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這篇只有凱、星、墨、鏡跟苑而已XD!!!!!!!!!!!!!!!!!!!!!!!!!
而且莫名的配對閃光不少(巴)


(對不起,前陣子太忙....直到今天才寫完7Q口Q!)

 

微風吹拂過草原,秋末的早晨開始有冬天的寒意,身子倚靠在樹幹上,等帶著鏡的到來,望著身後的神殿,神聖的氣息圍繞在四周,令自己相當不舒適。指尖用著黑暗能量隨意的比畫著,不知為何,腦中不斷排懷著三個月前的夜晚,御墨對自己的質問。用力握起了掌心,黑暗的能量從細縫中流逝,凱里看上去有些煩躁。
『既然你是鏡的哥哥,為何不多留點時間陪伴他,反而卻要與神背道而行?』
「只是想要得到更強大力量…保護家人罷了,我沒有錯…」不知道為何這樣的問題會一直徘徊在自己的腦海中揮散不去。突然一陣強風吹向自己,吹走了帶在自己頂上的白色巫師帽。
見著自己漸漸遠去的帽子,凱里輕念著召喚的咒語,黑暗的能量化成絲線纏繞在他前手臂,由絲線勾勒出那逆神禁忌的魔法陣浮現在草皮上。突然,凱里將掌心用力拍向地面,魔法陣泛出了闇紫色的光芒,黑暗能量籠罩著整個魔法陣;從那股力量的細縫中隱約可見那灰白中帶有血絲,外貌如狼狗一般體態的地獄鬼狼。
「去把帽子撿回來…。」簡單的對著牠下著咒語,從魔法陣中傳來一陣狼嚎聲後,地獄鬼狼從魔法陣中央破陣而出,朝著不遠處樹叢的方向奔去。
等待著地獄鬼狼的歸來,凱里坐在一旁的矮石上,似乎無趣的注視著前方的矮草,單手拖著下顎。
許久,從遠方歸來的地獄鬼狼口中,叼著的不是自己白色的巫師帽,而是一頂紅色帶有金色繡線的圓帽。
「……。」從地獄鬼狼口中取下,凱里不禁無奈地看著手中的圓帽,遠方傳來一道幼嫩的聲音。
「把帽子還給我!你這隻混蛋狗!」一抹嬌小的紅色身影從遠方迎向自己而來,黑色及肩的長髮與漆黑的眼眸,來者有著似曾相似的五官,凱里不禁眨了眨眼。
「你家養的狗不會認主人帽子嗎?竟然把我的帽子給叼走!」雙手插在腰際上,殘苑相當氣憤地說道。
「真是抱歉啊…他太久不受我召喚,可能一時太興奮了。」隨手將地獄鬼狼指使到其他地方後,將圓帽遞給了他;原本想要戲弄他一番,但卻見他腰際上的雙劍與火槍,似乎不是個好惹的小傢伙。
「下次要好好管教牠…這頂可是墨大哥送我的帽子,掉了可就…」面頰兩側鼓起氣,接過圓帽後殘苑將牠帶回了頂上。
『墨…大哥?原來是他傳說中恐怖的弟弟啊…。』看著眼前人兒的五官,確實與御墨有幾分相似。
「哥哥,你的帽子掉了嗎?」從身後教堂的方向傳來,鏡緩緩走向他。
「鏡…,晨禱結束了嗎?」從他手中接過那頂白色的巫師帽後,將他帶回了自己的頭頂上;輕拍著鏡的帽頂,凱里淡淡的笑著問到。
「嗯;苑怎麼了…?」看著一旁嬌小的人兒不斷拉著自己的衣擺,鏡眨了眨眼。
「鏡,墨大哥呢…?」殘苑鼓著小臉,像是被丟棄的小貓般失落的眼神不斷盯著鏡。
「前輩今天因為更進一階,目前還在讓大賢者大人為他處理授禮的儀式,所以…」鏡的話才說到一半,遠方一抹藍色的身影自神殿方向前來打斷了他的話語。
「抱歉,今天晚了一點…」來者身穿著藍色長袍上滾著白色的繡線,勾勒出那神聖的圖騰。御墨喘著氣,朝著殘苑的方向跑來,礙於長袍的長度,比起平日的速度上慢了許多。
『新的長袍啊,似乎變漂…不對,這傢伙可是男人,用漂亮似乎不太適合。』有別於過去紫黃色長袍,藍白色的長袍更是具有神聖的莊嚴感,配合上那秀氣的五官,不禁令人懷疑他的性別,凱里的目光突然不知道該望向何方的隨意飄動著,故做沒事地迎接他的到來。
