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內容相當芭樂狗血XD! 要做好罵"這是啥鬼東西"的心再點進來吧(溜)





雨,如絲線般的交織著,拍打在屋外的雨珠,在窗面上形成如簾般的珠串。
「都下幾天了….,煩…。」留著與自己年紀不相符的銀白色短髮青年,坐在窗台邊;澈藍色的雙眸注視著珠簾,單手托著下顎厭煩的看著窗外,不時把玩著垂掉在小丑帽上的裝飾,一附若有所思的樣子。
隨著時間的流逝天色漸漸昏暗了起來,但自己所盼的人兒卻依舊不見蹤影。
身後的門板突然被用力的甩了開來,門板強烈撞擊的聲響拉回自己的思緒,回頭望向了迎向自己而來的人影;一名身穿藍底白紋長袍的青年步入房內,臉上掛著不悅的神情。
「凱里!你還有閒情逸致在這欣賞窗外風景!?亞呢?」
「出去修練了,大概今天回來。」
「天色都這麼黑了,都還不見他人影,你還能這麼放心坐在這!」伸手用力的拍向窗台,惡狠狠的瞪著凱里。
「不然你希望我做些什麼呢,親愛的墨‧大‧哥~?」嘴角微彎如月,指尖輕輕的撥弄著他垂落在眼前微濕的黑色瀏絲。
「不要用那種噁心的聲音跟稱呼叫我,你還比我大上幾個月。」撥開了他的指尖,一陣厭惡感浮了上來。
「我怎麼會指望在你這找到亞…我真是糊塗了。自己去找比總比在這枯等好…。」
當他正轉身準備離開時,凱里突然站起身跟上了他的腳步,在他耳邊輕吹了一口氣,輕聲的喃著,語氣中帶了些惡戲意味的問著。
「還是你比較希望我叫你『小墨墨』呢…,嗯?」
突然前者停下了腳步,御墨回過了身舉起右手用力向後者揮去,掌中泛著微黃的聖光;似乎早就預料到他的動作似的,凱里向後退一步後,掌心中散發著淡淡的黑色氣息,扣住了他的手腕。
「聖光彈對我無效,我說過很多次了吧…。」那如彎月般的笑容始終掛在臉上。
「滾開…!」想要收回那被他扣住的手,但卻掙脫不了那扣在手腕上的力量。
看著他微微顫抖的前臂與肩,以及他那厭惡看著自己的目光,每每都能提想要欺負他的念頭。
「嗯…似乎不能這樣叫你,這可是『星』的專用稱呼呢…嘻。」
「不准提起這個名字!」似乎是提及他埋藏在心靈深處不願回想起的名字,御墨有些惱羞成怒似的甩了一掴,但卻被他再次檔下。
「亞的行蹤我有用法師追蹤,所以別擔心他,至於墨你…」凱里的笑容從微笑轉變成略帶不懷好意。
「離我遠點…你這褻瀆神與生命的罪人!」見到他那般笑容所產生的危機意識驅使著的身子向後移動著,但無奈被扣住的雙手無力掙脫。
「都這麼大的人了,淋濕了也不擦乾;注意一下身體吧,別以為有神聖結界保護就不會感冒。星跟希不在,別讓亞來照顧你,你這有弟控的宗教狂熱者。」鬆開了那扣住御墨手腕的雙手,走過了他身旁。
「我才沒有弟控!」御墨對著漸遠的身影大吼著。
「另外…你的臉很紅,是在想誰嗎?」凱里比了比自己的臉頰,隨後帶上了房門。
「我…!」見他將房門關上後,原本想反駁的話語也硬生吞下了肚。
「我才沒有想他…誰會去想那個混蛋…。」手背輕輕靠在自身的雙頰上,撇過頭去。

