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又再一次站上4700個字的關卡.....(越來越多字(倒))




沿著迴廊前進著,在繞過了三個右轉岔路、爬上了兩層樓梯後,終於找到了鏡所在的房間。
「難怪這邊的人都走通道…」凱里有些無力地推開了房門。
房間內僅只一張書桌、床與衣櫃和沙發外,並沒有多餘的擺設,反應出房間的主人的個性。
坐在床鋪等待著凱里的歸來,鏡的懷中抱著厚重的書本。
「我回來了,你也餓了吧,去吃晚餐?」凱里輕敲著門板,打斷了鏡的思緒。
「嗯。」鏡乖巧的點了點頭後,便闔上了書本躍下了床鋪。
「從這出去有什麼吃的嗎?」輕拍著鏡的後腦杓,凱里淡淡的問著。
「秘境內就有吃的,前輩都會準備。」鏡微微抬起下顎眨了眨眼,望著凱里。
「前輩…?」牽起了鏡的手,這次換凱里不解的望著他。
「嗯,自從小希姊姊跟亞希將廚房不小心炸了之後,墨前輩跟星叔叔就負責處理公會內部的餐點,只是星叔叔的手藝沒有前輩的好…。」
「叔叔嗎…。」回想星戒的臉也不過是二十初頭的年紀卻被鏡叫『叔叔』,凱里不禁竊笑著。
「不過最近星叔叔都去雪阿姨那,最近就變的不是那麼準時能夠吃晚餐了。」不遠處的岔路左轉彎,一個寬敞的房間內擺設一張長桌;有別於公會秘境其他處的華麗感,餐廳內多了許多溫馨的擺設,讓人彷彿有從遠方歸來時,回到家中的那份感受。
「鏡,你們好慢喔!來這邊跟我們一起坐吧。」在長桌的中央,希潔琳身旁坐著一位有著小麥色肌膚的少女向自己的方向揮手,銀白色的捲翹的短髮上綁著蕾絲的緞帶模樣相當可愛。
「亞、亞希?你不是跟玥在學院?」鏡睜大了雙眼盯著希亞提。
離開了座位,希亞提朝著他的方向撲了過來,一時無法反應的鏡只能任著他雙手環住自己的頸子。
「你都能回來我為什麼不行回來找小小希呢?」
「亞、亞希,請放手,這邊還有很多人在…。」終於反應過來的鏡慌張地說著,雙頰上染上了一層紅暈。
「鏡鏡臉紅了,嘻嘻。」希亞提輕輕掐住他泛紅的雙頰。
看著鏡這樣難得慌張的模樣,凱里不禁也笑了起來;從他們的對話中略可知弟妹們的近況,對此凱里也感到安心了許多。
「還不能開飯嗎?」希爾斐從後方走廊進入了餐廳,在他身旁的軒小良摟著他纖細的腰際,輕吻著他的髮絲。
「沒關係,沒晚餐吃我可以吃你呢,阿希。」撩起了他垂落在肩頭的髮絲把玩者,軒小良語帶曖昧地說道。
「不要啦…昨天才…」環住了軒小良的腰際,將頭枕在他懷中。
「阿希你如此誘人,才不會介意是不是昨天才來過呢。」將他攬進了懷中,撫著了他的臉龐,吻淡淡地落在他的前額上。
似乎兩人已經進入了彼此的世界,弄得一旁的凱里、鏡與希亞提不知道該如何看待他們。
「小良,我警告過你你多次不要在亞希或小小希面前跟阿希親熱。」希諾兒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用法杖的尖端輕敲著軒小良的後腦杓。
「這怎麼能怪我呢,阿希實在太誘惑人想要將他吞下肚呢。」
「好了,快進去坐好吧,你們兩個擋在這其他人都不用進出了,墨他快弄好了。」受不了他的強詞奪理,希諾兒提著手中的法杖步入了餐廳,坐在主位的位置上。