「墨大哥!」見到等待的人兒歸來,殘苑像似隻興奮的小貓一般撲向了他,原本身材就較嬌小纖細的他被硬生撞倒在地。
「墨大哥你為什麼兩天沒回家?我好想你!」雙手環抱在他後頸,面頰鑽進了御墨的肩頸間不停的磨蹭著。
「苑…抱歉,大賢者大人剛剛再交代我事情,所以有所耽誤了…。」輕拍著他的背膛,看著自己愛撒嬌的弟弟原本帶著一身的疲憊感也因此煙消雲散。
「那個什麼大人敢耽誤墨大哥我就去宰了他…。」面頰再次鼓起氣,殘苑嘟起了嘴唇,跨坐在他身上抽出腰際上的火槍,不悅地說到。
「不行,苑!況且我現在不是也回來了,把槍收起來。」壓下了火槍的槍管,御墨坐起了身。
「永除後患…不然墨大哥之後一定還會被這樣耽擱,又不知道要幾天才能夠回家。」
「對不起…先前是因為團隊關係抽不了身才晚歸,沒事的。」輕撫著他那及肩的髮絲,御墨苦笑著。
「不喜歡墨大哥跟那群傢伙往來,他們都意圖不詭似的一直盯著你看…」前額靠上了他的肩頸間,殘苑的聲音漸漸變小。
「苑,先起來吧…等會兒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真是愛撒嬌的小鬼…。」拎起殘苑的後領拉至一旁,凱里不悅地說到。
「請別碰我弟弟!」一把將他抱回自己懷中,御墨的眼神中帶著幾分厭惡感。
「請將你弟弟的事情先擺在一旁好嗎,軒小彌說要捉你一起去查禁礦坑。」
「……。」不知為何,聽見了這個地名御墨的身子頓時打了個冷顫,不發一語。
「哥、哥哥,你也要去嗎!?那邊充滿著怨氣與魔物棲息著…」鏡雙手握住了凱里的前臂,雙肩與聲音微微顫抖著。
「查禁礦坑的討乏令下來了,這次光是討乏令就價值三十枚金幣的獎勵;你的回答呢,偉.大.的.神.官‧大‧人?」從口袋中抽出一小張羊皮捲,將其遞到御墨的面前。
「不要,我絕對不讓墨大哥去那裡!一個多月前墨大哥才在那險些送命,你這不是要墨大哥再去送死嗎!」一把揮去了那遞在他眼前的羊皮捲,殘苑相當憤怒地吼著;站起了身,將腰際上的雙劍自劍鞘中抽出。
「哥哥…」握在他前臂上的力道漸漸加重,鏡的臉色漸漸鐵青。
「這次是跟公會的人一同前去,鏡你就別擔心了。」輕拍著他的帽頂,凱里的神情看來依舊輕鬆。
「是啊,況且我也會去,還有什麼好擔心呢?」突然,一雙強勁的雙臂環住了御墨纖細的雙肩,星戒帶著溫柔地嗓聲與微笑,將他環抱在自己懷中。
「星、星你怎麼也在這?!」被他這般突如其來的的舉動而驚嚇,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應對他這般舉動;憑藉著自己的力氣也無法將那環住自己的雙臂推開,御墨只能任著他環抱著自己,面頰上掃過一層緋紅。
「來恭喜你進階啊,換了這件長袍很好看呢,不過…」一手繞過他雙膝底下,一手繞過他的背膛扶住了御墨的肩頭,輕而易舉地將他橫抱起身。
「我主要是來綁票你去查禁礦坑,沒有拒絕的權利。」
「你這變態大叔!不要老是對墨大哥毛手毛腳!」殘苑將右手的晨曦之劍揮向星戒的大腿,但似乎後者早已料到他會有這般動作,如流水般柔順地閃過了他的攻擊後,朝著草原的盡頭方向走去。
『又…來了嗎,為何心理會如此煩悶?』見著兩人漸遠的身影,心中那早已被點起的漣漪不斷的擴大著。
「鏡,等我回來再一起吃飯吧,先走了;另外那邊那隻纏人的小鬼就離他遠點,避免被傳染笨病。」拍了拍鏡的雙肩,凱里回給他一個安心的微笑後,朝著兩人的方向跟去。
「哥哥應該不知道,苑只會纏著前輩跟爻大哥而已吧。」鏡輕笑著說到。