*               *                *

雨勢漸漸增大,原本小如珠的雨滴現在大如豆,無情的拍打在他的身軀上。
原本微翹的黑色短髮也因為雨水的關係濕鹿的垂下,貼付在雙頰上。
「…哈…哈…好痛…。」輕輕覆壓著不斷滲出鮮血的傷口,無力的滑坐在地,染濕黑色的長袍的分不清是鮮血還是雨水。
望著地面上的小水窟,倒映著自己的身影;無可爭辯的事實,無法否認因為血緣,如此相似的五官,原本是那麼令自己歡心的事情,如今卻變成了心中最不願去解答的疑惑。
「凱……」佈滿在臉龐上的,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


撐著傘循著骷髏法師所指示的方向走過了數十里路,但卻依舊不見那帶著微紅光輝的身影。
「嘖,那個沒用的法師…竟然要他去跟著亞給我跟丟了…」板起了臉,凱里張望著四周,周圍昏暗的難以辨識週遭的景色。
樹林間瀰漫著一股濃厚的血腥味,令人作嘔的氣味卻沒有因為雨水的沖刷而有所散去,不禁令凱里有些不安。
突然從樹叢後方出現了一具骷髏單手持杖,似乎相當慌張的朝著自己而來。
「呿…連追個人都給我追丟…看我廢了你!」右手微微舉起,手心中凝聚著大量的黑暗能量。
見著自己主人似乎誤解了自己,慌張的朝著樹叢奔進;不過無奈自己畢竟是凱里所創造出來的回魂體,不敵他的命令遭逢了再次被肢解的命運,看著散落的骨片卻不能抒發他的怒氣。
輕聲的念著咒語,掌心漸漸凝聚起的黑暗能量匯集成球狀。
「闇影箭!」朝著眼前的樹林擲去,闇影箭所經之處的樹木無一不是開始枯萎衰敗。踩著枯萎的草木漸漸的行成了一條道路,隨著自己的腳步前進,那帶有著鐵銹的腥味也越來越濃厚。
用著闇影箭腐蝕了最後一棵擋在眼前的樹幹,映入眼簾的是倒臥在一旁身長約是自己三倍高的巨大魔物,而巨大魔物的身邊是那自己所找尋的身影。
「…亞…,不可能…」見著那不知是魔物還是亞的鮮血所染紅的大地,拋下了手中的傘,凱里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奔向了他的身旁。
「凱…」微微的喘著氣,見到他的前來一時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想站起身卻因腿上的撕裂傷所傳來劇烈的疼痛感,而再次跌坐在地。
「亞,很疼嗎?」雙手捧起了他的臉龐,心疼的望著他蒼白的面容。
「……」亞別過頭去,沉默以對。
「我帶你回去給墨幫你治癒,稍微忍痛一下。」褪下了身後的披風將它撕成布條,綑綁在亞身上幾處較大的撕裂傷。
「不…要去…」
「亞…?」凱里有些疑惑的望著他。
「不要去找墨哥哥…凱。」亞用著哽咽的聲音說著,將臉埋進了他的懷中。
「先回去再說吧,再這樣下去可是會著涼的。」將他輕輕地橫抱起身,原本有著焰氣息的圍繞保持體溫,卻因體力漸漸流逝的亞沒有辦法再做維持。
加快了自己的腳步,朝著亞的住處前去。