「哥哥我們也先去坐吧,前輩應該快好了。」已經放棄掙脫希亞提的鏡,乾脆帶著她一起走向長桌的坐位。
正準備提起步伐朝長桌走去時,凱里注意到從另一旁的走道出現了一個身影;星戒手中端著如臉盆大的鍋子步入餐廳。
「咦,星叔叔…!?今天不是前輩嗎?」看著將手中的鍋子端上桌的星戒,鏡眨了眨眼好奇地望著他。
「不喜歡嗎,鏡?」大手拍了拍他的頭頂,星戒淡淡地笑著。
「沒有,只是墨前輩煮的比較…」
「你這小孩真是的…有得吃還挑,因為墨剛剛竟然煮到要睡著實在是太危險,把他拖回我房間去了。」聽到他的回答,星戒將掌心用力地壓在他的帽子上,弄亂了他的髮絲。
「好了星叔叔,人家哥哥還在這你就別欺負鏡了;把東西都端出來吧,我好餓。」希亞提用力地拉著星戒地前手臂,不過無奈自己年紀還小力氣不如他,對於他而言毫無影響之力。
「星你在鬧下去不是只有亞希會餓…我們其他人也會餓死。」坐在希亞提與鏡對面的軒小彌不耐煩地雙手托著臉頰,目光中似乎快要冒出火焰般的瞪著他。
「是是是…」注意到後方有許多目光正瞪著自己,灼熱的目光都快要將自己的盔甲燒出一個大洞後,星戒才趕緊回到廚房將剩餘的餐點端上桌面。
「沒有晚餐吃我還可以吃阿希呢…嘻嘻。」親吻著希爾斐的面頰,軒小良語帶曖昧地說著。
「小良…」
「對面兩個別一直放閃光…,不然等等把你們兩個當晚餐吞了…小良你知道的,在人餓昏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軒小彌目光險惡的瞪著長桌對面正氣氛升溫中的兩人。
「你打得過我嗎,小彌。」軒小良不以為意的笑著,餘光瞄向了她。
「要不現在來試試看啊?」用力拍著桌面,軒小彌抽出腰際上的單手劍;見著她向自己挑釁,軒小良正準備拿出掛在身後的短弓時,一旁的希爾斐連忙阻止。
「小良別老是找小彌打架,這邊場地這麼小放流星散射很危險的。」壓下了他正舉起短弓的手,希爾斐雙臂環上了他的肩頸;吻淡淡地落在了他的頸上,希爾斐附在他耳邊低聲的說道。
「既然親愛的你都這麼說了…」指尖滲入他及肩的髮絲中,軒小良收起了武器。
「小良你們是越來越閃…逼我一定要把你們宰來當晚餐是吧…」擲出手中的單手劍,軒小彌掌心開始凝聚起聖光力量。
「嗯哼…小彌你這麼愛生氣,小心長皺紋。」對她吐了吐舌,軒小良帶點邪氣地笑著。
「死小良…找死啊你!」正準備將聖光爆彈投擲出去時,突然有人拉住了自己的前手臂,阻止了自己的動作。
「打架是不好的行為喔,小良、小彌;星也出來了,我們吃飯吧。」爻弓面帶微笑,連忙當兩人的和事佬,並鬆開了那扣住她手腕的手。
「算了,我餓得很。」將單手劍收回了劍鞘中,軒小彌相當不滿的回到了座位上。
為遠離紛爭點的凱里見著兩人似乎得到和解後,隨後走向了鏡的座位旁並拉開了椅子。
「今天是星煮的喔…嘖!墨跑哪去了…」看著桌面上的菜色,軒小彌露出厭惡的表情。
「小彌你這什麼態度…真是的,我也煮得很辛苦呢。」拉開了椅子,星戒為自己的辛勞打抱不平。
「這是事實…。」用著叉子戳了戳鍋中的麵條,不知該說是『麵條』還是『麵糰』,每一條都有半顆馬鈴薯塊般大的尺寸,軒小良神情相當厭惡的看著桌面上其他的菜餚。
「你們兩兄妹怎麼一個樣…。在野外講求能吃就好,哪有時間管他是美味還是難吃?」拿起桌面上的湯勺將鍋中的『麵條』裝入碗中,星戒不以為意地說道。
