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次字數比較少... 因為我想睡覺z...z 在睡覺前拼的 所以有少很多字

要進去前請小心 這次閃光很多 各位帶好您的墨鏡或是牽好您的可魯在入內 謝謝




步出了草原洞窟,軒小彌大口地呼吸著洞窟外的空氣。
「終於出來了,裡面噁心死了…」伸了伸懶腰,軒小彌甩動著自己的手臂。
「對了凱里,有沒有興趣加入公會啊?」回頭望著正緩緩步出動窟的凱里。
「公會…?」對於這陌生的名詞,凱里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
「嗯…剛剛解決那隻蜘蛛時,感覺上你能力相當不錯呢。」食指輕輕地點在唇邊,軒小彌微笑地問著。
「我反對!」
「墨你反對什麼?」希爾斐坐在一旁的矮石上,單手托著下顎問到。
「怎麼能接受這種玩弄他人生命的罪人加入我們公會!」
「嗯哼,那請問我們會長什麼職業?」希爾斐淡淡地問著。
「唔…」御墨低下了頭首,沉默不語。
「那就對啦,還有什麼意見?」希爾斐微笑地反問著。
「沒有…」撇過頭去,御墨走過了軒小彌與希爾斐身旁,朝著城鎮的方向走去。
「沒關係…我也對加入公會並不感興趣…」揮了揮手,原本以為洞窟的任務結束後就不會在與他們有所瓜葛,想不到卻有著如此意外的結局。
「別在意墨啦,他只是純粹宗教教狂熱過頭罷了。」軒小彌不以為意的揮了揮手。
「況且公會也不是沒好處,常常可以一起去洞窟找寶物之外,有困難都能夠互助。」十指相交,希爾斐輕輕將下顎靠上了手指上方。
「再考慮看看吧,我們先回旅館吧。」軒小彌邊輕快的哼著歌曲,邊拉住了凱里的後領,朝著城鎮的方向走去。
「咦!?」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所驚嚇到,一時不知如何反映的凱里,只能任著他將自己半拖半帶的帶回了前往加斯洛的路上。

天色漸漸昏暗,一行人拖的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加斯洛城鎮的旅館中,用力甩開了房門,軒小彌也不顧及自己穿著著短裙以及身旁還有著人,直接朝著床鋪撲去。
「喂喂,小彌你也有點形象好嗎?」見著他的動作,希爾斐有些無奈地說著。
「呿,這間我的,你去跟哥哥睡。」抱著床鋪上的枕頭,軒小彌揮了揮手。
「小良又不在,我跟他睡什麼?」希爾斐有些失望地說著,靠在了門框上。
「親愛的,你說誰不在?」身後傳來了一陣聲音,與軒小彌有著同樣髮色的青年將希爾斐攔腰抱起。
「小…小良!?你不是在基爾!?」
「怎麼,不歡迎我來找你嗎?那我先走了。」見著他似乎不怎麼開心,鬆開了那環住他腰際的手,轉身準備離去時,被希爾斐拉住了手臂。
「沒有,只是一時沒辦法反應過來,特地來找我怎麼會不歡迎!」環上了他的後頸,唇淡淡地落在他面頰上。
「嗯,阿希你真可愛。」雙唇輕輕地覆蓋在希爾斐的唇上,摟住了他的腰際後,將他壓在門框上。
「小良…拜託你別每次都拿閃光刺傷我的眼睛好嗎?眼睛很痛的。」扶住了自己的太陽穴,不悅地說著。
「嗯哼,小彌你自己也去找一個來閃我啊,哥哥我等你。」放開了被吻著有些無力的希爾斐,軒小良帶有些挑釁地笑著說道。
「誰像你一樣濫情,隨隨便便就搭上一個。」單手拖著下顎,軒小彌不屑地盯著他。
「你哥哥我這叫做風流倜儻,況且我也沒有對不起阿希啊,看我多愛他呢。」親吻著希爾斐的臉龐,將他橫抱起身。
「是是是…請你快帶著『大嫂』離開我房間,我要休息了。」軒小彌凝聚著手中的聖光,聖光爆彈似乎蓄勢待發地準備擲向軒小良的方向。
「我要去跟阿希好好談情去,幫我跟新公會成員問好。」見著正準備經過房門前的凱里,軒小良帶著有些玩笑的語氣說著。
「新公會成員?」聽見了他的話語,凱里疑惑的望著他漸遠的身影。
「呵呵呵,沒有你拒絕的餘地,我已經幫你把名字登記在公會名下了。」在床鋪上伸展著自己的身軀,軒小彌慵懶地說著。
「我都還沒同意…」
「哈啊,沒關係,我們已經幫你同意了。」拉上了被單,調整著枕頭的位置,軒小彌打著哈欠。
「有沒有這麼霸道…」凱里有些無奈地嘆著氣。
『不過那名神官…不是這公會的人嗎?』自回到加斯洛的路上就再也沒見到御墨的身影,凱里似乎有些感到無趣似的步出了房門。

