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趕著丟上來 一堆錯字沒看 一堆語法不順 一堆出現奇怪口頭禪QAQ(TACO在抱怨了)的都還沒改 中午吃飯時間犧牲掉來改好了......


(內容已經校正過了)

 



在加斯洛喧鬧的大街上,小販們努力的叫賣著來吸引顧客。棚架下的小販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商品招攬著生意。上至生活所需的食品、乾糧,下至任務時必備的藥水、武器等等無奇不有;看著大街上人來人往,凱里有些不適應的拉低了自己的帽沿。原本就不喜歡人潮擁擠的他,被來往的人群擠得有些透不過去,揪著自己的領口。 
「怎麼了,這樣就不行了喔?」見著還正被擠在人群中的他似乎面色有些蒼白,軒小彌譏諷他的語調說著。 
好不容易從兩名壯漢與一名身材相當豐腴的中年婦人旁穿過後,凱里彎下了腰,有些無力的喘著氣。 
「唉,早知道就去墨家把他拉出來陪我逛街了,想說還有一堆東西買了要帶回公會祕境的說…」指尖輕輕地點在太陽穴上,軒小彌單手叉在腰際上。 
「我也沒…沒說要來…」對於她的話語雖然想多做反駁,但肺部在向自己索求空氣,凱里不斷地喘著氣。 
正當她在苦惱等會兒要將所購買的商品帶回祕境時,突然在不遠處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對方是有著紫色短髮與靛藍色的雙眸,身材相當魁梧的聖騎士。軒小彌比了比幾個動作後,等帶著對方的回應;再確認對方的答覆後,軒小彌開心的朝向他的方向跑去。 
「難得見你隻身在逛街,怎麼沒帶女朋友出來?」前臂上的護腕輕敲著他肩膀上的肩盔,身材高壯的他與軒小彌站在一起,她的身高還不及星戒的肩膀。 
「她說她身體不適,要我上街替她買些東西回去。墨呢,怎麼沒見到他?」見著她身旁原本熟悉的身影,如今卻換成了一位從未見過的法師,星戒有些疑惑的問著。 
「那個有戀弟情節的傢伙,任務出完就跑回家照顧弟弟。一大清早還要我去他家拉他出門,我才沒這麼勤勞勒。只是沒想到他比墨還不耐撐,才走不到兩條路就已經喘成這樣。」軒小彌雙手環抱在胸前,餘光瞄向了一旁還在喘氣的凱里。 
「沒關係啦,我幫你吧。」星戒親切地笑著。 
「你本來就沒有拒絕的餘地,敢拒絕你就知道了。」軒小彌不懷好意地笑著。 
「我也沒有拒絕過你們的要求不是?」付過了手邊向小販購買商品的金錢後,提起了一帶水果,星戒帶著微笑回。 
「是嗎~?每次都是我去叫墨跟你說你才答應吧。上次你才不幫我去瘟疫林地解決那條肥蟲而已。」瞇起了藍色的雙眸,軒小彌不屑地說著,手肘輕輕撞著他腰際。 
「那、那次是因為…雪他說要我帶她去…」 
「算了,事情過去了解釋也是於事無補,走了。」拉住了那被遺落在人尋中凱里的後領,再次朝向那壅擠的人潮中走去。 
「我可以自己走…」凱里小聲的抗議卻被附近的叫賣聲所掩蓋掉,無視於他的不適,軒小彌繼續拉著他找尋著所需的物品,並一一丟給了在一旁的星戒。 