*               *                *

推開亞房間的房門,原本在房內的人兒早已不知去向;將亞輕輕地放在床鋪上,用一旁的被單裹住了他漸漸冰冷的身子。
「我去拿藥水跟熱可可給你,在這等會兒,好嗎?」輕撫著亞蒼白的臉龐有些心疼的說著。
正準備轉身離去時,身後的人兒卻拉住了自己的衣擺。
「…凱…」亞細小微弱的聲音喚著凱里,像是要被遺棄的小狗般的眼神望著他。
「我很快就回來的,別擔心…。」輕拍著他的頭,凱里輕聲的說著。
「我…不是…」亞的聲音漸小,那細如蚊的聲音使得他無法聽清楚他最後說的話語;鬆開了那拉住他衣擺的手,亞低下了頭。
「怎麼了…很疼嗎…我還是去找墨還幫你處理傷口吧。」見著他這般柔弱的模樣不禁心疼了起來,將他攬進了懷中,吻淡淡的落在亞的額前。
「不要去找墨哥哥…凱,我不是…不是墨哥哥的替身…所以…」眼框中打轉的淚珠,一顆顆如斷線的珍珠般滾落的下來。
聽見他的這般話,凱里頓時錯諤,呆愣的望著他;許久,才回過神來道。「傻瓜,你怎麼會這樣想?」
「凱……,曾經喜歡過墨哥哥吧…」將臉深深的埋進了凱里的胸前;微微顫抖的雙肩,哽咽的聲音,述說著亞對這個問題的恐懼。埋藏在心靈深處的回憶,五年多來不斷告訴自己那夜所見,現在不會再次成真。
「………」沉默,是凱里唯一的回答。
房間內只剩窗外雨水拍打的聲響,以及亞微弱的抽噎聲;寧靜又僵硬的氣氛頓時瀰漫在房間內,而率先打破這段沉默的是亞。
「那夜…你跟墨哥哥在房內…,我…我正好經過房間…雖然哥哥…很不願意…」雙手緊拉著凱里的衣袖,亞的頭越埋越深。
「我跟墨哥哥的五官有多相似…我也不是沒有自覺…,而且…我也沒哥哥好…。」
『墨,成為我的人也沒什麼不好不是嗎…』
回想起五年多前的夜晚,當時還不成熟的自己所說的話語與動作,凱里闔上了雙目。
「亞…那都是過去了,況且我現在愛的人是你,這兩年多來你不是也知道?」拉下了那覆蓋在他頭頂上的被單,輕輕的撫著他微濕的黑色短絲。
「但是…那時候…你也吻過墨哥哥,…我是我…我不是哥哥的替身,凱你也不是…所以…」微微抬起了頭首,淚水佈滿了亞那細緻的臉龐。
「所以…」凱里的指尖輕輕的抵住了亞的薄唇,隨後附上了自己的吻。
摟著他纖細腰部,輕柔且緩慢的將亞按壓在床鋪上,直到身下人微微的抗議時才鬆開了吻住他的雙唇。
「亞…今晚我會讓你知道,我是有多麼深愛著你的…。」指尖輕輕的畫過了他的眉梢、薄唇、下顎,解開了他頸上長袍的領扣;吻落在了亞白皙的肌膚上,輕咬著他的頸子,扣住了他左手的指尖。
「凱…」輕輕地拉下了他濕漉的小丑帽,單手環上了他的後頸。
手緩緩的向下移動著,解開了亞胸前的衣扣,順著解開衣衫的縫隙,悄悄的潛入其中,輕柔的撫著他的肌膚以及撥弄著他胸前的蓓蕾。
「啊嗯…」胸前突然傳來的刺激讓亞有些不適的抗拒著,輕輕推著凱里的肩。注意到他的抗拒,吻順著頸子向上移動著,覆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亞,放輕鬆…你只要把你交給我就好…。」褪去了他黑色長袍,也解開自己上衣的扣子。
望著他那比自己厚實些的胸膛,亞的雙頰不禁泛紅了起來,別過頭去不敢直視著。
「嘻…在害羞些什麼呢,亞?」看著他如此可愛的反應,凱里淡淡的笑著問。
「再害羞的話,可是體會不到我對你的愛喔…。」輕撥著他短俏的髮絲,凱里帶有些惡戲的語氣說道。
「我…我才沒有害羞。」
「嗯,亞好可愛喔,臉都紅成這樣還說沒有,說謊的小孩是要受懲罰的;…不過不會發燒了吧…」前額輕輕的靠上了亞的前額,對方所傳來的體溫確實比自己高上些,不禁讓凱里擔心了起來。
