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篇字數比較少,不過終於進到了礦坑裡面ˇˇ.....該說可喜可賀嗎???

 

 




點著夜燈,窗外是披著星斗的夜半時分。將今日晝日所蒐集回來的各方情報做彙整後,希爾斐臉色沉重的看著桌面上的地圖。
「真是的…明日就要出發你們今晚還再喝。」希爾斐無奈地嘆著氣,目光朝著一旁仍然拿著酒瓶的兩人。
「放心,我們今天喝很少不會宿醉,不要來一瓶嗎?」舉著酒瓶,星戒嘻嘻地笑著。
「我不能喝你忘了…,還是你想當姊的新法術的實驗對象?」隨手拉了張座椅,希爾斐跨坐著,雙臂環上了椅背。
「不用了,謝謝。」星戒尷尬的笑著,放下了手中的酒瓶。
「今晚先收拾一下行李,明日一早我們就出發,由星做前路開導。我掩護星而小彌你殿後保護墨,在到達目的前保留體力與聖光能量是很重要的;查禁礦坑現在是充滿了黑暗的氣息對於身為地獄使的你可能不太有利,凱你用魔法做支援及可。」希爾斐指著桌面上簡易的地圖,講解明日的工作分配細項。
「我有一個問題!」軒小彌突然起身,走近了希爾斐身邊。
「小彌怎麼了?」希爾斐與星戒兩人眨了眨眼,目光從地圖上移向了軒小彌。
「預計停留的天數與糧食分量準備夠齊全嗎?」
「足夠吧,今天不是有請凱里你通知去…」星戒不解的問著。
「他睡了一整天。」凱里走近了角落邊的床鋪,輕戳著床鋪上熟睡人兒的臉龐,御墨那細微的抗議聲反倒引起了自己的興趣。
「……。」房間內頓時鴉然一片。

