩哈德前輩抱著你我才會失控……艾伯你是我的,我不會將你讓給任何人!」抬起首直視著他的面容,艾依查庫堅定的回著。

帶著苦澀與依戀的吻落在他的前額,高傲的自尊心讓自己無法向他示弱地先行表白,已經不知道期盼多少個夜晚,能夠像這樣傳達自己的心意給他,艾依查庫淡忘自己一事又何嘗不為此感到恐懼?

回應著艾伯李斯特的吻,單臂環上對方後頸地擁吻著,帶有些侵略性的舌尖不斷搔著他口腔的壁膜,掌心不安份地扯開他微濕的白色襯衫,扣子順著沙發軟墊滾落地面。直到懷中人近乎缺氧而拍打著自己雙臂時才鬆開了口,打從心裡渴望著對方,艾依查庫像是失控的野獸般啃咬著他白皙的頸部肌膚,順著鎖骨向下吸吮著他胸前的小粒。

久未燃起的慾望正在兩人之間點起,仍存有幾分理智的艾伯李斯特一把捉住了他燦金色的髮絲,似乎有些惡意地將與自己身軀拉開一小段距離。「我有允許你這般如同侵犯地粗魯舉動嗎,艾依查庫?」

「唔……你這跟把肉放在我嘴裡在拿走有什麼分別,艾伯?」艾依查庫哀怨地望著捉住自己髮絲的身下人。

一記反身將艾依查庫壓在自身下,劈開雙腿跨坐在對方腰間,修長地指尖勾起他相交於胸前的皮帶,一抹帶著複雜意味的微笑正掛在艾伯李斯特地面容上,淡淡回著:「你該做的是服侍我,而不是咬的我全身傷,艾依查庫。」

「遵從你的意思,我永遠摯愛的主人-艾伯李斯特‧巴爾茲。」艾依查庫咧嘴地笑著。

 

 

 

---END

 

 

後記---

 

感謝各位CWT31前來!!真的是感動得都要哭泣了我(土下座)

 

當天因為還有COS活動所以其實都沒有在寄攤的朋友攤位上真的很抱歉……

(真的是超麻煩懶懶 超不好意思 慚愧反省中)

 

這篇算是自家目前的情況所寫的XD……(伯恩R3、艾伯R4、里斯R1然後才是艾依R1)所以順序上有點點維妙就是

 

小說內已經寫的太嚴肅,所以送給各位的感謝禮就不要那麼嚴肅的內容了QUQ

狗狗很可愛,R4真的很痛(兩隻都是)所以影世界就讓他們歡樂點吧!

 

以上

 

附上一小段因為狗狗的興趣實在是不忍吐槽他這樣的興趣果然是抖M犬啊(!!

 

(下收 是做完之後的隔兩天)

 

-----

 

翻著書頁,對於正捧起艾伯李斯特小腿仔細擦拭的艾依查庫,前者卻絲毫沒有反應。

「喂……我說你啊……生前當小跟班,現在死後變成大跟班還幫他擦鞋,你真的是奴性不改啊?」阿貝爾將手中的寬劍扛在肩上,帶著幾分鄙視的眼神注目著他。

「能夠把艾伯的鞋子擦的閃亮,還能夠趁機捧著艾伯的小腿來回地撫摸,有何不好?」沾著鞋油繼續替對方擦拭著,艾依查庫甚至開心的哼著歌曲。

無奈他這般被虐狂的心態,阿貝爾快步地離開朝客廳方向前去,擦拭著自己的武器。

「下次……不准做過頭。」書本半掩著自己的面頰,艾伯李斯特低聲抗議著。

「因為艾伯實在是太好就……」艾依查庫尷尬地笑著。

 

 

--------

 

狗好像都有戀腿或戀腳癖呢(X

然後艾伯會毫無反應地任狗擦鞋是因為他根本就不想動痠痛的不得了XD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