同樣看著桌面上菜餚發呆的不只有軒家兄妹倆人,鏡似乎不知道該從哪一道菜開始下手似的呆望著。
如小山丘般的白菜僅只有切了數刀就全下鍋川燙,牛肉片似乎只有用火燒微加熱上頭還帶有些血絲,沙拉上的醬汁十分豪率的灑在上方,桌面上的料理充滿的豪放的粗曠感。
「鏡…桌面上的…」過去在家中夕做的料理與桌面上所看到的料理可說是天差地遠,凱里似乎也對這般料理感到錯愕,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以及動手夾菜。
「唔…哥哥,我可以去叫醒前輩嗎?」鏡抿起了雙唇,似乎對於桌面上的菜餚,也帶有同樣的看法。
「鏡你不吃嗎?」一旁的希亞提面對這樣的菜色似乎不以為然,將山丘般高的白菜挖去了一大片面積。
「亞希你先吃吧,我去休息了…。」希潔琳扶著額頭似乎面有難色,緩緩走向了餐廳的入口。
「阿希我們出去吃吧…我可不想拉肚子。」放下了手中的叉子,軒小良似乎放棄挑戰桌面上菜餚的勇氣。
正當他想要離開座位時,卻被一旁的希爾斐拉住。
「小良沒關係啦,這麼晚了出去也沒得吃,來。」用叉子將半顆馬鈴薯般大的麵條戳起,希爾斐將麵條擺在他眼前。
「分你一半吃。」麵條的前半部用唇齒叼住後,將麵條傳到了希爾斐的口中。
「這樣吃是好吃多了呢…」舔去了在希爾斐唇邊的醬料,軒小良似乎相當滿足的笑著。
「小良你跟阿希這樣分著吃會吃很久喔…。」撈起了鍋中的麵條與幾片牛肉片後,希諾兒以相當優雅的姿態吃著麵條。
嘆了嘆氣,雖然不願意但是為了維持體力還是只能將桌面上相當粗曠的菜餚吃下肚,凱里提起了勇氣撈起了鍋中的麵條,將麵呈入了自己的盤中。
雖然外觀上其貌不揚,但味道上勉強還算吃得下肚,第一次吃到這麼特殊風味餐點的凱里,似乎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般感受;心情上的起伏都隱藏在心底,看著他將麵條吃下肚後,鏡也只好乖乖的吃著那頓粗曠的晚餐。
「晚點前輩醒了,我再去請他煮消夜吃…」鏡小聲的嘀咕著。


將剩餘的菜餚打包後,星戒與希諾兒收拾桌面上的餐盤。對於他今天意外在這麼晚的時間還在秘境的事情感到相當意外,希諾兒小聲的問著:「雪沒反對你留下?」
「怎麼可能不反對呢…只是墨這樣我實在放不下心;他邊煮邊打頓,剛剛差點就直接栽進熱水鍋中…。」星戒苦笑著,一邊將餐盤堆疊。
「不過他家中…」平時家中大小事情都是由御墨自己打理,今天卻沒有人帶餐點回去,希諾兒有些擔憂他家中弟弟們還在等待著他的歸來。
「不過亞也都十六歲…應該會幫忙墨照顧弟弟們吧?」捧起了桌面上數十個盤子,星戒小心翼翼的踩著自己的步伐。
「亞昨天再發燒,今天就算退燒了也沒辦法照顧其他弟弟們」雙手捧著鐵鍋,希諾兒跟上了他的腳步。
「……。」
「這個你們別擔心,我剛剛請小黑幫我帶東西去墨家了;晚一點我也會去找苑,先前墨還在跟我說苑一直在找我。」收拾著桌面上的餐具,爻弓帶著微笑回答著。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星戒像是鬆了口氣似的,回了個笑容給他。
