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9

已完售,不會再開嚕~

 

2013/03/06

 目前極度少量殘本

二刷完售後將不會再開三刷。

 

2013/02/12

 

二刷資訊 若想單買的話請在最下方附註就OK了~(EX.附註寫說『我只要這本不要新刊』,當天您只會購買到這本不會有新刊的:D)

 

2013/01/03

目前籌備第二本小說中,會在印量調查及預定頁時詢問是否第二次刷~~

請注意新的小說資訊頁會在近期整理好:)~~

 

2012/08/13 更新

通販資訊如下

 

若有興趣通販者請至 露天拍賣 (目前已完售)

 

謝謝~~~

 

然後CWT31感謝各位的購買,請記得來這邊吃甜點XD

 

------------------------------- 

 

 

UL小說封面-CMYK(圖層)-修1  

 封面終於好了~~~喔喔喔 感謝浬~~~艾伯你好美啊啊啊啊!!!!(亂叫(請無視我))

 

終於到了正式要放消息頁哩~~~

雖然主題很雷>__< 不過還是感謝先前填寫印量調查各位的支持喔喔喔喔~~~~

由於目前只有寄攤... 所以預計是以多少人登記就印多少本喔QQ~~~ 現場的本數應該很微量
就請各位真的有意願的就戳他吧!!!!

以下是資訊更新的消息處:


廢噗很多吵死人不償命的噗浪


資訊會很雜的巴哈

 

有任何疑問可以直接下方留言或是私噗給我~~~作者只是毛茸茸軟綿綿的兔子 不會咬人的 所以請盡量問沒問題的~~>Y<

 


再來是本子資訊頁 請下收~~~

***

 

【刊物名稱】:Balloon Flower
【CP配對】:艾伯總受+犬眼鏡
(前半段都是艾伯被老將軍被老牛吃嫩草的微虐H,中期與後期才是犬眼鏡唷!!!注意喔喔喔喔喔!!!!!!!!!!!!!!!)
(被吃嫩草的艾伯好萌(這人有病)(被EX精密掉)

【頁數】:104頁
【字數】:約3萬6千字

【走向】:半甜半虐(啥米鬼)

【價格】:NT.250 + 運費 NT.50
【作者】:
小說:凌嵐
封面:浬

【屬性】:女性向 R18

【內容】:小說本
【規格】:A5判

【特典】:明信片兩張(不同樣式)

 

【文字試閱】:

 

試閱1--

隨著侍僕的離去,房間內再次回到兩人獨處的時光,艾伯李斯特繼續翻著書頁。靜謐的時光,有著艾依查庫在身旁伴著自己看書,這般的感覺彷彿回到兒時大屋的生活,自己很喜歡這樣的時光。

沒有重逢時的感動火花,對方平淡的反應讓艾依查庫十分不悅。

「艾伯,少看書本一眼,看我行嗎?」順手抽走書冊,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臉龐,細碎的吻落在艾伯李斯特的前額、鼻梁和臉龐上。

「報告上不是顯示還需要一天?」掌心按住艾依查庫的前額,將他稍微推離自己,橘金色的眼眸直視著他。

「交付任務後就連夜趕回,而你卻只盯著書看。」沿著躺椅的邊緣坐下,從茶几的抽屜中取出乾淨的擦槍布,拆解著槍枝,擦拭著被煙硝所燻黑的槍管。

「我想要看完它。」伸手卻撈不回被對方高舉的書本,只能眼睜睜看著書本被拋向遠方,但卻沒有因為他這的任性舉動而動怒,反倒覺得他像孩子一般地向自己撒嬌。

身子微微傾斜,以艾伯李斯特的雙腿為枕,艾依查庫將頭枕在上方,享受著這唯一屬於自己權力的任性,而眼角餘光卻注目著茶几另一端擺的擺設,那呈現星狀綻開的紫藍色花朵成束地插在瓶中,下方擺放的信封尚未拆開,娟秀的字跡與拆封處簽上的屬名,推斷應該是名女性。

「仰慕者送的嗎?」以往那些仰慕者的信件向來都是艾依查庫替他處理,雖然對送信者的有失禮儀,但隨著艾伯李斯特的名聲在帝國漸漸遠播,偶爾也會出現幾位行為偏執的女性。過去就曾有過信件中參雜著奇異的粉末、頭髮甚至是具有危險性的毒針......等等,讓艾依查庫從此對這些信件不敢大意。