翌日晨曦的陽光劃破了深沉的暗夜,清晨早起的小鳥們開始唱起了歌,似乎是在歡迎著新的一日又再次來臨。
緩慢地從窗台爬入房內的陽光,爬上了紅夜的臉龐上,原本在睡夢中的他被這般打擾,發出了陣陣的抗議聲。
「唔…好亮…討厭。」小手揉著自己的迷濛雙目,翻過了身。
「紅夜,起床了。」指尖輕輕地戳著紅夜的肩膀,凱里帶著淡淡地微笑輕喚著。
「唔…主人再給我睡一下…,昨晚你們討論的太晚,主人沒睡我也不敢睡…。」紅夜朝著凱里身旁的被窩方向挪動著身軀,像是在逃避似得不願睜開雙眼。
「再睡就丟下你喔。」
「唔…主人好壞。」不甘願的撐起了自己的身子,紅夜雖然坐起了身但手中仍拉著一旁的棉被。
下了床鋪將掛在床尾的長袍套上後,凱里走向了房間角落的床鋪邊,床鋪上的人兒依舊熟睡著,似乎沒有一絲起床的意願。
「這麼會睡…?已經睡了一天又一夜了…。」俯身單手撐在床鋪上,輕撥著他黑色的瀏絲,靜靜地望著身下人兒細緻的五官。
「你、你想對人家主人做什…唔…怎、怎麼找不到出口!?」一個嬌小的身軀在被單中蠕動著,但似乎過於找不到被單的缺口在何處,被被單拌倒了數次又站了起來。
看著波爾在被單中蠕動的模樣,凱里似乎感覺當相當風趣似的不打算出手將被單翻開,反到是將他身邊最近的缺口壓制住。
「主人、主人…人家找不到出口…。」波爾繼續翻動著被單,語氣中略帶著驚恐。
「笨蛋…找不到出口不會自己製造一個?」在凱里床鋪上賴床的紅夜,嘆著氣無奈地說到。
「出口…唔、唔人家找不到。」正當波爾第六次跌倒時,突然感覺到自己腳下的被單被抽起,將自己包裹在一個提袋之中。
「誰!?是、是誰把人家抓起來!?」
「囉嗦…你這麼吵,不把你打暈難道放著你繼續吵人嗎?」輕戳著包附在波爾外的被單,凱里不懷好意地笑著。
「不要!主人、主人!」波爾慌張地在被單中不斷的抗拒著,語氣中略帶哽咽。
低聲地喃著咒語,指尖輕輕點在被單的束口上,泛著淡藍色光芒的鎖鏈一道道纏繞束口,隨後將他隨意棄置在床尾邊。
「主人,人家好怕…阿泠、阿泠你在哪?」被拋在床尾邊的波爾,慌張地在被單中不斷的掙扎著。
望著床尾在被單中不斷翻動的波爾,凱里不經嘆著氣。沿著床邊坐了下來,左手順著床鋪緩緩地潛入的御墨的腰際下將他輕輕扶起抱進自己懷中,呆望著他那另自己著迷的睡顏,早已將查禁礦坑一事拋諸於腦後。
前日被自己強硬手段褪下的長袍也還掛在衣櫃上,白皙細緻的肌膚上泛著微弱的聖光;他那纖細的雙肩以及自己相較之下嬌小許多的身材,不經讓人懷疑這樣平坦的胸膛其實是位發育不良的女子。
『雖然醒來時很可愛,但睡著時…』輕撥著臉龐上的髮絲,流露出淡淡的微笑望著他。
正當自己沉浸於自己思緒時,突然身後的房門被用力甩開;撞到牆壁而反彈的房門彈向了軒小彌眼前時,她抬起了腿將房門用力地壓制在牆面上。
「喂,那隻睡豬起床了沒啊!」雙手相交於胸前,軒小彌相當不悅地問著。
被她突如其來的開門動作打斷自己思緒,凱里身子微微震了震,掩飾著自己方才看呆的舉動。
不等他的回應,軒小彌提起了腳步步入房門中,繞過了凱里身邊探了探頭,見著他懷中的人兒依舊熟睡著,似乎能夠聽到什麼斷滅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你這個傢伙還在睡啊!給我起來,你再這樣睡下去乾脆直接睡進去棺材好了!」甩開了凱里扶在他腰際上的手,雙手扣著了御墨的雙肩用力地搖晃著,軒小彌氣憤地說到。
「唔…」感受到劇烈地搖晃,御墨發出了微弱的抗議聲,但似乎思路還依戀著夢境之國。
「這樣還能睡…逼我出絕招嗎!?」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將他扔回了床鋪上,抽出了腰際上的單手斧,軒小彌惡狠狠地瞪著他。
「……。」
正當軒小彌舉起手準備揮斧時,自房門口突然投擲出一枚聖光彈,將她手中的單手斧彈開,被彈開的單手斧順勢掉落到地面。
「小彌!說過多少次不要拿斧頭去叫墨起床,哪天真的砍下去受傷或出了人命怎麼辦!?」雙手插在腰際上,語氣中不知道是叮嚀還是責怪,只見他有些氣憤地緩緩步入了房門之中;拾取了她掉落在地面上的單手斧,星戒皺起了眉頭,將它交回了軒小彌手中。
「呿!你也不是不知道他有多難叫醒!?真是的…剝奪我抒發情緒的權利以及砍墨的樂趣。」不情願地接過他手中的單手斧,重重地一掌拍向了星戒的盔甲上,朝向房門外走去。
「什麼樂趣…真是的。嘆了嘆氣,星戒走近了床鋪邊,正當自己想要將御墨扶起身時,卻被凱里一手擋下。
「嗯,怎麼了嗎?」不解的望著他眨了眨眼,星戒疑惑地問著。
凱里將他從床鋪上扶坐起身,冷漠的回著:「我可以叫醒他…,請你先出去。準備糧食與及出發時的行李吧…。」
「你不可以跟小彌一樣使用暴力叫醒他…。」星戒朝著他投向了一個不信任的眼神。
「順便解決掉床尾那隻吵死人的精靈…。」凱里指了指床尾依舊在蠕動著的波爾,將御墨橫抱起身朝著自己的床鋪方向走去。
順著他指尖所指示的方向移動目光,看著那袋包著波爾的被單袋滾落到地面,隨後發出陣陣的哭泣聲。
「好、好,小波你乖…我帶你去找阿泠,別哭了喔。」星戒彎下了身子,將栓鎖在束口上的魔法鎖鏈扯下,將在被單中哭泣的波爾放置自己的肩頭上,指尖輕拍著他的頭頂。
「嗚唔…嗯…。」將佈滿在面頰上的淚水拭去,波爾乖巧的點了點頭。
見他坐穩在自己肩頭後,星戒站起了身,簡單交付了幾句叮嚀的話與後便朝著房門外走去,準備著接下來將至查禁礦坑時所需的器具。
星戒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走廊盡頭後,凱里將紅夜拎下了床鋪。
「紅夜去把門關起來吧…,不然等等吵到人可就不好了…。」指尖輕推著他的背膛,凱里的微笑中似乎不懷好意。