「我沒事…所以不要去找墨哥哥…」亞搖著頭,心中那份不安感又再次浮了上來。
「乖…我沒有要去找墨,門口有煉獄惡魔幫我守著,他就算想進也進不來。」褪去了自己的上衣,將頭埋在亞的頸邊;將亞那緊靠的雙腿分開,單手抬起了他的腿部。
「痛!」從腿部撕裂傷所傳來的疼痛感,讓亞疼的曲起了身子。
注意到自己弄疼了他,凱里收回了那抬起他腿部的手,解下了那綁綑在他腿上的布條,黑色緊身的七分褲也一併褪去。
吻輕柔的落在了亞的大腿上,緩緩的向傷口處移動著;碰觸到傷口的瞬間,亞的身子微微顫了顫。
「乖…不疼喔…。」舌尖輕碰著他的傷口依舊帶著鐵鏽味,舔去了他因為傷口再次裂開而滲出的血絲,心裡開始盤算著要怎麼拿那句巨大魔物的屍體來洩憤。
順著血絲的流動,緩緩的移動到亞大腿的內側,順勢的含住了他的前端。
「呃嗯…凱…嗯…」身下突然傳來如電流般的感覺,讓亞一時無法應對,雙腿不自覺得向內靠緊,但一施力腿上傷口又開始疼痛起來。
「哈…哈嗯…凱…哈啊…」嬌弱的聲音自亞口中傳出。
聽見他那如天賴般的呻吟聲,不禁渴望能夠多聽一些,輕輕地啃咬著他的前端,亞弓起了身子有些難受似的輕推著凱里的肩頭。
「呵呃…嗯不要…」前端所傳來的不適感,亞細微的抗議聲對現在凱里而言都是一種慛情;無奈自己平常都只有靠魔法練攻,再加上自己身上帶傷,只能任著凱里不斷的刺激自己的下身。
似乎是注意到他微弱的抗議,鬆開了那輕咬著他前端的貝齒,拭去了他佈滿在臉龐上的淚水,凱里坐起了身;隨著他將自己放開,亞有些無力的癱軟在床鋪上喘著氣。
「很不舒服嗎…?」撥弄著他覆蓋在前額的瀏絲,吻輕輕的落在亞的前額,淡淡的問著。
「剛…剛開始…有點…不過後來就…」
「我不想強迫你…,所以不想要現在拒絕還不算太晚。」將他輕輕抱起,讓亞的背膛靠進自己懷中。
「我…我想要…」拉住了凱里的手,深怕一放開就會失去他似的握著。
聽見了他的答覆,挪動著自己的身子,讓亞再次平躺在床鋪上;下了床鋪,凱里走向了一旁的矮櫃,從抽屜中取出了一個小瓶子。
回到了床鋪上,將亞再次壓倒在自己身下,打開了瓶蓋將瓶中的液體附著在自己指尖上。
「可能會有點不舒服,放輕鬆…」再次攬起了他的纖腰,手順著脊椎向下滑動著,
指尖緩緩的探入了亞那從未被人碰觸過的區域。
「哈啊…啊痛…!」從未被人這樣碰過,亞的雙瓣緊縮著,似乎在抗拒這外來入侵的力量。
「不先做軟化,等等會很疼的,亞…放鬆…。」在他耳邊不斷的哄著他,並將他的身子緊貼著自己。
似乎漸漸熟悉了自己的指尖,凱里緩慢的抽送著手指,軟化著亞背後那小穴的入口。
「凱…哈啊…啊…」似乎是熟悉了他的動作,亞漸漸的感覺到舒適。
在確認入口軟化到足以承受自己的進入後,凱里退出了手指,取而代之的是自己早已高聳的前端。
「痛!哈呃!」別於手指的觸感,亞痛的捉住了凱里的手臂,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道道火紅的痕跡。
「唔嗯!別緊張…亞,等等就會舒服了…」被他無預緊捉住了手臂,凱里悶痛了一聲,繼續哄著因為痛而緊張的亞,不時緩慢地抽送著自己的下身。
「不…哈啊…好痛…啊嗯…凱…不要動…」原本停止滾落的淚珠,又再次從眼框中落下,捉在凱里手臂上的力道又增加許多。
「等等就不痛了,別緊張…亞…把你交給我吧…。」親吻著他的臉龐,舔去了他那佈滿在雙頰上的淚水,見著痛的不斷落淚,凱里也很心急的不斷安撫著亞。
「唔嗯…嗯…」