伸長了手,拿起一封信,閱讀著上方的文字,而那簡潔的一行字便說明了自己仰慕者的心意,但這行字卻讓艾依查庫十分不滿。

『獻給,我永遠的愛。』

屢屢拆開信件後都會見到他這般神情,艾伯李斯特像是安撫著他一般地撫著那微捲的燦金色髮絲。

「這花過去大屋外也有種植,味道上挺雅緻的;另外,我已請人送回禮並回絕了她的心意,所以別再露出那種表情了。」

「卡片上都是香水味,鼻子快要被燻到壞掉。」隨意將卡片撕碎灑向空中,艾依查庫依舊心聲不滿地發出煩躁的細碎聲。

「貴族間,女性身上的薰香代表著身份地位,這應該是某一位將軍的千金吧?」

「該死,席道爾那老奸巨猾的傢伙到底打著什麼樣的算盤?明明以前同樣身處前線,現在卻演變成上司留在帝國,護衛卻被送上戰場。無法保護和獨占艾伯你就算了,還讓那些女人像發情的貓一般對你頻頻示愛!」

「『以絕對忠心服從古朗德利尼亞帝國,以軀體為盾、以力量為矛,保衛國土擊退外來侵害--』」

指尖點住了他的唇辦,「夠了,艾伯!我說過這東西,只有在你能安全時他才有我保護的必要。」
「當心隔牆有耳,艾依查庫。」身體向前傾,俯身望著腿上的艾依查庫,不料對方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住自己帶著櫻色的雙唇。

任憑對方吸咬著自己的唇辦,相隔數個月的思念,也並非只有艾依查庫一人想要著對方。

纏綿的吻讓艾伯李斯特一時無法招架而產生昏眩,因缺氧而脹紅的雙頰讓艾依查庫想要他更多,暫時鬆開口讓對方得以有喘息的機會,緩緩舔去他唇邊的銀絲。

擦拭到一半的槍管與擦槍布雙雙滾落地面,舌尖舔著艾伯李斯特的手指、手腕和前臂,掌心不安分地揉著他的腹部、胸膛。

「停手,艾依查庫。現在不行…」他搓揉的動作勾起了自己數天前的記憶,背叛艾依查庫所做出的交易,那份罪惡感正斥責著自己,艾伯李斯特正想抽回自己的手,卻被他一把抓住。

 --待續請見小說--

試閱2--


艾依查庫歸來後三日,難得放晴的天氣,正是召開例常性政戰會議的好日子,和煦的陽光落在帝國首都,讓接獲通知的將領們紛紛出席著會議。

圓形的會議中心外絡繹不絕,白色大理石砌成的外牆,無數雕花的牆面,6.75阿爾雷(約9公尺)的石柱高聳在迎賓階梯的終點,紅色的短絨地毯自走廊盡頭一路延伸至大廳,位在會議中心深處,厚重的酒紅色雙開門扉上方掛著『進行中』的小牌。

陽光沿著穹頂上的天窗透了進來,印著光線的彩繪玻璃,讓潔白牆面彷彿畫上了畫作一般,水晶吊燈高掛在會議圓桌上方。

奢華的會議廳內,數十名年莫半百的將領們沿著圓型的石桌而坐,肩上的徽章代表著身份地位與權勢,合計二十餘顆的星型徽章,間接透漏了會議的重要性。

所有人目光無一不是停留在懸掛佈兵戰略圖的牆面,數字背後所代表的意義,是一條條士兵寶貴的性命,圓桌右側的文官們交頭接耳,議論著這次的戰略方針。

「各位有疑慮便可隨之發言,別在那竊竊私語。」坐在主位上的是位年約五十餘歲的男子,也正是此次會議主席-席道爾,把玩著手中的鵝毛筆,似乎蠻不在乎的模樣。

隨侍在側記錄的艾伯李斯特,目光搜尋著每一份文件,『補給糧食』、『路線規劃』、『時程規劃』……等等的資訊散落在桌面。

直到目光落在最遠處停下,伸手取出擺放在最底層的文件,仔細的搜尋艾依查庫所編列的位置。
所有的人員都重新編制,正如自己所託的方式更新,但唯有一人的名字沒做更動-『艾依查庫』。

仍是編列在前線的灘頭部隊名單,甚至較原先編列的師隊更加危險。

為了後方部隊能夠順利推進,灘頭部隊的成員總是要為他們開啟勝利大門而犧牲自己,雖然並非是全性的被殲滅,但有去無回的比例較其他隊伍高上數十倍。

『席道爾……』瞇起橘金色的眼眸,神情上仍保持平日的冷靜,但牙根正暗自磨擦著,神色自若地將名單塞入堆疊的眾多文件之中,繼續抄寫著其他文件的要點。

「您是腦子在戰爭中打出洞來了嗎,席道爾將軍?您將這麼重要的開端,交付一群毫無經驗的新兵身上,帝國的資源以及士兵的性命都是相當珍貴的。」統制派之中的准將帶著極盡譏諷的語氣,指尖不斷敲著石桌上的報告。