晚風吹動著樹梢沙沙作響,在加斯洛城鎮不遠處的森林中的一幢矮房舍中,一名留著紅色長髮的女子站在其中一間房間內,凝聚著大量的水氣;水氣漸漸凝結成冰,將冰塊放在了平躺在床舖上的人兒額前。
「小希,每次都要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御墨為床鋪上正發著高燒的人兒拉上了棉被後,回頭說道。
「不會,只是亞已經是這個月第幾次發燒了…」希諾兒走近了床鋪邊,沿著床沿坐了下來。
「天氣在轉涼…亞本來身體就比較虛弱…」輕撫著亞那因高燒而泛紅的雙頰,御墨苦笑著。
「你身體也好不到哪去…今天陪小彌跟阿希去草原洞窟也累了,好好休息吧。」輕輕撥弄著他黑色的瀏絲,有些擔心地說道;輕輕攬上了他的後頸,吻淡淡地落在了御墨的前額上。
「小、小希!?」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所驚,御墨退了退,雙手覆蓋在前額之上。
「嘻…你還是這麼可愛,又不是第一次親你,還在害羞啊?」見著他泛紅的雙頰,希諾兒忍不住的輕笑著。
招了招手,希諾兒帶著溫柔的笑容說著。「來,有禮物送給你,把雙眼閉上。」
不疑有他,將雙眼闔上後,正準備坐在她身邊時,突然一陣槍聲作響,希諾兒身後的花瓶應聲碎裂。聽見了槍聲,御墨睜開雙目,目光移向了那房門外的肇事者。
一名年約十二、三歲的男孩,手中舉著的槍枝還冒著煙硝,黑色的眼瞳不悅的盯著坐在床舖上的希諾兒。
「就算是希姊姊也不可以!」甩動著手動的槍枝將子彈在次上膛後,男孩再次瞄準著她。
「苑!告訴過你很多次不可以隨便開槍!」御墨站起了身,朝著房門口的人兒走去;聽見了他語氣中帶有些責備的語氣,殘苑低下了頭首,下唇微微嘟起。
「可是剛剛希姊姊她…」將手中的槍枝掛回了腰際,朝著御墨的腰際上撲去,環抱住他並將前額靠上了他的腹部。
輕撫著他柔順的髮絲,見著他將頭越埋越深,突然一陣罪惡感浮上了心頭,御墨不忍的安撫著他。
「苑,跟小希道個歉就好了…,沒事的。」
「唔…可是…。」殘苑探了探頭,望著坐在床沿邊對自己微笑著的希諾兒。
「好了,沒關係的。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亞希還在等我回家呢,況且在這會吵到亞休息。」站起了身,緩緩地步向著房門口,走近了他的身旁,再次在御墨的面頰上留下了淡淡的吻。
「小希!」原本已經褪去的紅潮,又再次染上了緋紅色,手背覆上了那還留存著觸感的臉頰。
「真的好可愛呢,先離去了。」隨手揮揮,希諾兒的身影隨著那圍繞在他身旁的光點的散去一同消失。
而見著她又再次襲擊了御墨的臉頰,殘苑不悅的瞪著那散去的光點,幼嫩的小嘴又再次嘟起。
「我也要親親…」
「好,好,苑乖別生氣了,嗯?」彎下的身,吻淡淡地落在了殘苑的前額,但似乎無法平息他的不滿,順勢環上了御墨的後頸,雙唇覆蓋在他方才才被希諾兒所吻的臉頰,隨後鬆開了那環在御墨頸後的手。
「苑?」御墨眨了眨眼,有些不解地望著他。
「親到了~。」吐了吐舌,像是偷了腥的小貓一般的開心地蹦蹦跳跳著離開了房門前。望著那在走廊上開心地蹦跳著的身影,雖然被他的行為搞的是一頭霧水,但只要他開心,也就不再去多追究了,淡淡地笑著。