夕陽西下,街道上的人潮才漸漸有退去的跡象。星戒手中捧著兩大箱的藥水、五人分食材以及背後掛著兩個盾牌、一把雙手劍。凱里提著一桶的飲用水以及三件外出用的披肩。 
「嗯…似乎還少了些什麼?」看著兩人手中的物品,軒小彌輕撫著自己的下顎,似乎在腦海中找尋著缺少物品的清單。 
「小彌…你買這麼多東西做什麼啊?」看著手中已經擋住自己視線的物品,星戒滿是疑惑的問著。 
「啊!想起來了,小希託我幫他買東西!在這等著,去去就回來!」彈著指尖,軒小彌要朝著一旁的巷弄穿了過去,不過幾秒人影就消失在街道上。 
「原來女人這麼可怕…」看著手中提的以及星戒手上的物品,凱里感觸良多似的說著。 
「不會啦,小彌這樣已經算少了。況且你也只是沒找到你中意的對象才會這麼說,等你找到了就知道知道他們是很可愛。」星戒嘻嘻地傻笑著,腦中似乎在想著他心儀的對象。 
「是這樣我寧可不要…」家中的姊姊與妹妹們都沒有這般的『盛況』,難以想像家門外的女人是如此購物慾望充足,讓凱里對家門外的女人的評價瞬間降低評比。 
「對了,還沒問你的姓名跟職業呢。跟小希一樣是元素使嗎,還是準備要轉元素使?」將吊掛在背後的繩索挪了挪位置,星戒隨口問著。 
「凱里…地獄使。」聽見了他的問題似乎有些刺耳,凱里有些不悅地回著。 
「地、地…獄使!?」聽見了他的回答,星戒手中抱著的藥水與食材差點掉落,趕緊扶住了那正在傾斜的食材塔。 
大概也料想到他的反應,見著他身邊也是充滿著聖光大概也能夠猜想到。 
「怎麼,難道你也要對我說教,說地獄是玩弄人生命的職業…?」凱里不以為意的回著。 
「是沒有…,只是地獄使很少見,所以有點吃驚。不過以後你要注意些就是,因為墨相當不喜歡地獄使。」直到他說破了自己的職業,注意到他身上有著淡淡地黑暗氣息纏繞著。 
「……。」凱里沉默以對。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在發生了那種事情之後要他不恨地獄使也很難吧。」 
「那件事情…?」眨了眨眼,似乎點起了他的興趣,凱里有些好奇地問著。 
「沒什麼,小彌好像買好了,走吧。」見著在遠處向自己招手的微小身影,星戒提起步伐向她的方向走去。 
「不會又是殺父殺母之類的老戲碼吧…」凱里小聲的嘀咕著。 

穿過了街道巷弄,遠離了喧鬧的大街,週邊的景色開始改變著。原本繁華的街道漸漸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平凡不起眼的民屋房舍。 
「到了,我們進去吧。」指著不遠處的一處不起眼的陣台,軒小彌朝向陣台方向跑去。 
『公會祕境…難道就只是一幢小民房嗎?』凱里不感興趣地盤算著四周。 
環顧著四周,在星戒確認似都沒有其他人後向她視了個眼神,軒小彌站上了陣台。熟練的按著隱藏在陣台後方的按鍵,那似文字又似符號的按鍵若不是知情者只會當作是一般毫無用處的古蹟看待。 
在按下了最後一個按鍵後,陣台前方的石台階突然分開,一個深不見底的漆黑洞穴出現在其中。 
「好了,走吧。」軒小彌向後方的兩人招了招手後,便朝著那漆黑的洞穴一躍而下。 
「小彌每次進秘境通道前都這麼開心…」嘆了嘆氣後,便將手中捧著的物品整理著,將盾牌與較耐摔的食材一一投入了通道之中後,抱著易碎的藥水與食材及背著雙手劍,星戒也滑入了通道之中。 
「……。」見著兩人都已進入了通道之中,隻身留在原地的他對於那樣形式建造的通道相當反感,正當自己在通道外探著頭,還在猶豫是否要隨著兩人腳步時身後突然伸出了一雙手,將凱里推入了通道之中。 
「真是的,擋路。」身穿著水藍色長袍,金色捲翹的長髮繫在腦後成馬尾,年約十二、三歲的少女嘀咕著,隨後也躍入了通道之中。 