將行李放妥後,星戒躍上了坐騎,望著身後的兩人反應,不解的問著:「凱,你是用什麼激烈的手法把墨叫醒的…,而且他現在死揪著他的領子不放之外還瞪著你…。」
「只是用我的方法罷了。」不理會他的提問以及身後惡狠狠的灼熱目光,讓紅夜爬進了背包後,凱里攀上了自己的機甲上。
「墨…,你在揪這麼緊當心窒息。」甩動著手中的韁繩,將坐騎繞至了御墨身旁,輕拍著他的頭頂。
「那是因為…」似乎想反駁他的話語,但似乎是難以啟齒的事,御墨低下了頭首將話語吞回了肚中。
「不追問你了,出發吧。」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也不想再為難他,輕拍著他的面頰,甩動著韁繩朝著城鎮的出口方向駛去。

黃沙,隨風陣陣被吹起。乾燥的氣候與炙熱的太陽使得基爾城外寸草不生,僅存的幾株仙人掌植物也因為水分的不足而漸漸枯萎。希爾斐躍下了坐騎,隨手捉起了一把沙子,讓黃沙緩慢的從自己手中流失;落下的沙礫又隨風飄逝,就像這片大地上的生命消逝一般。
「這裡…就是查禁礦坑了…。」比自己身高要在高上兩倍的坑口,散發著濃厚的黑暗氣息,腐敗的屍體被禿鷹啄食著,堆疊再機具旁的陰森的白骨也因暴露在外而風化;混雜著機械的機油與生物屍體腐朽的氣味令人作嘔,御墨感覺到一陣噁心感,摀住了自己的口鼻雙肩微微顫抖著。
「想不到神官大人你這麼嬌柔啊…才只是站在外面就撐不住了嗎?」身子斜靠在機甲的鋼板上,凱里語帶諷刺地淡淡說到。
「你…噁!」突然胃袋一陣翻動,胃酸順著食道逆勢而上,強忍住自己不讓胃酸脫口而出,硬是將那份作嘔的感覺壓了下去。
「不是只有墨感覺到難受…,就連是聖騎士的我也不是很舒坦…。」輕拍著御墨的背膛,星戒的神情明顯可看出與平日的他有所差異,有些勉強的擠出笑容。
「早點解決掉討伐任務離開這裡吧,小姐我可沒興趣跟這攤腐屍爛泥成為夥伴。」揮動著自己的手臂,軒小彌似乎蓄勢待發的向坑口走去。
「你除了胸部的肉稍微多長了些外,哪一點像女人啊…。」希爾斐扶著自己的太陽穴,嘆著氣跟上了軒小彌的腳步。
『我倒是感覺挺神清氣爽的…』坑口內傳來的陣陣黑暗氣息反到讓自己更加的舒適,將微弱的黑暗力量凝聚在指尖上,兩者似乎產生了共鳴進而增強,明顯增強的力量反倒是讓自己著迷著,另自己毫不猶豫地就朝著查禁礦坑內走去。
「墨,能進去嗎…?」扶著他纖細的雙肩,見著他刷白的臉色,星戒有些擔憂地問著。
「沒關係…,進去吧。」見著其他人都走向了礦坑內,御墨倒抽了一口氣,輕聲唸著加持的咒語以及附魔後,順著星戒的引導,緩慢地走向了查禁礦坑口。

------------------------------------

唔唔.....這篇字數比起前幾篇來說真的少滿多的....
不過這篇寫的很累Orz 因為要一直趕快把所有人扔進礦坑,可是又一直會寫到奇怪地方,在加上又不能這麼快就讓凱對墨毛手毛腳QAQ!(天音:除了把他吞下去之外 不是該摸的都摸了,該看的也都....)
而且墨的弱氣指數越來越高了(掩面),都快要可以去演八點檔了啦....ㄒ口ㄒ"""(還不是你寫的!)


唔.....在此澄清,小波是真的很會哭 因為做裝的時候他一直哭(倒)

創作者介紹

戀雪殘花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