翌日,早晨的陽光灑落在大地上染上了一片金黃。似乎是不習慣旅館的床鋪,凱里一夜難眠,疲倦地揉著澈藍色的雙眼,輕拍著自己的後腰。
下了床鋪,將掛在衣櫃門板上的白色長袍取下後,仔細地檢查著長袍。
「血跡似乎洗不太乾淨…」似乎有些失望地望著長袍上淡淡的血跡與數處的破損,雖然知道原本白色的長袍就容易沾染上顏色,但這是夕送給自己的長袍,要丟棄難免又有些不捨。
「去街上逛逛吧…。」穿上了長袍,將自己的隨身行李打理好後,凱里提著法杖步出了房間,走廊的盡頭隱約可見有人在向自己揮手;原本想當做沒有看見,但沒料到對方竟然因此成怒,竟會直接將聖光爆彈朝向自己擲來,所幸及時閃躲才沒有慘死他聖光爆彈之下。
「喂!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有看到我在向你揮手,凱里!」軒小彌雙手插在腰際上,不悅地走近了他。
「看就也不一定要回吧…?」轉頭盯著那差點扼殺自己的兇手,凱里不以為意地回著。
「是沒有。但是我有事情找你,所以你一定要回!」
「找我…?」凱里不解的問著。
「公會已經申請登記通過了,所以帶你去公會秘境逛逛,順便去街上晃晃。」軒小彌重重地不斷拍著他的背膛,使得他身子不斷的向前傾斜著。
「小彌你再拍他他就要內傷了。」軒小良單手靠在門框上,見著自己的妹妹又將要再一次地鬧出人命,有些無奈地提醒著她。
「不會啦,他比墨看起來壯多了。我這樣拍墨他都還沒事,怕什麼?」拉住了凱里的後領,將他半拖半帶的帶離了長廊。見著兩人漸漸走遠的身影,軒小良扶住了自己的前額。
「人家墨是神官…就算內傷了也會自己醫啊…小彌也真是的。」
「良良…」有些嬌柔的聲音自房間傳出,床鋪上的人兒揉著惺忪的銀色眼眸,柔順的黑色髮絲垂落在他那白皙胸前,櫻色的痕跡淡淡地點綴在他的肌膚上。
「嗯?你醒啦,親.愛.的.阿.希~」回過了頭,望著床鋪上嫵媚的人兒,軒小良走近了床鋪,沿著床沿坐了下來。
「剛剛是…」
抬起了他的下顎,吻住了希爾斐的雙唇,原本要說的話語也吞回了腹中。


----------------------------------------------

因為很想睡覺.....錯字檢查只是很初步 所以有錯字部分請自己略XD""

內容很閃吧~閃到眼睛瞎掉了嗎~(壞心)
啥!?沒很閃啊 那下次在閃一點好了....

嗯....凱在初期還真是....被我寫的好受(暴死)


先這樣 以上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XD內容繼狗血又芭樂喔!這篇是有關那謎樣的五年前事件.....

凌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