一個嬌小的身影突然檔住了星戒的去路,由於他的身高只有到自己的腰部,險些將鏡撞倒在地。
「鏡!別站在這很危險的。」
「對不起…我、我只是想找前輩…」知道自己犯了錯,鏡微微低下了頭首。
「沒關係,我不是在責怪你…,只是剛剛要是沒看到撞上你盤子破了割傷你可就不好;你哥哥呢,怎麼沒有跟你在一起?」注意到自己的語氣似乎太過於有責備意味,星戒放下了手中的盤子,掌心輕拍著他的頭頂。
「哥哥在叔叔的房門前等我,因為星叔叔的房門外上鎖了,所以我來拿鑰匙。」
「可是墨應該現在叫不醒…,如果是因為剛剛沒吃飽要吵醒他的話,我去幫你買點吃的就好。」輕撫著自己的下顎,深藍色的眼眸直盯著他。
「不是的…是有關明日晨禱的事情。」
「嗯,我明白了。」翻了翻口袋中的鑰匙交付給他後,簡單叮嚀他別讓御墨再次操勞後,便在次捧起擺放在地面上的盤子,朝著廚房的方向走去。

手中拎著星戒房間的鑰匙,鏡小跑步的朝著凱里的方向跑去。
「鏡,真不好意思還讓你說謊…。」凱里的語氣中有些歉意地說著。
「不,我是真的有事情要找前輩。」搖了搖頭,鏡回了個微笑給他;將手中的鑰匙插入了孔中,推開房門後映入眼簾的擺設,簡易的令人不驚有『這兒真的有住人嗎』的疑問。
房間內除了一張床鋪、一組桌椅外就沒有任何擺設;床鋪上熟睡的人兒似乎正夢著相當甜美的夢,帶著一絲笑意地環抱枕頭曲身側睡著。
走近了床鋪邊,鏡輕推著御墨的肩臂輕聲喚著他,但後者似乎沒有意願要清醒,繼續沉睡著。
「好像真的叫不醒前輩…。」
「要叫醒他很簡單…」走進了鏡的身旁,指尖凝聚起些許的黑暗能量,凱里帶著些許惡戲的心情將那凝聚成球狀的能量朝著他的臉龐上點下。
圍繞在御墨周圍的聖光與他的能量相互衝突著,如電磁般的火光與聲響在兩人中間炸開,凱里似乎對這樣的結果相當感興趣。
「真是強的聖光…不愧是宗教狂熱份子啊…。」凱里小聲嘀咕著。
「唔嗯…」似乎是被方才的聲響與感受到身旁有著自己厭惡的黑暗能量存在著,御墨十分不願的發出抗議聲;微微徵開了黑眸,對著床邊的兩人眨了眨眼。
「果然醒了。」凱里對著鏡露出了笑容回應他。
似乎雙眼無法對焦,朦朧的身影看不出是誰打斷了自己的美夢,御墨呆望著在床沿邊的兩人。
「……?」與每每見到自己時的態度天差地遠,凱里眨了眨眼不斷望著他。
鬆開了那環住枕頭的手,撐起了自己的上半身,御墨揉了揉自己的眼框。似乎熟睡時降低的血流尚未回覆到平日的速率,看上去他似乎有些恍神。
「早安…。」尚未清醒的御墨還認不出床沿邊的人影為何人,禮貌性的回了個凱里從未見過的微笑給他,這也讓他有種受寵若驚的感受,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
『……,他沒發現是我嗎?』凱里心中的疑問如漣漪般不斷的擴大著,看著眼前的人兒有些柔弱的模樣,突然有希望他就這樣永遠不要清醒的念頭…。


--------------------------------------------

本篇唯一心得XD!!!!絕對不要給星煮晚餐!!!!!!!!!!!!!(逃)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