順著通道滑落了不知道多久依舊不見通道的底部,被人莫名的推入通道中的他呈現相當不雅觀的姿勢下墜著。 
許久,在經過了三個連續彎道後,終於在不遠處見到了微小的光點。光點漸漸放大,終於到達了期盼已久的出口。 
所幸在出口處放了許多軟墊子,但在重力加速度的衝擊之下,使的凱里在接觸到軟墊時還是翻滾了三圈,跌落到一旁的地面上。 
「痛…」揉著自己摔痛的肩臂,抬起了頭首,映入眼簾的是景色,讓凱里有些吃驚。 
原本以為秘境就只是簡單的會議廳與房間,但眼前的景象讓他退秘境完全改觀。水流從岩壁中滲出落下形成了瀑布,築起成石橋的通道通往著秘境大廳。 

兩旁懸掛著墨黑色的旗幟,旗幟上繡著金絲,金絲構出了一把弓箭的形狀。瀑布聲迴繞在耳邊,華麗的景象讓他難以置信。 

「喂,回神,腦袋撞壞了嗎?」手掌在凱里面前揮了揮,軒小彌眨了眨眼。 
「看來還不賴的,這樣推你下去都沒事情。」那名身穿藍色長袍的少女順著通道滑出後,以漂亮的拋物線落地。 
雖然很微弱,但在少女的身邊同讓圍繞著另自己厭惡的聖光。 
『又一個…嗎?』凱里撿起了自己掉落在一旁的巫師帽,將沾黏在帽沿上的灰塵拍去。 
「好了,先東西搬進去吧…」兩肩上扛起各一箱的藥水,星戒朝著大廳方向走去。 
「我最討厭搬東西了。」雙手環抱在胸前,少女不悅地說著。 
「討厭也得搬,走了小小希。」手肘輕撞著她的腰際,一手抱起了放在一旁的食材,跟隨著星戒的腳步。 
「我拿盾就好,剩下的食物給你。」提起了地面上的盾牌,希潔琳跟上了軒小彌的腳步。 
「我還要拿水跟披風…提的動嗎?」看著一旁擺放大約是三人份的食材,凱里嘆了嘆氣;念著咒語,召喚出了一具骷髏來幫忙自己。 

通過了橋樑後,大廳的裝潢更加的華麗,挑高的屋頂上鑲著數十種寶石與黃金,大廳中央的長桌擺放著許多的水果與銀製的酒杯。將物品都放置了桌面上後,星戒走向了一旁的簾幕。
一個熟悉的身影坐在角落,凱里眨了眨眼,隨手擺放著手中的東西後,跟上了星戒的腳步。 
一名同樣身穿著水藍色長袍,有著紫色及肩長髮與暗紅色眼眸的少年坐在簾幕旁,手中抱著厚重的書籍。 
「鏡?」 
名為『鏡』的少年微微抬起了頭,眨了眨眼地看著凱里。 
「哥哥?」 
「原來你是鏡的哥哥!」後方傳來一陣驚呼聲,希潔琳手中的盾牌頓時掉落地面。 
「你怎麼會在這?不是在住在學院的宿舍嗎?」
「 哥哥原來也是這公會的人啊…」闔上了手中的書本,鏡抱起了擺放在一旁的書籍站起了身。
「鏡,別在這看書吧…要看去桌上看。」輕拍著他的頭頂,星戒帶著微笑地說著。 
「嗯…可是前輩在這休息…」目光轉移到一旁靠在牆腳邊,在簾幕後方熟睡人兒身上。 
「又在這睡…告訴他很多次別在這睡…墨起來了。」星戒無奈地嘆了氣,拉開了簾幕,輕拍著御墨的面頰,但似乎是太過於勞累,對方似乎沒有想要醒來的意願,繼續熟睡著。 
「看來又叫不醒了…」一手護住了他的肩頭,一把將他橫抱起身,讓他頭輕輕靠在自己胸膛上,在交代了自己的行蹤後,星戒朝著秘境深處的迴廊走去。 
「……。」見到他這般動作,心裡突然有股不舒坦的感覺,像是在孩童時期自己的玩具被人搶奪時的那種感受;在交代鏡幫忙自己處理桌上的物品後,悄悄地跟上了星戒地腳步。 


---------------------------------------------- 
很沒有閃光的一篇敘述…,最後只有小小的哥哥抱弟弟(誤很大的兄弟)去睡覺的戲碼上演…
不過下篇又會再次上演…嗯…反正下回就知道了XD!!(喂)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