面對對方的冷嘲熱諷,席道爾毫不理會,只是悠悠然地回著:「小看年輕人的能力,可是會被革新的洪流沖走呢。」

「哈哈,那我們就來瞧瞧到底是誰會被沖走!烏合之眾的兵團也想打贏魯比歐那的軍隊?別讓我們笑掉大牙!」統制派的將領們為此哄堂大笑著。

「別忘了,我身旁的巴爾茲少佐,不久前才剛打贏戰役,凱旋歸來而已。」身體重心轉移到椅背上,自信的笑容掛在臉上。

一個半月前,戰場前線的捷報便是由艾伯李斯特所帶回,報告記載著他當時高明且精準的誘敵之術,豈是在場的將領們所能夠匹配的?

想起這艾伯李斯特的事蹟,原本口出惡言的准將頓時啞口,只能自認理虧地閉口,低頭不語。
「名單中可沒有你口中得意的巴爾茲少佐喔,席道爾將軍。」翻著配置名單,統領派的核心人物之一-卡頓單手托著自己略微垂下的面皮,語帶輕挑的反駁著席道爾。

「卡頓長官,政治局無權過問戰略會議的決議吧?」坐在左方角落的擴大派大佐問著。

「但是有權提出和戰的意見吧?少了貝琳達將軍率領的部隊,這場戰役跟本就是在浪費帝國的兵力。」卡頓隨手將文件拋向桌面,對於武官的指責蠻不在乎。

武官們群起激憤的拍桌起身,「你們文官們,跟本就是成天靠紙筆作戰的懦夫!」

衝突一觸擊發,兩派人馬為此爭吵不休,一來一往的辱罵聲不斷擴大,不少將領為此氣的面頰脹紅、身軀顫抖,作勢要衝上前去和對方扭打一般。

「若將軍們繼續為此爭吵不休,不如先行散會,他日有決議再行表決?」放下筆桿,微抬下顎直視著眼前近乎情緒失控的將領們,艾伯李斯特淡淡吐露著話語。

撐大鼻孔哼氣、額角浮筋,眼中佈滿著血絲是在場不少人共通的模樣,將領們不分派系,室內全數的目光都落在艾伯李斯特身上。「你不過就是席道爾身旁養的一條狗,立幾次功就囂張起來啊!」
突然一陣槍聲劃過正對著艾伯李斯特大聲咆哮的上校側臉,會議上頓時鴉雀無聲。

「抱歉喔,如過是狗的話在這兒喔,我可是巴爾茲少佐所養的軍犬呢!」單腳踏在二樓的石製欄杆上,槍管尖端冒著白煙,一把來福槍扛在肩上,艾依查庫咧嘴的笑著。

「羅斯帕爾德大尉,請注意你的禮節。」艾伯李斯特雖然口中正斥責著艾依查庫,但略揚起的嘴角,卻透露了自己的本意。

「下次我會禮貌些,艾伯。」從二樓的欄杆邊一躍而下,正好落在會議桌正中央。
「你這是叛國,意圖謀殺帝國的將領!」一旁的統制派將領們驚呼著,食指不斷地指著艾依查庫發抖。
艾依查庫雖有『軍犬』之名,卻是『瘋狗』之實的名聲早已遠播,各種失控的行為早已發生無數,面對那份指控根本不為所動,自己深知那些不過是維護自己威信的叫囂罷了。

隨著身後人群的指責聲浪漸漸擴大,艾依查庫不悅地回過身,把玩著手中的來福槍微抬起下顎斜視著問:「是哪隻眼睛看見我意圖謀殺,若不是你們吱吱喳喳的吵不停,我也不用來維護會議秩序吧?」
「艾依查庫,你這樣確實有失禮儀。今日的會議仍須有決意,反對的將軍們可以先行離開。」如同記名投票,不願表態立場或擔當責任的將領們依舊留在原地,僅有卡頓及部分追隨者離席。

「看來大家已經有了結論,今日會議便到此為止,散會。」滿意的笑容掛在席道爾臉上。

  --待續請見小說--

 ---------------------------

 

被我亂改完的小說封面www(被揍)

 封面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