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篇~是小短篇XD!可是字數卻意外的多

 



看似寧靜的午夜時分,卻有著不平靜的家庭…

加斯洛城外不遠處的森林裡,一幢矮房坐落在森林的中央。平坦的草皮看得出平日有人細心的修剪著,微亮的燈光自矮房的窗戶中透出,隱約可見兩個人影在房內。
嬌小的男孩懷中抱著水藍色的棉被與枕頭,純白色及膝的睡衣下白皙的雙腿因夜間的低溫而微微的抖動著,黑色及肩的長髮披散在後,黑色的雙目不斷地盯著床鋪上的另外一位少年。
「為什麼今天是亞你在…,墨大哥呢?」語調中明顯可以感受到男孩的不滿,嘟起小嘴的他將頭埋入了懷中的枕頭之中。
短翹的黑髮以及別於男孩的瞳色的咖啡色雙眼,一名年約十二、三歲的少年回過了頭首。
「今天墨哥哥有事情要在外過夜,所以不會回來…。」情緒與語調沒有太大的起伏,亞闔上了手中厚重的書籍。
「那為什麼亞你在墨大哥的床上…。」
「房間只有一張雙人床…,而且我一直都睡在這不是?」亞不解的眨了眨眼,望著在房門口的他。
「唔…。」找不到任何話語可以反駁他,殘苑自願理虧的低下了頭首。
「苑要一起睡嗎?」拉開了棉被,亞輕拍著身旁的床鋪。
「不要!墨大哥不在我也、我也可以自己睡。」猛搖著自己的頭首,隨後轉身朝著走廊對面的房間走去,似乎帶著幾分怒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時相當用力地將門甩上。
見著他用力地甩門,亞不禁嘆了嘆氣。
「苑…還是這麼討厭我…」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翻過了第三十頁的書頁,揉了揉自己疲憊的眼眸,將床頭上燃燒的燭火用蓋子熄滅後,月光投入房間中使得原本應該漆黑不明的房間多了幾分的照明。原本擺放在大腿上的書本已經轉移到柔軟的枕頭上,拉上了棉被,調整著自己的床位與動作後,亞闔上了自己的雙目。
寂靜的夜,平日在自己身旁的體溫如今卻是冰冷的空氣,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這樣獨自度過的夜晚,仍然無法習慣這樣的感覺;翻過了身,亞望著紗簾外的明月,祈禱著自己所盼望歸來的人兒能夠早些歸來。
「墨哥哥…。」平日隱藏在心中的那份寂寞與孤獨感,總是在這樣的夜裡一點一滴的流露出來…。
夜晚的氣溫相較於晝日時來的低迷許多,但心靈上的溫度卻又遠遠低於夜晚的氣溫。
側身曲著身子,又是一個難以入睡的夜。
突然一個冰涼的指尖輕輕點在了自己的面頰上,似乎開起了他反射性防禦動作的開關似的,淡藍色的氣流微繞在亞身旁,彈開了那點在臉龐上的指尖;翻過了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他壓制在地面上,抽出藏放在被褥中的法杖架在身下人的頸邊。
「是誰…,為何要闖入我家?」看不清身下人的面容,讓亞更提高警覺。
「好痛…亞你的歡迎式越來越激烈了…。」揉了揉因被壓制在地面時撞擊的後腦勺,瞇起了黑色的雙目。
「墨哥哥…?對、對不起…。」聽見讓自己心安的嗓音,亞趕緊挪開了自己的身子將他拉坐起身。
「沒關係,…是我不該捉弄你的。」輕拍著他的臉龐,御墨回了個笑容給他。
「墨哥哥不是在考試而趕不回來…?」跪坐在御墨身旁的地面上,輕揉著他的背膛,亞眨了眨咖啡色的雙眸不解的問著。
「因為大神官大人在考試時詢問有沒有自願者,想到你跟苑在家會很寂寞,我就一個自願所以就提前考完回來。」指尖撥弄著亞捲翹的髮絲,自己雖然沒有感受到,但自己溫和的笑容總是能夠驅散他的不安與寂寞。
「墨哥哥…。」面頰上掃過一層緋紅,前額輕輕靠上了他的肩臂上,環住了他的前臂。
「我先去洗澡換上睡衣,亞你累了就先睡吧。」輕撫著他的背膛,一個淡淡的吻落在他短翹的瀏絲上。
「我幫墨哥哥刷刷背吧,墨哥哥考完試趕回來比較累。」鬆開了環在他前臂上的手站起了身,朝著衣櫃的方向走去。拉開了衣櫃的門板,將吊掛在衣櫥中的睡衣及毛巾取了下來,抱在自己懷中。
「不用麻煩了,亞…你已經洗好澡這樣會弄濕衣服,到時後感冒可就不好了。」站起了身準備伸手要將他抱在懷中的睡衣與毛巾取走時,亞卻意外的別過了身子。
「亞…?」御墨不解地眨了眨眼。
「嗯…沒事,熱水沒了我在幫哥哥燒些熱水吧…。」回神注意到自己的舉動,亞朝著房門外走去。