「放、放我下來,星…我去就是了,這樣很丟人…」御墨慌張地掙扎著,但似乎對方沒有鬆手的意願,只是哼著小曲繼續向前走去。
「你睡著的時候都是這樣讓我帶去房間,有什麼好丟人?」駁回了懷中人提出的抗議,星戒繼續朝著加斯洛城鎮的方向前去。
「這不一樣,放我下來!」不斷推著他那扶在自己肩頭上的手,染在御墨面頰上的緋紅不曾散去。
「別跟個女人一樣嘮叨,你再這樣會掉下去的,墨!」受不了他不斷上訴的抗議,星戒停下了腳步。
「放我下來就不會掉下去了!」
「怕你了…不過不可以跑掉喔。」星戒眼神中仍帶著不信任感,但深怕他會因此摔傷;彎下身子,將他的雙腿放回地面。
站穩自己腳步後,御墨立即轉身朝與城鎮反方向奔去。早已料到他會有這般舉動,星戒立即伸出手想拉住他的手臂時,但踩到一旁的碎石而重心不穩,撲了個空。
「嘖,被他跑掉了。」重新穩住自己的步伐,朝著他的方向追趕著。
拉起自己的衣擺,御墨慌張的逃竄著,無奈自己的腳程在怎麼快都無法甩開後方的追逐者。隨著時間吞噬著自己的體力,心臟似乎開始無法負荷這樣長時間的奔跑,揪住了自己的衣領,失去規律的呼吸似乎開始有停擺的趨勢。
「哈哈…哈…哈…」不斷自胸腔傳來的陣痛感漸漸大到自己無法承受,視線也開始漸漸變的模糊,一個不注意撞進了正好迎向自己而來的人兒的懷中。
「哈…哈咳、咳!」摀著自己的頸喉,一股莫名的力量正掏空著自己胸腔裡的氧氣,御墨難受的不斷咳嗽,身子漸漸癱軟滑坐在草皮上。
「別坐著,起來走走…。」用力拉起了他的肩臂,將他半托半拉的從草皮上拉起,凱里扶住了他的肩頭,領著他的腳步緩慢的向前走去。
「咳…咳哈…哈…謝…」呼吸漸漸回復順暢,才注意到方才救助自己的人是凱里,頓時待愣住。
注意到他的反應似乎也料想到他心中所想的,凱里哼笑了一聲。「怎麼,被身為地獄使的我救有這麼令你驚訝嗎?」
「沒有,我已經可以自己行走,請放開我。」揮去了他那扶在自己肩頭上的手,御墨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別過頭去。
「你所信仰的神沒教導你要有禮貌嗎,真是的…」指尖扣住了他的下顎,將他的目光轉向自己,凱里不悅地問著。
「……抱歉。」注意到自己方才的反應相當失禮,揮去了那扣住自己下顎的指肩御墨微微低下了頭首。
「你…」正當自己想開口時,一雙巨大的手掌突然拍在御墨的帽頂與他的肩臂上,望著他身後那高大的身影,凱里的話語硬是吞進了肚中。
「你真的這麼不想去嗎,墨?」見著他方才為了抗拒去查禁礦坑能夠如此拼命逃竄,星戒不禁嘆了嘆氣。
「查禁礦坑裡瀰漫的空氣令人有窒息感,無法得到安息的死者遍佈在其坑道中,那天吸入過多的不潔之氣;雖然順利從查禁礦坑中逃出,但是留在體內中的氣也是請神殿方面才得以全部清除。」說起一個多月前所發生的事情仍餘悸猶存,雙肩微微顫抖著,十指交扣,不時地念著祈禱的詞句。
「哈哈,你就別擔心了,這次去有我在,還會有問題?」聽到他的這般解釋,星戒不經大聲的笑著,用力地拍打的他的背膛,導致御墨的身子不斷向前傾。
「星,這不是開玩笑的…那邊的不潔之氣不是你我能夠承受的。」聽到他這般玩笑的語氣,御墨緊張地回過身。
「難道我們就這麼不可信任嗎,墨…?」星戒淡淡地笑著說到。
「我…」星戒那般溫和的笑容,反而讓自己不知如何回應,御墨的頭低的更低些。
「查禁礦坑那邊只是我的老師之前在那做實驗不小心打開通往冥界通道所造成大量死者的回魂,將通道關上就不會有問題了。」順著御墨衣領的空隙,指尖緩緩地探入,輕撫著他白皙的後頸,凱里小聲地說到。
後頸上的敏感帶被無預警的觸摸著,御墨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小貓一般地驚呼著,立即回過了身對著身後的兇手大聲怒罵著,凱里似乎不以為意的繼續戳弄著他的臉頰與耳根。
星戒眨眨眼看著玩的不亦樂乎似的兩人,輕輕地笑著。
「看來墨…不是真的沒辦法跟地獄使相處嘛…。」


-----------------------------------------------
這次托太久才丟上來...
錯字校正過嚕~我校正錯字的技術爛到極點....真的有錯的話在告訴我吧Q口Q

嗯....星跟墨....被我莫名越寫越閃....(倒)
(不過雪出現了就不閃了XD!後面會出現...可是我忘記她的樣子(爆))

終於進行到礦坑..礦坑內趴趴造的時間會拉非常長ˊˇˋ"" 可能不是一兩篇就可以打完的....(可能吧?依照我這麼愛亂扯的經驗)

真恐怖 快要變成超長篇了啦(暈倒)

以上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