兩人緊密交合著的軀體,直到亞的體力消耗殆盡時才分開。望著亞的睡顏,凱溫柔的微笑著,撥弄著他的髮絲。

雨,漸漸的停止落下。

* * *

許久未曾露臉的太陽,陽光隨著窗簾的細縫爬入了房內,爬向了亞的臉龐上。
「嗯…」一夜的激情下來亞疲憊不堪,但似乎那陽光是不叫醒自己不肯罷休似的,微微的睜開雙目;見著枕邊人依舊熟睡的睡容,回想起昨夜的他,雙頰不禁再次泛紅。
伸手輕撥著他銀白色的髮絲,亞淡淡的笑著;突然指尖被捉住,凱里吻住了他的雙唇。
「!!」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所驚嚇到,亞像是做了壞事的小孩般想要逃離他。
「早安啊,親‧愛.的.亞.亞,想比我早起有點困難喔。」凱里像是偷腥的貓似的微笑著,將他拉進了懷中。
「凱原來裝睡!」
「因為早起的人兒有睡顏看啊,你熟睡的樣子令人百看不厭呢。」指尖輕輕地揉著他的髮絲,親吻著亞的前額。
「凱…我想吃糖果…」回想起從昨天中午開始就從未進食過,亞將頭埋進了凱里的懷中撒嬌似的說著。
「你還沒吃東西吃糖果對身體不好,我去拿點麵包給你吧。」為他拉上了被單後,凱里轉身下了床鋪,穿著自己的內外褲。
「有草莓醬吐司嗎…?」
「還會再幫你泡上一杯熱可可的。」沿著床鋪邊坐了下來,俯身吻著亞的面頰。
「嗯。」亞滿足的笑著。
「亞…之所以會受這麼重的傷,難道是因為在煩惱這件事?」手輕輕地覆蓋在他的額前,發現亞的體溫有稍稍的偏高些,凱里苦笑著。
「對不起…不過已經沒事了,凱。」見到他苦笑著,亞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嗯…,先躺著休息一下吧,我去替你拿早餐。」
下了床鋪,正準備舉步走向房門時,房門再次被甩了開來。
「亞!苑跟我說你已經…」御墨慌張的推開了門板,但見到房間的衣物散落一地,亞跟凱又均打著赤膊,原本要說的話語頓時被眼前的景象所打斷。
「啊…墨…墨哥哥。」亞趕緊用被單裹住自己的身子。
「糟.糕.嚕。」凱里搔了搔後頸。
原本站在房門外的御墨,頓時像沒了絲線牽引的儡偶一般軟下了身,倒臥在地。
「啊!墨哥哥!」見到他無預警的昏倒在地,亞慌張地起身,但昨夜激情所留下的後遺症以及身上的傷讓他撲跌在床鋪上。
「我就是擔心墨知道了會有這種反應…才一直不敢對亞你出手。」凱里有些無奈似的嘆著氣,一邊將亞扶起。
「你們這兩個混蛋!墨大哥都發燒了你們還這樣刺激他!」見著御墨昏倒在地,一名留著黑色長髮頭掛著耳機的少年在門外氣憤地喊著。
「苑…」亞有些愧疚的低下了頭。
「我最討厭亞你了!每次都讓墨大哥為你操心到自己生病!」將御墨橫抱起身後,殘苑朝著走廊盡頭的房間走去。
「本來想說用煉獄惡魔把墨帶回房間好好照顧他的說,想不到苑還挺有力氣的…不過墨好像也很輕。」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凱里雙手相交於胸前,似乎對方才的事情相當感興趣。
「凱…」
「啊啊,抱歉。我馬上去拿,乖乖躺好喔。」亞的聲音拉回了凱里的思緒,將他安頓回床鋪上後,步出了房門。

--全篇完—

後紀:
我終於打完了(倒),犧牲掉我N天打戰場的時間+午餐的休息時間,我終於把他打完了~~~
嗯…至於凱跟墨的過去那段,就留著大家去想像了XD!!(不要問我那五年前發生的事情~不然我怕很快就長出第二個坑洞了,還是個很詭異的坑洞!!)

而關於那位『星』更是任由大家去想像那個星是誰吧~~我是有認識一堆星就是(溜)

以上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