乾枯的細小樹枝上點起了星星的火苗,呆望著在樹梢上搖曳的火光,順著枝脈向下燃燒,亞卻遲遲未將樹枝放上才火堆上。
「亞,怎麼在生火時發呆,很危險的。」接過了他手中的樹枝,將它順手丟上柴火堆,輕拍著他的頭頂,御墨有些擔憂地叮嚀著。
「啊、對不起…墨哥哥。」
「沒事的,不需要道歉啊。只是因為這樣燒到手,我會心疼的。進去吧,外面天冷了,洗一洗身子比較溫暖。」牽起了他的小手,御墨站起了身子。
「嗯。」亞乖巧的點著頭,隨著他的引導回到了屋內。
經過長長的走廊直到盡頭,御墨推開了浴室的拉門,一股溫熱的蒸氣自浴室中傳來,冰涼的面頰頓時溫暖了起來。
牽著亞的小手,御墨正準備步入浴室時,前者卻無動於衷,令他不解的望著他。
「墨哥哥你洗就好,我先回房了…。」收回了自己的手掌,亞回過身準備提步朝像房間走去時,卻被他拎住了後領。
「可是亞看起來很想一起洗…,嗯?」
「沒、沒關係,衣服會弄濕…哥哥你說會感冒的。」停下了腳步,亞低下了頭首。
「很久沒這樣機會可以一起洗,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平常你想進來都會被苑擋在門外不是…?」環上了他的肩頸,雖然是亞的兄長但卻沒有多少身高優勢。
「嗯。」心中的那份寂寞總是會被他發現,亞有些靦腆地笑著。

浴後,用著毛巾擦著自己濕漉的髮絲,溫熱的蒸氣仍圍繞在身邊,在浴室中正在著衣的御墨,亞有些呆愣愣地望著他。
白皙的肌膚上左肩臂上的傷痕清晰可見,回想起他為了自己而受傷,心有如被緊握一般的難受,亞捉緊著自己的衣領臉色頓時刷白。
『都是因為你的原故,墨大哥才會受傷的!要是墨大哥死掉了,你拿命也賠不起!』一年多前的指責彷彿歷歷在目,亞別過了頭首。
「亞…沒事的,不是你或任何人的錯。」注意到他又再次陷入那天的回憶中,御墨皺了皺。
已經很謹慎地將傷口隱藏住,但似乎徒勞無功,輕撫著他的臉龐,御墨苦笑著。
「對不起…墨哥哥,都是因為我你才會受傷…還差一點丟了性命…。」回想起他受傷時的那瞬間,身子不禁微微地顫抖了起來。
「是我自己沒有能力保護你才會受傷…不是你的錯。」見著他又再一次得陷入一年多前的事情,御墨嘆著氣環住了他的腰際,輕拍著他的背膛安撫著他的情緒。
「墨哥哥…。」將頭埋入了御墨的肩頸間,雙肩仍然微微地顫抖著。
「很晚了,吹乾頭髮就回房睡吧。」吻淡淡的落在他的臉龐,回給了亞一個能夠令他安心的微笑。

回到房門,只見御墨坐在床鋪上翻著書籍,尚未入睡。亞眨了眨眼望著他,問:「哥哥不是很累了…?」
「嗯,想說等你回來再睡,不會差那一點點時間的。」合上了書籍,驅散了點在他身旁的聖光球,輕拍著被褥似乎是在邀他進來一般。
爬上了床鋪,挪動著自己的身軀尋找著最舒適的位置後,側躺在床鋪上的亞背向著他,情願望著房門也不敢回身望著他。
「亞…還在在意苑的話嗎?」輕撥著他捲翹的髮絲,單手撐著自己的下顎側躺在床鋪上,御墨仍然苦笑著。
「……。」沉默,是他唯一個回應;曲縮著自己的身子,亞將臉埋進了枕中。
「沒事的…,苑只是一時氣昏頭才會說出那樣的話語。」環上了他的腰際,讓他轉向自己,讓亞的前額輕輕靠自己胸膛上。
「墨哥哥…」將臉埋入了他的懷中,埋藏在心中的疑問始終沒有勇氣,將話語又再次吞回了肚中。
『你會恨我嗎,墨哥哥…?是我害你差點丟了性命…,又害的你左手無法使力…,比起其他僧侶要花費更多的精神與聖光來完成學院交付的任務…』害怕聽到答案,寧可選擇逃避不去面對,亞將臉埋的更深。
「嗯?」手順著他的背部向上,輕拍著他的背膛,吻淡淡地落在他的耳際上。
「…沒事,墨哥哥很晚了…睡吧。」回了個笑容給他後,亞闔上了自己的雙目。
「嗯,晚安…。」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實在不忍心再去追問他,雖然自己略為猜到他想要問些什麼,但一次又一次的告訴過他自己並不在乎,似乎沒有一次聽的進。
輕撫著他的背膛,直到他入睡後,自己才能夠安心。聽見懷中人傳來細小的夢嚥,指尖撥弄著他披附在面頰上的髮絲,見著他可愛的睡顏,微溫的雙唇輕輕點在了他的面頰上。
「亞…你是我可愛的弟弟,我怎麼會恨你…真是傻孩子。」


END



後記:

打完哩!家族的第一篇短篇終於完成,真是可喜可賀啊(咦?)

這篇的時間還滿前面的,小時後的亞很不會表達情緒,再加上墨又很疼亞導致苑極度吃醋,所以苑才會很討厭亞的XD!
順帶提一下~亞因為小時候亂跑(其實是被人陷害)誤入有黑黑的惡魔存在之山洞中,差點定下契約去轉地獄XD!所以墨才會這麼討厭惡魔(因為弟弟差點被惡魔拐騙走?)

以上~(好啦,我知道很狗血的一篇,可是家族劇哪個不是灑狗血的~)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